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瓦森和民族真菌學

立報/科學月刊 2012.07.29 00:00
自公元前約15世紀起,雅利安人從印度的西北方侵入到次大陸,從此開始了印度史上的吠陀時代。記述這一時代的歷史所根據的文獻主要為四部《吠陀》(Vedas,意為知識)以及解釋它們的諸梵書等。作為年代最古老而且文學價值也最高的吠陀經,《梨俱吠陀》在讚頌神靈的同時,還頻繁提及「蘇摩」這種在雅利安人宗教儀式中使用的令人迷醉的東西。那麼蘇摩的本質到底是什麼呢?對於這個問題,直到上世紀60年代才由瓦森(Robert Gordon Wasson, 1898~1986)做出有價值的解答。瓦森出生於美國蒙大拿州,1920年從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畢業,接著到倫敦經濟學院繼續學習,並於1921年秋返回哥倫比亞大學,在英語系授課一年。瓦森做過幾年記者,並於1928年進入紐約債券公司從事銀行業工作;1934年,他加入了摩根大通公司,並一直待到1963年,其間從1943年起就一直擔任副總裁。除此之外,他還在哈佛大學擔任過一段時間的斯拉夫語學系訪問委員會委員。1927年,瓦森和白俄羅斯內科醫生瓦倫蒂娜(Valentina Pavlovna Guercken, 1901~1958)結婚。蜜月旅行期間,這對夫妻在卡茨基爾山脈的一次散步中,驚奇地發現兩人對待蘑菇的態度迥然不同:瓦倫蒂娜對蘑菇興趣盎然,而瓦森卻反應冷淡,甚至感到畏懼。這不僅使瓦森夫婦注意到了美國和俄羅斯在對待真菌的文化上的差異,還促使他們利用歷史學、語言學、比較宗教、神話學、藝術、考古學等領域中的材料,分析和闡釋真菌在眾多民族文化發展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例如,在他們於1957年合撰的《蘑菇、俄國和歷史》一書中,他們就從自己的經驗出發,在多方證據的基礎上,認為世界上的所有民族可以分為「喜好蘑菇者」(mycophiles)和「厭惡蘑菇者」(mycophobes)兩類。法國學者列維–斯特勞斯(Claude Li-Strauss, 1908~2009)在其經典著作《結構人類學》第二卷中稱讚瓦森開闢了一個嶄新的領域,即民族真菌學(ethnomycology)。若從上述履歷來看,瓦森和他的妻子都不過是業餘人士而已,但這並不妨礙他們成為民族真菌學的先驅。兩人因結識和婚姻而影響對方,並一起研究的人生軌跡也很容易令人想起李約瑟和魯桂珍。1952年,詩人格瑞夫(Robert Graves)寄給瓦森夫婦一篇舒爾特斯(Richard Evans Schultes, 1915~2001)博士撰寫的論文,文中提及1938年發現墨西哥印第安人所食用,令人產生醉態之蘑菇的殘留物。瓦森立即在哈佛給舒爾特斯打了電話,並因得到了後者的確認和鼓舞而於次年初前往墨西哥瓦哈卡的偏遠山區裡的村莊進行考察。事實上,這種令人產生醉態的蘑菇是一類致幻蘑菇,使用後會令人產生不同的幻覺,行為異常。在原始宗教的儀式和活動中,從事預言、占卜、治療等活動的宗教職能者常常食用它們,以期在神志不清的精神狀態下與神靈交流。在美洲大陸的土著居民中,經常可以發現薩滿(shaman,巫師)在儀式活動中使用致幻蘑菇。例如在瓦森和法國真菌學家黑姆(Roger Heim, 1900~1979)合撰於1958年的《墨西哥致幻蘑菇》中就記載道,墨西哥瓦哈卡的馬薩特克人在診斷和治療疾病時,就食用那些吃後即產生幻覺的各種蘑菇。在這種治療儀式中,薩滿在致幻蘑菇的作用下所說的話被認為是這種蘑菇說的話,因此他們對這種蘑菇懷有崇拜的心理。由於當地人對這些神奇的蘑菇守口如瓶,因此它們很少為外人所知,其中有不少後來鑒定出來的新種,如Psilocybe Wassonii Heim和Psilocybe Wassonorum Guzm(從學名可以發現命名人對瓦森的敬意)。這些裸蓋菇屬的致幻蘑菇,其主要作用成分為裸蓋菇素。在《蘑菇、俄國和歷史》卷二中,瓦森記載了他和同伴於1955年6月底在一個由馬薩特克人舉行的夜間儀式上被分發食用了這類蘑菇之後的神奇反應:他看到了幾何形狀的彩色圖案,接著變成建築形狀,然後是彩色柱廊、鑲嵌珍貴珠寶的宮殿、由神話動物拉著的凱旋的車輛,以及難以置信的光華的圖景;精神脫離身軀,翱翔在幻想的王國中,超越世俗世界,存在於含義深刻的形像之中。▲16世紀的墨西哥畫:左為三個蘑菇,中間示一男子食用蘑菇。(引自Mushrooms Russia and History, Vol. 2)(本文圖片皆由作者提供)瓦森和印度學家、吠陀經學者奧弗拉厄蒂(Wendy Doniger O’Flaherty)合作撰寫的《蘇摩:不朽的神蘑菇》一書在1969年出版,其中他論述了關於「蘇摩」的難題。古代雅利安人崇拜一種稱為「蘇摩」的東西。它和極少數植物一起被當做神一樣看待,然而關於它的特徵的文字卻沒有保留下來。根據經文的敘述,稱蘇摩來自高山,是雷電的兒子,經過壓榨和過濾後,汁液與鮮奶或酸奶混合,供祭司在儀式中飲用;它像鮮紅的太陽,像火一樣紅;它是獨眼、天空的支柱、世界的肚臍,用上千座圓丘獲取偉大的名望。瓦森試圖證明它是一種叫做毒蠅菌(Amanita muscaria)的菌蓋表面鮮紅的傘菌。這種傘菌含有強烈致幻作用的毒蠅鹼、毒蠅醇和鵝膏氨酸等物質。瓦森的書出版後引起了學者間的激烈爭辯,有人贊同,如列維–斯特勞斯;也有人反對,如當代漢學家伊懋可(Mark Elvin)曾於2011年11月19日告訴筆者,現在學者普遍否定瓦森的觀點,而是認為蘇摩是一種芸香科植物(a kind of rue;筆者並不贊同此說)。1982年,瓦森和奧弗拉厄蒂聯名發表了一篇論文,指出佛陀涅槃前所食用的致使其病重的最後一餐也是毒蠅菌。伊懋可在同一封信中指出,他雖然不同意是毒蠅菌(原因是佛陀的居處沒有毒蠅菌出現),但也認為可能是一種蘑菇。1983年2月,瓦森和瓦倫蒂娜的民族真菌學收藏品捐給了哈佛大學植物學博物館,建立了世界上唯一的民族真菌學圖書館,包含4000件以上的藏品,其中除了書籍之外,還有照片、膠捲、錄影帶、立體幻燈片、版畫和水彩畫、藝術作品、考古物品,以及他的全部科學通信信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