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戴姿穎 阿信 孫大千

阿美族女鬥士 戰勝自己

自由時報/ 2012.08.11 00:00
倫敦奧運是曾櫟騁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奧運,出發前,她腦子裡滿滿的都是練習跆拳道以來的點點滴滴,從小學開始的辛苦,高中時的叛逆,再到盟主賽落敗,她好好地整理了一次,化成她求勝動力,最終以奧運銅牌為運動生涯畫下句點。

「我可以撐到現在,真的感謝自己。」曾櫟騁原名曾珮華,過去代表國家征戰東亞運、亞運等大型運動會,都獲得不錯戰績,獨缺奧運經驗,2007年帶回奧運門票,卻在盟主賽不敵蘇麗文,只能眼睜睜把奧運資格拱手讓出。

去年曾櫟騁在亞塞拜然踢下世界區奧運資格賽金牌,再度為台灣拿到奧運資格,沒想到盟主賽又被後起新秀莊佳佳擊敗,她不禁想起4年前遺憾,但這次她挺住了,在盟主復活賽逆轉成功,總算沒讓京奧的惡夢重現。

專心備戰奧運的曾櫟騁,並未就此走上坦途,與男友羅宗瑞分手,父親還因病住院,雙重打擊讓她一度懷疑「為什麼那麼難」,但不服輸的她不想被命運打倒,打起精神繼續奮戰,她笑著說:「太簡單的事,我就沒有動力去做了。」

吃素一年半 控制體重

為了在場上有好表現,曾櫟騁吃素1年半,以控制體重,「她本來就不愛肉類,所以這樣也好。」教練湯惠婷透露,曾櫟騁改名後又少碰葷食,不全然是迷信,因為身高僅168公分的「阿美族女戰士」,在長人如林的女子57公斤級很吃虧,必須「挾快制高」,發揮身輕如燕的速度優勢,才能克敵制勝。

回想過去種種,曾櫟騁認為自己改變最多的就是心態,以前只要遇到挫折,她只有負面思考,也許是從小就處在重視輸贏的環境裡,她必須要不斷地去調適心情,「就是因為這些挫折,開始讓我有所改變,才讓我能有今天。」

敦奧奪銅後,曾櫟騁對運動生涯沒有留念,她最想做的就是先休息一下,嘗試沒有跆拳道的日子,再來希望作育英才,為台灣跆拳道盡一己之力。

(特派記者葉士弘、梁偉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