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英雄未必有名 吊車尾博歡呼才勵志

yam蕃薯藤新聞/高嘉甫 整理報導 2012.08.15 00:00

當四年一度的奧運會落下帷幕,縈繞在你腦海裏的是哪些畫面?是情節跌宕起伏的比賽?還是冠軍站在領獎臺時的榮光?抑或是落敗者傷心失望的淚水?無論哪幅畫面,總有一些回憶能夠觸動你心中最柔軟的一角,讓你在流連忘返的同時又深有感慨;競技的魅力和生命的悲喜在奧運五環下融合得如此完美。

點圖看更多精采美圖好文


翻滾吧!秋媽
在體操場翻滾超過20年,為替罹患白血病的兒子籌醫藥費而戰的德國選手秋媽O. Chusovitina,在倫奧翻完最後一個筋斗無緣站上頒獎台,但她因感人的故事獲得如雷掌聲。
在體操界,多數選手頂多20幾歲就退出競技場,Chusovitina卻一連參加6屆奧運,且分別為3個不同國家效力,報導指出,她曾退休,但兒子的白血病需要龐大醫藥費,她知道體操是她唯一能賺錢的專長,因此繼續翻滾。
沙國第一位柔道女選手 82秒out
參加柔道女子78公斤級的Wojdan Shaherkani,被要求上場時須遵照宗教傳統戴頭巾,但國際奧會基於安全考量,堅持選手頭上不得戴任何東西。Shaherkani的父親揚言,如果不能戴頭巾,就讓女兒退出比賽。
在伊斯蘭教的教義中,女人必須戴頭巾,第一位參加奧運的沙烏地阿拉伯女選手Shaherkani也不能例外,年僅16歲的她在全世界觀眾面前,雖只驚鴻一瞥82秒,卻已經寫下歷史。
跨欄老將東山再起 奪金吻祖母遺照
現年34歲的Felix Sanchez,過去是赫赫有名的四百公尺跨欄明星,也曾經在2004年雅典奧運封王,但是隨著年齡增長,最近幾年成績起伏很大,上屆奧運甚至在預賽中就被淘汰。
經過一番的訓練與努力,Sanchez東山再起,果然在本屆奧運勇奪男子400公尺跨欄金牌,終於達成對已故祖母奪牌的承諾,抵達終點後,他從背心拿出祖母照片親吻,讓所有觀眾動容不已。
孤獨但不孤單的賽艇手
來自終年乾旱的非洲尼日,Hamadou Djibo Issaka在奧運會前只接受了3個月的專業訓練,迄今,2000公尺的距離,他只完整划過六七次。但憑藉一張外卡,他來到了奧運會。
他的成績是可想而知的。在最後一場,他比多數對手整整慢了一分多鐘。當別人都比完後,他還在那默默地劃著,長長的賽道上,留下一道水跡;孤獨,但不孤單。全場兩萬名觀眾,在現場播音員的帶領下高喊「You can do it!」。他衝過終點的時候,兩岸掌聲雷動。
最後總出包!悲情槍手射到愛情 
美國射擊名將Matthew Emmons堪稱奧運「悲劇英雄」,2年前被診斷出甲狀腺癌,「從手術中恢復後,我已沒太多爭金奪銀的想法,身體康復,來到倫敦只求享受手指扣動扳機的感覺。」他說。
總在最後一槍出包是他的特色,前2屆都拱手讓出金牌,今年倫奧他又在最後一槍射偏了。Emmons雖然與銀牌擦身而過,但摘銅後他笑得好開心,妻子給了他一個吻,此時他已然克制不住流下熱淚。
掌聲中 沙國跑者跑出女性榮耀
Sarah Attar是沙烏地阿拉伯史上第一位奧運田徑女選手,也是這個國家唯一一名奧運田徑女運動員。她裹著白頭巾,穿著蘋果綠的上衣,雖然跑得很慢,也很吃力,但依然堅持跑完了全程。儘管她以最後1名完賽,但她深知,這對沙國女性而言,具有歷史性的意義。
Attar賽後表示:「這真是一次不可思議的經歷。能夠在這代表沙烏地阿拉伯的女性對我來說真是莫大的榮耀」、「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我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帶來改變,這已經是一個很大的進步了。」

奧運會賽場上總有一些身影令人感動流淚。他們可能沒有拿到獎牌,可能沒有進入決賽,甚至是賽場上成績最差的運動員,但是他們「志在參與,不論成敗皆英雄。」超越了自我,展示了偉大,用人性的光輝征服了世界。

延伸閱讀
瞎子神射、無腿刀鋒 賽場見證奇蹟
奧運「天倫之樂」 全家人的幸福光陰
大秀溫情 細數賽場上的兄弟姐妹
網球手足齊賣力 賽艇並肩作戰更有利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