回到頂端
|||
熱門:

《觀察筆記》只是文章

自由時報/ 2012.08.16 00:00
外交部舉辦釣魚台徵文,在爭端中參了一咖。

怎麼寫這一篇呢?

從孤懸北方的地理位置描寫島嶼的寂寞,國家意識的強調,給它發光熱鬧起來。

也可以由上個世紀保釣運動拉出縱深,青年學生的國家情感跨越時間海峽,兩岸三地的保釣,在洶湧的政治波浪中時而高亢時而低沉。

馬英九的「東海倡議」是一個新的座標。徵文下筆可以順著區域和平的旨意,畫出東邊海洋的風平浪靜美景,一可擱置爭議,二可共同開發資源。

但,奇怪的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外交部哪時候不徵文,卻好巧不巧地選在這時節,擺明項莊舞劍,志在沛公嘛。

要喚起國家意識,愛國情懷,領土情節,特別是奧運輸得垂頭喪氣、國旗被撤之際,舉辦釣魚台徵文,抒發冤屈,轉移前述事件,並激發國民情操,一舉數得。

領土的涉外,本就是外交部轄管,然而,幾乎幾次釣魚台追逐中,看到的都是漁船與保釣人士,哪有外交部?高雄漁船被海盜劫走,劫了又劫,外交的國家保護在哪?

只會做文章,還是大剌剌叫別人代筆的徵文,不就是現狀中的台灣外交作為嗎?(資深記者黃明裕)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