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中華民國 時區 十九大

欣講堂/「極喜極悲 讓人覺得活著!」

欣傳媒/欣傳媒 2012.08.05 00:00

圖說:周書毅說創作可以讓觀眾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分享共同生命經驗。(周書毅提供‧攝影陳又維)

欣傳媒 | 記者楊淑伶/台北報導

「什麼時候你會覺得自己是活著?對我來說,應該是極喜和極悲的一瞬間。」談到生命的意義,身為年輕新銳舞蹈家,周書毅的創作充滿生命力跳躍情感,雖然每個人對他的評價都驚喜與讚許,但對他來說,去感受生命的真諦,還有活在當下的那一刻,dosomething,他認為是更重要的。

憑藉著一股「追尋」的執著,尋求更多改變、革新的機會,周書毅也常常在思考,不是所有生命的震盪,都會在一個moment,好比說出生時的哇哇大哭、死亡時的一瞬間;於是他和舞者們開始思考如何感受活在當下,因此他們決定去坐雲霄飛車來體驗,尤其是從高空俯衝的那一刻,那種情緒極端的表象,對他來說就像是活在當下。

去過東京、紐約、德國等許多國家,周書毅認為,旅行的意義就是要自己帶自己走得更遠,「就像是買了一顆新鏡頭,你才可以看到更多不同的角度。」有一次和舞者們在車站街頭跳舞時,一位路過的阿伯問他們:「你們在做什麼?」這個問題對周書毅來說思考了很久,他開始問自己:「跳舞是什麼?藝術的發展究竟可以走到什麼程度?」感受到舞蹈的自由,周書毅認為,台灣舞蹈受到西方影響很大,像是芭蕾舞等等,但舞蹈究竟怎麼來的?周書毅覺得其實舞蹈是所有藝術的開端,在沒有語言和聲音建立的時期,我們其實是藉肢體來表達自己,像是慶典的由來;而現在應該回歸到美的世界。

感受到舞蹈的自由,「跳舞付諸於體力,舞者的身體會老,會受傷,舞者的生命是很短暫的;而創作可以讓觀眾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分享共同的生命經驗。」創作對周書毅來說,成為一種「與觀眾說話的方式」。周書毅獨特的自信與堅毅,從來「不會做我不想做的事」,我活到幾歲我就跳到幾歲。」,雖然一個舞者難以預期自己可以跳到哪一天,但他所參與的作品全部都是他想跳的舞、他想做的創作,即使經濟環境困難,他告訴自己絕對不要喊累,也從來不累,只想憑著那股熱情與堅持,也要拚命做下去。更多欣講堂訊息,請上【《欣講堂》滿足旅行的想望!】專輯!!http://www.xinmedia.com/n/featurestory_list.aspx?collectionid=117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