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陳菊的管治危機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2.08.06 00:00
高雄市環保局前局長李穆生請辭下臺,表面原因是要捍衛個人清白,放下官職與壹週刊進行鬥法。但是,高雄市環保局扯入地勇案已經不是一、兩天,李穆生被人質疑清白也不是今天才有的事,為何卻在壹週刊就地勇案向他查證回應後立即辭官?而民進黨立委許智傑的胞弟許智善,又在整起地勇案扮演什麼角色?事實的全貌,早就在高雄市府傳開了,現在恐怕就只有民進黨中央還被蒙在鼓裡。 本報於七月二十三日,刊出「高雄的下一顆未爆彈─李穆生」一文,直指李穆生將會因為地勇案,成為高雄市政府的未爆彈。消息披露後,李穆生一度發函本報要求更正,但事隔不到半個月,現在的他,已成了「前」高雄市環保局長,倉皇下台。 李穆生到底有無涉案?地勇案牽扯的範圍又有多廣?坦白說,因為案情已牽扯到許多政商關係,所以是異常複雜。 首先,就李穆生所扮演的角色來說明。在林益世仍在擔任立委時,當時的地勇公司負責人陳啟祥,為了取得俗稱「地金」的爐石爐下著磁料,在二O一O年以六千三百萬的費用,行賄林益世協助取得處理地金的合約。 當時,儘管林益世一如雙方約定,把整件事處理得很「舒適」,但沒想到配發「地金」給地勇的中耀公司,因不甘大餅被陳啟祥瓜分,竟然在「地金」出貨前,先以電磁鐵將具有高度經濟價值的「鐵」成分「吸走」,然後,才把「地金中的廢物」交給地勇,讓陳啟祥拿不到預期中的利益,因而懷疑自己被林益世晃點了,所以今年初才不願與升任行政院秘書長的林益世繼續合作。 但陳啟祥終究是生意人,不可能放棄任何獲利的可能,所以當他決定不與林益世合作後的訊息傳出後,這時,一位關鍵人物出現了,這個人,就是民進黨立委許智傑的胞弟:「許智善」。 包括台北市議員林瑞圖以及高雄地方政壇都說過,許智善在地勇案扮演的角色相當「敏感」。 根據知情人士告知,許智善作為陳啟祥多年好友,又是「走路幾分鐘路程的鄰居」,在聽聞地勇的經營困境後,遂在陳啟祥的請託下,從中引介某位「重量級人士」處理,也因此讓高雄市環保局從此在整個地勇案中佔據了一定角色。 該位知情人士指出,當時生性多疑的陳啟祥,對於地方環保局是否有實力介入國營事業決策多所質疑,且當林益世聽聞「攔路虎」出現後,立即把陳啟祥找到鳳山服務處,一再強調自己貴為行政院「兩顆印章的主人之一」,目的當然就是要把高雄市政府踢出局外,硬是要把這塊肉搶回來。 當時,這場「中央對地方」的另類競賽,由於利益驚人,因此,當時這位「重量級人士」為了展現實力,遂由環保局發出「斷料」公文,讓陳啟祥在面臨倒閉危機的壓力下,不得不同意讓市府來「服務」,以取得未來兩年的保命符。 或許有人會質疑,許智善是何德何能,有實力請到能左右高雄市府決策的「有力人士」出面?該位熟悉高雄政情的人士直言,許智善說穿了就是大哥許智傑的「分身」,本身經營運輸業,但是從許智傑擔任鳳山市民代表開始,就專門處理地方上大大小小的關說、喬事;而且,透過同屬黑派的重量級人士的引薦,順利搭上「國舅幫」的關係,所以才會有此能力介入地勇案。 所以,難道地勇案真的只如壹週刊所報導,整個案件只燒到環保局就結束了嗎?難道李穆生會如週刊所報導,在沒有任何人的指示下,就會說出「有其他業者要給我五千萬元封殺地勇」這種話嗎? 據了解,幾天前,雄檢偵辦河川局梆標案中,羈押數位介入環保局的學者和廠商,在偵訊過程中,已經有人願意轉作污點証人,而李穆生自知東窗即將事發,才在市府的「暗示」被迫離開局長職務。 而且,在事件爆發後,李穆生召開「自清」記者會時,竟又突然主動稱說整件事與陳菊的弟弟陳武進無關。熟悉內情的人都看得出,他是此地無銀三百兩,試圖用這些話設下自保的安全閥,更讓外界產生無限想像空間。 只是,陳菊既為南霸天,豈能容許市府內發生這些見不得光的事?原因,當然與地方權力的鬥爭有關係。 市府知情人士直言,上個月中民進黨全代會改選中常委,副市長劉世芳被跑票意外落馬,背後就是與劉世芳互不對盤的「國舅幫」在背後運作,這點讓陳菊也相當無法諒解。 如今,事隔不到半個月,屬於國舅幫人馬的李穆生就遭人踢爆陷入貪瀆疑雲,背後當然有「熟悉環保工程」的人在背後操刀。否則,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從利益牽扯複雜的脫硫渣、爐石及爐下著磁料的買賣分配中,看出足以讓人一刀斃命的問題呢? 其實,這些事情南部地方媒體大概都已掌握了十之八九,但高雄卻是一個很「特殊」的地方,政治與媒體關係「密切」,即便早已摸透地勇案的來龍去脈,迄今卻沒人願意點出真相,終讓現在的高雄市蒙上一層陰影。 曾被民進黨內視為可望「更上一層樓」的陳菊,如今卻在一夜之間因為內部傾軋而禍起蕭牆。代表「國舅幫」勢力的李穆生下台後恐面臨司法問題;代表新潮流意志的劉世芳,是否還能在群敵環伺的菊團隊生存,也不無疑問。內鬥結果造成貪汙犯中常委、貪瀆案爆發,民進黨中央也束手無策,只能眼睜睜看著大高雄的江山不保。 到底是「南霸天」的名號生鏽了,才鎮壓不住底下幫眾謀權奪利的慾望,還是整個市府都是如此?無論原因為何,現在的陳菊,確實已經面臨政治生涯以來最嚴重的危機。 許智善: 針對本報在「陳菊的管治危機」報導之內容,許智善回應表示,他與陳啟祥確實是鄰居,但對方是透過一位前市民代表帶往他的服務處,彼此才因而認識,所以他在整起地勇案絕非外界所說的是「核心人物」。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