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看問題】法規與教育錯落導致活體動物展示亂象

yam蕃薯藤新聞/廖士睿 特稿 2012.07.31 00:00
近幾個月來較受媒體與大眾矚目的動物保護議題有台中企鵝館興建爭議、極地館虐貂還有華山藝文特區昆蟲生態展遭家長投訴。這三個案例看似無關,可是在本質上極為相似,也就是「以生態與環境教育話術完美包裝商業需求」、「把囚禁動物視為愛護與保護」、「把飼養布置、展場設計與生態環境混為一談」、「以人的角度出發讓動物幫忙跑龍套」,以及「相關單位皆不認為有不當或違法之處」。造成這種現象的因素十分複雜,從法規到教育的各環節似乎都鬆脫了。 以極地館虐貂案來說。業者認為只要把溫度調低,讓觀眾穿雪衣買票進去冷個半死,就可以「體會氣候暖化對極地帶來的影響」。把展場弄得白白的,看起來就是一個「極地」。如果從觀眾到主管單位都不認為這有何不妥,這意謂著台灣的教育尚未讓民眾與官員瞭解「什麼才是合格的活體動物展示」。旅遊節目中主持人的驚呼尖叫,動物星球頻道中的壯麗景觀,都無法讓民眾對展場品質具備足夠的品味,那麼就算有動物死亡或受虐,自然也不會有人認為有什麼不妥。 極地館一案中所出現的法規漏洞在於動物輸入與後續處置缺乏法規與單位間的聯繫與合作。林務局受理北極狐輸入申請時,以野生動物法的精神認為「北極狐若在台灣逃脫也難以存活」而同意其輸入。然而這樣的動物被同意輸入後,後端的展場設計與照護,也就是動物福祉的部份,卻並非林務局的管轄權責。目前的動物保護業務乃是由各縣市政府的農業或動保單位負責,但這些單位無法在事前要求業者應完善處理動物照護與展示,總是要等到動物被虐待或死亡時才有民眾提出檢舉。根據台北市動保處的統計,數十件的虐待動物取締案件中,只有一件被起訴。這究竟是檢查官輕乎動保業務的重要性?或是如媒體報導所述「多數案件無法證實如何被虐待致死」? 華山藝文特區的昆蟲博覽會則是另一個案例。當媒體報導民眾投訴展示設計不當之後,主辦活動的業者及其工讀生隨即在臉書上反彈,認為媒體與家長斷章取義。的確相對於中大型脊椎動物來說,該博覽會所展示的昆蟲與青蛙、蜥蜴比較不具野生動物保育的顧慮。然而那種簡陋的展示設計真能令都市的孩子瞭解何謂「自然生態」?或只是對大型甲蟲的美麗目瞪口呆之際,學會了計算生命的價錢,以及評估「把昆蟲養著需要花多少錢?」全球有幾個甚為知名的昆蟲活體展示機構,例如華盛頓動物園、倫敦動物園、東京多摩動物園、新加坡動物園都有專門的昆蟲展示空間。除了常設展示以外也有類似華山的那類短期展示。根據這些機構的展示說明,教育是永遠被擺在第一位的。沒有完整精要的教育,展示單位不會讓民眾直接碰觸動物,更別說「在展示現場假認養真販賣」。 國外此類展示的販售商品甚少有活體,但若有少量較無疑慮的活體展售,則會配合書籍、飼養需知、不得棄養的但書等配套措施進行。如果台灣的業者辦理這樣的展覽招覽民眾,卻只讓民眾以獵奇式的角度去「買東西」,那還不如直接宣稱那是一個農產品鑑會,不需要拿「生態保育」、「愛地球」或「作環保」的話語來妝點商業活動。此外,這類的活動通常都會高掛「指導單位」,如果在法令、教育、與展場設計與活體動物照護都出現問題,這些「指導單位」是否也有責任要求其在限期內改善? 過去曾有業者表示,他們所知道的展場設計就是這種檔次,所以「不能怪他們,因為已經盡力了」。也有業者表示,如果公立的動物展示機構,例如動物園,能夠提供大眾完善的展示示範,告訴大眾何謂「天然棲地」?「擬真布置」?與「方便管理的簡易設計」,那麼必然能夠成為典範與傚法的對象。只是當我們的動物園都自顧不暇的時候,又如何能夠給民間業者樹立榜樣呢? (觀賞動物並不一定要讓孩子直接碰觸或買回家,圖/廖士睿)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