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刀鋒跑者,公平嗎?

民生@報/蘇嘉祥 2012.08.07 00:00
圖:「刀鋒跑者」Oscar Pistorious 在奧運參加四百公尺準決賽,起跑時動作完美,不輸常人。

圖左:「刀鋒跑者」Oscar Pistorious競跑過程。

圖左下:「刀鋒跑者」Oscar Pistorious在完成四百比賽後,有選手和他交換胸前名布,他已成明星。

【文/蘇嘉祥】倫敦奧運的視線焦點轉移到田徑場,每天八萬人擠在看台觀戰,蔚為奇觀;一百公尺飛毛腿柏特是否再破世界紀錄?「刀鋒跑者」Oscar Pistorious是否能拿四百公尺獎牌、千六接力獎牌?也成為觀戰重點。

不可否認,國際田徑總會及倫奧組委會(LOGOC)將這位原是帕運(殘障奧運)的選手,運作到奧運田徑場是一個很高明的商業營運方法,但是此例一開,所謂競技公平、奧林匹克精神何在?爾後田徑比賽是否留下後遺症,恐怕都在考驗所有運動人。

2000多年前的古代奧林匹克運動會,規定所有競賽者都不得穿著衣褲,除了宣 示為和平而來,不可藏傷人武器外;重要的精神在選手需以天生的肢體比劃高下,和諧、公平第一。

南非選手「彼是多流士」Pistorious在上屆北京奧運時未能通過審查參加奧運,只能參加稍後舉行的北京帕運。但是到兩年後的韓國大邱「世界田徑錦標賽」,田徑總會准予他參加,雖未得牌但掀起論戰,反而激起很多人想看他比賽,票房相當好。

運動競技會吸引這麼多人觀賞,除了競技過程熱鬧、賽會的包裝華麗外,很重要的一點是比賽「公平」、「公開」、「公正」,捨此就一文不值。

彼是多流士自小傷了兩腿,從小腿以下截肢,但是他不向命運低頭,不斷苦練,裝了義肢參加比賽,迭次在身心障礙比賽得到冠軍,世人都稱讚他殘而不廢,值得學習的勵志運動員。

但勵志、奮進是一回事,運動競技又是另一件事,田徑短跑選手所爭逐的經常只是十分之一秒或百分之一秒,彼是多流士參加的四百公尺通常只花四十多秒就跑完,一圈四百公尺也只跨七十多步就到終點,是非常精致的比賽項目。

裝了玻璃纖維或碳纖維「刀鋒義足」的彼是多流士,每一個步幅都比常人大,加速度到了一定程度,幾乎是以跳躍方式前進,這樣公平嗎

網球比賽嚴格規定選手的球拍不可超過多少平方英寸,超大型的「大拍面」在十多年前盛行,現在一發現就是「失格」。

高爾夫界有一陣子也盛行「大頭木桿」,輕輕一碰就是三百多碼,現在也嚴格規定只能在多少公克以下,過頭的就「失格」。工具就是幫助人類在運動時,遂行更高、更快、更遠,但不可離譜。

就拿田徑來講,「撐竿跳高」選手多了一支碳纖維桿子,借力使力,當然跳得比純「跳高」選手高,這時兩者不可混為一賽。同樣的多了一條鏈子的「鏈球」比賽,擲出去的距離六十、七十多米,純用手臂推的「鉛球」,使盡吃奶力,也只是廿一米出頭;有輔助工具的,應該「框」起來,另分一組比賽。

現在的尖端材料科技日新月異,彼是多流士目前用的還是碳纖維義足,有一天如果將高彈性系數的鈦金、太空金屬也運用到義足,跑跳一步,我們的陳傑得跑三步;你說說,怎麼比?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