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Nokia3310 電玩 恐龍法官

古今書房:福音戰士補完計畫,未成作

立報/唐澄暐 2012.08.06 00:00
■唐澄暐一如往年,數個颱風侵襲台灣,各台氣象主播站在差不多的虛擬螢幕前,警告著不太確信的颱風路徑。但今年某一台的畫面,卻悄悄在一小群人間引發前所未有的熱潮——至少觀眾熱切討論主播背後的氣象圖,是前所未聞的事。這一小群眼尖的觀眾發現,那台的氣象螢幕字體、顯示方式、雨量圖塊或計時視窗,全都指向同一種風格,一種不屬於新聞的風格,很明顯是遭到入侵——遭到那部改變日本動畫歷史,甚至連ACG文化都為之一新的作品《新世紀福音戰士》入侵。

時間回到颱風襲來前的大晴天。在新北市濱海某二手書店的網拍發現奇作,老闆卻在下標後道歉,說書找不到了。不死心直接殺去現場,希望自己比老闆眼尖,能從石牆般的書堆中挖出點那本奇作,卻先在書堆底層,看見這本封面寫滿斗大剛硬白色字體的黑色小書。不用看書名、也不需要插圖,只要看到那字體或直或橫地排列,就知道是《新世紀福音戰士》,因為那是光字體就自成一股風潮的大作,也因為我自己也是看過而入迷的一分子。這本書自稱《新世紀福音戰士完全攻略讀本》,看了這句忍不住搖了搖頭,我想多數人也會這樣搖頭的——不知多少人嘗試破解這部作品遺缺的謎團,但沒有人成功過,也不可能會成功。

開創時代的動畫

再回到1995年,《新世紀福音戰士》首度在日本的電視台放映。第一集開場便急轉直下,14歲少年碇真嗣在神祕生物「使徒」來襲時,卻被3年未謀面的父親所迫,得去操縱全然陌生的、被稱作「福音戰士(EVA)」的巨大機體以殲滅使徒。第一次出征毫無傳統動畫的英雄凱旋:難以操縱的EVA被使徒痛擊,連繫著碇真嗣的神經使他幾近氣絕,卻觸動某種機體內的本能而讓EVA暴走,反過來虐殺使徒逼其自爆;從瀕死中逃脫的碇真嗣,彷彿看到脫落的裝甲下,EVA露出猙獰的面目……

超乎傳統的開場,加上風格獨具的美術設定(包括日後在氣象螢幕上「一看就知道是EVA」的字體組合)與寫實的戰鬥場面,讓《新世紀福音戰士》人氣逐步累積;隨後越來越深入的角色情結糾葛,隨著劇中陰謀與謎團的擴散,造成更嚴重的衝突與崩壞,更吸引了鮮少被動畫吸引的各界人士成為忠實劇迷。當《新世紀福音戰士》進入尾聲時,它已成為不可擋的潮流,影響層面超過了動畫圈,甚至被視為全新的文化現象,而這本《新世紀福音戰士完全攻略讀本》便誕生於動畫播畢後,劇場版尚未上映的1997年2月(註1)。

不過這本「攻略讀本」並非官方設定,而是一群日本觀眾組成的「新世紀福音協會」(註2)所自行完成的動畫內容分析。為何一部完結的作品,還需要非官方的專書來另外解釋所有內容呢?

動畫補遺之書

《新世紀福音戰士》雖然多在描述碇真嗣與其他少年少女操縱EVA,在指揮下接連殲滅使徒,但一場場戰鬥背後的陰謀和神秘因素,早讓表面的正邪勝敗失去意義。吸引多數觀眾的,是從未明說但持續進行的大計畫,以及為完成計畫所借用的超常力量,又藉由種種宗教、密教的名詞借代而變得更撲朔迷離。

