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緩訟暫保家園 紹興居民好感謝

立報/呂苡榕 2012.08.06 00:00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緊鄰中正紀念堂的紹興社區,由於位於台大醫學院校舍預定地上,遭台大校方要求「拆屋還地」,並向居民追討「不當得利」。今年7月,台大與遭提告的12名住戶達成「暫緩訴訟」協議。為了表達感謝,紹興社區拆遷自救會前往台大致贈匾額,願意暫緩訴訟為居民爭取時間,自救會希望台大也能比照辦理對待其他住戶,協調安置方案。然而,暫緩訴訟僅4個月期限,延長一次頂多8個月,校方目前並無打算規劃住戶安置方案,許多居民擔憂暫緩訴訟期限一過,不知該何去何從。▲紹興社區民眾6日前往台大致贈「杏壇典範」匾額,感謝台大總務長與校長願意暫緩訴訟為居民爭取時間,由台大總務處專門委員徐炳義(右一)代為接受。(圖文/黃士航)我的家 變成非法侵佔國有地有悠久歷史的紹興社區位於台北市紹興南街、信義路、林森南路與仁愛路之間,地處台北市精華地段,目前有136戶人家居住此地。紹興社區居住人口成分複雜,日治時期有數棟日式宿舍,提供當時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附屬醫院教職員居住,這些日式宿舍多已無人使用。緊挨著日式宿舍的還有國民政府撤退來台後,因無處可去而棲身此處的人家;沒分配到宿舍的低階公務人員和軍人,因住房不足,自力救濟搭建房舍。祖籍福建的朱太太,1946年來台就落腳在紹興社區,之後人口增加,空間不足而買下紹興社區另一層樓房子。小小的屋子不到10坪,最多曾有過9個人同住一個屋簷下,目前仍有4人居住。住了一輩子的房子,突然變成非法侵佔國有地,朱太太無奈:「政府登記土地之前,我們早就住在這裡,當時大家都不識字,哪知道要去做地籍登錄?」▲住戶陳鴛鴦自民國47年就定居於紹興社區內,目前與當兵的兒子共同居住在不到10坪大的房間內。(圖文/黃士航)光復後,政府將日式宿舍週邊土地併入台大校地,1985年時將紹興社區東北角土地撥用給台大,讓台大興建病例檔案室使用。面對台大全面提告住戶,朱太太表示:「我大弟搬離紹興社區都30多年了,戶口不在這邊一樣被告。許多房子轉賣二、三手的,中間接手的人一樣被提告!」雖被台大提告,朱太太並沒有搬離的打算。她說:「台大告我們也是很沒道理,我們房子當初都是有花錢買,而且住在這裡這麼久,台大也沒說要處理,一處理就是請律師叫我們兩個月內拆屋還地。」目前校方暫緩部分住戶的訴訟,朱太太直言,台大應全面暫緩訴訟並提安置計畫,免得住戶忐忑不安。對於校方不分男女老幼一律提告,2008年起便協助自救會的台大社會所學生林彥彤指出,台大依「各機關經營國有公用被佔用不動產處理原則」向居民提起訴訟,其實,條文中針對處理方式提出許多建議,包括與居民溝通協商搬遷,沒想到台大居然選擇最便宜行事的方法處理,應付國有財產局對於活化利用國有地的要求。「台大透過訴訟釐清對象,因為社區內有些是建商灌水的人頭戶。」林彥彤表示,訴訟對居民生活造成很大影響,自救會仍希望全面暫緩。為什麼台大只針對12位住戶暫緩訴訟?自救會主任委員黃樹樑表示,台大提告了500名住戶,而法院將被告分成11「股」,由不同法官處理。這次暫緩撤告的一股內12名住戶,經台大城鄉所師生協助調查後,認定為弱勢住戶,建議校方暫緩訴訟,校方也在7月19日發文給自救會,表示將在法院上提出暫緩訴訟的意見。至於後續還有10股民眾,他們希望校方也比照辦理。安置方案需國有財產局出面雖然校方針對少數居民暫緩訴訟,出面接受自救會贈送匾額的總務處專門委員徐炳義強調,訴訟還沒有結束。他強調:「台大並非對所有居民暫緩訴訟,我們是先由城鄉所去瞭解居民狀況,針對較弱勢的居民暫緩訴訟。」面對自救會希望台大提出安置方案,徐炳義直言:「安置方案並不是台大必須要提的。安置與否還得看其他資源是否進入、法規上能否走得通。」相較於台大校方態度被動,前往紹興社區訪調的台大城鄉所則認為,過往案例可看出政府面對拆遷問題時缺乏執行機制,各級政府協助安置的可能性並不高,加上社區形成有其複雜的歷史脈絡,台大並非毫無責任,應負起責任,提出現地安置的規劃。▲住戶張忠良,四川人,現年85歲,早年隨國民軍隊來台,徐蚌戰役殘存老兵,不識字,對台大提告感到失望,揚言如果識字,將寫公文反告台大,目前與兒子2人共同居住在不到5坪大空間。(圖文/黃士航)台大城鄉所助理教授黃麗玲解釋,上學期城鄉所進行一項安置方案研究調查,提出安置的可能規劃,建議校方以「社會住宅」進行。不過,校方屬「撥用管理機關」,能主動提出安置的是國有財產局,即使國有財產局願意提安置計畫,仍得經由規劃台北市政府協助變更土地,這些安置使用也不能違背當初撥用給台大的使用目的。「我們還停留在城鄉所的安置小組與校方溝通的階段,校方未就安置問題與居民溝通,更不用說還有好幾個單位得獲得共識。」黃麗玲說,目前校方與住戶仍有訴訟,雙方還無法達到互信,如何實現安置計畫是眼前難解的困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