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七夕 北海道 茶葉蛋

認識真實世界 光合教室吐納多元

立報/呂苡榕 2012.08.09 00:00
【記者呂苡榕專題報導】光合人文教育工作室成立4年,工作室成員盧駿逸與羅士哲提供了一個不同的教育環境,他們坦言,許多孩子仍然必須在補習班補強學科知識,或上才藝班學小提琴和鋼琴,「那些地方有特殊文化,我們這裡也是,我們希望小朋友將不同文化帶到不同地方造成一些衝突,開啟一些對話。」許多剛進入工作室的小朋友,會明顯感覺內部文化的差異。「我們會輔導他,讓他在融入時感覺舒服些。」盧駿逸說,這些文化差異造成的矛盾與不適,都是刺激小朋友自主思考的機會,他們樂見這些矛盾。文化差異有利自主思考除了自主思考的課程,今年夏天,工作室推出與社會議題相關的「社會營」,帶領小朋友接觸許多正在發生的議題。「規劃這個營隊,一方面是因為這幾年讓人感觸良多,社會上發生了許多事,我們覺得小孩子應該瞭解,因為這與他們息息相關。」羅士哲與夥伴也思考,教育工作者在這些事件中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我想我們可以成為一個轉譯者。因為這些事件往往是以小朋友無法理解的方式出現,我們希望以小朋友可理解的方式,告訴他們現在正在發生什麼。」工作室會帶著小朋友前往社會議題的現場,讓小朋友親身參與,「我們認為,一個好的公民教育,是讓人瞭解事情,並在瞭解之後有所行動。」羅士哲不認為小朋友是無能為力的,他們一樣可以做點什麼。不過,這樣的課程設計觸動不少家長的敏感神經,有些家長認為這些現實對小朋友而言過於「暴力」。盧駿逸說,許多家長希望小朋友能獨立自主思考、對世界有批判能力,卻又不希望過於激烈。現實生活中,這些激烈實實在在的存在著,工作室希望透過家長的不悅,引發與家長對話的可能性。▲不同於一般學生下課後蜂擁至才藝班,光合人文的學生在這裡學習拆解問題,重新思考。(圖/光合人文教育工作室 文/吳珮如)提出質疑 不被體制框架另外今年暑假也推出了「變形金剛」營,透過將就的電器用品修理改裝成新的東西,讓小朋友透過手作去解決問題,甚至提出質疑。在變形金剛營的活動日誌中,工作室提到有個孩子認為電器用品中的金屬線全是以金子做成,因為「金子的導電度最好」,即使指導員認為金子成本過高,因此內裝線路可能以銅線為主,但孩子仍堅持自己的想法,並且要求指導員去查資料。而這樣對於「老師」這個權威角色也能面不改色的質疑,對工作室而言,便是孩子擁有獨立自主思考能力的證明。不斷強調希望培養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因為這是現今教育體制中缺乏的一環,而談起現行的教育體系,盧駿逸直言,充滿太多沒有用的內容,沒辦法讓小孩子認識他自己,以及這個世界。「我們的教育是去輔助小朋友認識真實的世界。」他舉例,在體制內的教育中,假設一群國中生準備自助旅行,其中一個人想去其他人都不想去的地方,最後大家決定投票表決。「表面上看起來投票表決,少數服從多數是合理的解決方式,實際上根本沒有解決問題。」盧駿逸說,想去別的地方的同學一樣不開心,只是屈從於多數。但體制內的教育不會引導學生更深入思考,試著做出下一步判斷,而是以便宜行事的方法解決問題。盧駿逸也理解,體制內的教育工作者如果打算做一些改變,恐怕得承受同儕、校方和家長的巨大壓力,雖然體制內的改變可以達到的效果是體制外的好幾倍,但反撲也是體制外的教育工作者無法想像的強大。目前工作室固定學生人數約20至30名,這樣的人數已讓兩人負擔沈重,他們正思考專案募款,培育更多教育工作者,讓大家一起來做。需要多元的教育資源的小朋友很多,但提供的人卻太少。另一方面,需要不同教育資源的小朋友,來自不同家庭背景,在維持開支提供多元教育資源的前提下,工作室不論是課程或營隊,對象多半還是家庭社經地位較優渥的孩子。如何突破經費與人力的限制,將這些教育資源提供給更多需要的孩子,是工作室深思的課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