同時,故事中少有性格單純的刻板角色,各種複雜的心理陰影——尤其是佈滿傷痕的親子關係——促使劇中人彼此依靠並互相傷害,更反映在須與神經接連才能啟動的EVA身上。EVA也絕非傳統正派機器人,他們無法展現出科技文明的成就與駕馭性能,反而像是能昇華人類本能的野獸。這些不安的因素促成了全劇後段精彩的崩盤,還未等到大計劃的現身,所有的連結便已分崩離析,帶給觀眾的是在一般電視動畫中罕見的陰沉與絕望。

也因此,當《新世紀福音戰士》最後一幕閃過時,觀眾先前關注的謎題,幾乎多數都未獲解答,甚至可以說,連結局都沒有。高居不下的人氣讓問號遍布全日本,甚至日後全世界觀眾的腦中。在那VCD都尚未普及的年代,許多認真的劇迷靠著側錄的影帶,和分散於報章雜誌裡的工作人員訪談,一點一點拼織線索,並分析每個角色的性格與動機,希望能為所有原作中未解的謎團找出合理解釋。

一頁一頁讀下去,我不得不佩服編者們抓出每一集每一句台詞統整出脈絡的熱情。雖然手上粗濫的中文版已明顯損害了不少內容(他們刪去了圖片,卻把圖說留了下來),但已看過多次動畫的我,仍能從字裡行間看見更鮮活的劇中人物,更慚愧地注意到,原來當我沉浸在一次次感動或刺激的場景時,其實已漏看了許多細節的暗示。

藉著援引聖經、猶太教別典「卡巴拉」、佛洛依德與榮格的心理學,加上製作團隊其他作品、同時代作品的比較,《新世紀福音戰士完全攻略讀本》寫出了一個由合理假說所填補,似乎終於能讓觀眾不再疑惑的福音戰士補完版。然而,日後殘酷的現實,只能讓人再度搖頭嘆息。

超速增生的巨作

要一顆搖錢樹靜止在商業競爭中是不可能的事,況且這其中夾雜著多少影迷的期待、劇組的遺憾甚至導演的怨念。沒有人甘願讓《新世紀福音戰士》就這樣停在殿堂中,況且,出資者不可能嗅不到真正的商機——更多未解的謎團才能召喚更多的追隨與消費。號稱真正的結局,在讀本發行不到半年的1997年7月上映,帶來更讓人難解的元素和無止盡的猜想,卻也否定了讀本的苦心——例如,編者花了不少篇幅解釋一格夾雜在內心獨白中的配角死亡畫面,但新的結局直接擺明說,其實那就真的是配角死了,只是當年沒時間沒預算畫出來而已!劇迷們引頸期盼的大結局,反而讓讀本的費心討論,成了多餘的自行解讀。

更殘酷的是,這部20世紀末誕生的作品至今仍持續衍生,漫畫版說明了動畫的想法卻修改了不少設定,新劇場版又以四部曲的方式重寫劇情,目前即將上映的第三部,又在預告中透露更多曖昧不明的新畫面。接著,當20週年——也就是劇情起點的2015年——來到時,沒有人知道會有什麼樣的新東西會召喚著大家掏出錢來,更不可能知道今日懸而未決的謎團,未來還要繼續飄到多高的地帶去。

「補完」——這是一個從《新世紀福音戰士》開始流行的名詞,是背後整個計劃的最終目標,是劇中每個角色或許能達到的安息狀態,也是一切謎底的來源,更是我們現在常常拿來形容,企圖讓這作品的釋義達到完整無缺的薛西弗斯苦行。然而出於迷戀與狂熱,像《新世紀福音戰士完全攻略讀本》這樣的補完仍會持續產生,但非使原作無缺,而是持續餵養茁壯,以至於它即便被我們抱怨、咒罵了十幾年,卻也持續被我們參與並喜愛著,而達到永生不死(或萬劫不復)的境界。

註1:劇場版上映後,該協會又陸續出了兩本「劇場版」、「完結篇」攻略讀本,但台灣已無翻譯。

註2:「新世紀福音戰士」為台灣譯名,但該協會日文名稱確實為「新世紀福音協會」,算是一項巧合。

《新世紀福音戰士完全攻略讀本》,新世紀福音協會著,大漢出版社,沒有譯者和出版日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