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卸任前屈服財團壓力 NCC獨立性何在

自由時報/ 2012.07.27 00:00
記者顏若瑾/特稿

NCC委員在本月底新舊交替,原本應該充滿期許,期許獨立機關得以再創高峰,但在舊者「有條件」通過旺中案成就媒體巨獸,新者「適格性」爭議在政治勢力保護下遭蒙蔽,NCC在廿四小時之內,瞬間成為政治與財團勢力的抬轎者,獨立機關的超然性,再次面臨質疑。

媒體身為第四權,應獨立超然於行政、立法與司法外,扮演守門狗(watch dog)角色,NCC的成立,理應落實言論自由、確保黨政軍退出媒體,維護媒體專業自主,確保通訊傳播市場公平有效競爭。因此,NCC委員必須嚴守客觀、中立及專業,建立社會對NCC身為獨立機關的信任。

然而現任主委蘇蘅卻在卸任前一週,連同其他三位委員,屈服於財團壓力,倉促密會,「有條件」通過旺中案。旺中集團總裁蔡衍明的勝利手勢,對照傳播學者群起撻伐,同為傳播學者的蘇蘅不會不知道,兩者之間的對峙從何而來,且在做出放行許可後,可能導致的媒體災難。

在資訊與科技高度發展的今日,民眾靠電視、網路得知世界的瞬息萬變時,媒體有意無意的選擇性傳播,等於是在設定閱聽眾,如何接收與認知這個社會。當媒體被高度把持在單一財團下,不再扮演守門狗,淪為財團膝上的哈巴狗,那會是多麼恐怖的一件事?誰來追尋真相,扮演社會第四權的角色?

有人會說, 舊者已逝,來者可追。但四位新任NCC委員爭議漫天,立院聯席會做出四人均不適任決議:石世豪政治立場搖擺,遊走藍綠執政時期。虞孝成與陳元玲持有雙重國籍,虞孝成在面對國家忠誠與個人利益時,選擇維護個人利益,還脫口說出:「如果沒通過,不就白放棄。」;陳元玲資歷涉浮誇,卻不肯認錯,面對中資爭議又交代不清;彭心儀遭指控論文抄襲、一稿多投,學術道德面臨考驗。此等來者,人民又何以冀望?

國民黨立委面對被提名人爭議排山倒海而來,選擇迴避、緘默,僅有少數立委透露存有疑慮,但面對黨意施壓,即使院會行使同意權採取不記名投票,國民黨立委在民意與黨意中,最後還是選擇成為替黨意抬轎的奴隸。抬轎者多半無知,最後就是葬送NCC的獨立超然,台灣的新聞自由隨之陪葬。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