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政府鬆綁禁令 加薩人初嘗自由

立報/謝雯伃 2012.07.26 00:00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哈瑪斯已控制加薩走廊5年之久,過去在這塊沿海地區實施嚴格伊斯蘭律法的團體,似乎開始放鬆其嚴格的宗教統治。穿著、生活更自在據《環球郵報》報導,過去哈瑪斯留著大鬍子的安全警察,總是虎視眈眈地站在加薩街頭和海邊,尋找幽會的未婚男女,並騷擾販賣性感內衣的商店主人。加薩政府還規定,女性律師在法庭上需包住頭髮。2010年,哈瑪斯還引用伊斯蘭宗教傳統,宣布女性禁抽中東水菸(nargileh)的禁令。但現在,當地人表示,加薩走廊變成一個更自由的地區了。「政府人員不再來煩我了。」35歲的女性內衣店主賀羅(Al Helou)表示,他的店面位於加薩市。的確,過去被內政部規定不准替女性理髮的男性髮型師,也開始紛紛回歸工作崗位。在加薩走廊地區相對自由的濱海城市加薩市,女性開始輕鬆地與男性在咖啡店會面,抽起紙菸,當中更有許多不再戴頭巾。她們穿起T恤、緊身牛仔褲和高根鞋。「起初,幾年前,哈瑪斯警察告訴我說不准在櫥窗陳列顯露女性胴體的照片或模特兒。」賀羅表示。現在,他的櫥窗裡擺著一個穿著白色蕾絲晨衣的人型模特兒。「現在,他們一點也不在乎。」哈瑪斯(Hamas)是阿拉伯文「伊斯蘭抵抗運動」(Islamic Resistance Movement)的字首縮寫。從其章程來看,該團體的終極目的是在目前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領土上,建立一個伊斯蘭國家。但部分人士表示,很明顯地該組織正在拋棄過去實施伊斯蘭律法的政策,顯示哈瑪斯漸漸變得寬容,將其角色和責任調整成一個世俗的政府。哈瑪斯2007年透過一系列街頭血腥戰役,從對手法塔手中奪下加薩地區的控制權。在歷經一段時間的外交和經濟孤立,哈瑪斯現在與越來越多海外國家建立起關係。「現在女孩子們變得比較自由,可以穿自己想要的衣服。我想這是違背伊斯蘭教義的,」28歲的加薩市香水小販穆罕默德(Abdullah Mohammed)表示,「但我不認為政府應該干涉,」他表示,「我希望人們回歸伊斯蘭教,但那應該發自內心,而非由法律強制規定。」穆罕默德在2009年也曾遭哈瑪斯警察攔下,當時他正與未婚妻在海灘散步。他說,安全警察騷擾同行男女,質問男女關係的情形在過去層出不窮,現在業已消失。基本教義影響力式微雖說加薩地區確實相當保守,大多數女性仍佩戴頭巾,這些保守風俗大多是由社會及家族執行。加薩地區150萬人口中,超過90%是穆斯林,但是該地區也是一小群基督徒和世俗主義者長居之地,他們跟穆斯林一樣,在個人及宗教事務上飽受政府干擾。「哈瑪斯是強硬派,但他們修正最初強制執行伊斯蘭律法的路線,這是因為來自大眾的壓力。」68歲的加薩精神科醫師薩拉吉(Eyad Sarraj)表示。他是2000年大衛營和平峰會的巴勒斯坦代表。「過去,他們到餐廳之類的場所,想要讓女性停止抽水菸,」他說,「他們要求餐廳老闆簽署合約,聲明不再販售水菸給女性。這導致了許多問題。」現在,在加薩市海邊的水菸咖啡館中,甚至還有一小群女性於其間工作,這是幾年前想都不敢想的事。然而,在加薩較保守的地區,像是最南端的拉法(Rafah)和可汗尤尼斯(Khan Younis),基本教義派教士在夏日偶爾會出現在海灘上,宣導「美德」的重要性,並警告年輕人諸如抽菸和玩牌等不道德行為的危險之處。哈瑪斯政府發言人阿爾努努(Taher Al Nounou)在一次訪問中強調,該政府的治理是採取「中庸之道」,認為基本教義派的影響微乎其微。在當地,酒精、兩性同處一室的婚禮和舞會都仍被禁止。然而,當地人的感想是,哈瑪斯政府已慢慢開始放手,讓百姓過自己的生活。安全部隊對那些在家私釀酒類的民眾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每週有2天,在加薩地區最高級的5星級飯店會舉辦泳池聚會,男男女女在池邊聆聽DJ播放阿拉伯流行樂,邊抽著菸,喝著新鮮果汁。高級餐館瓦倫西亞(Valencia)開設於一間新購物商場中,當地民眾指出,該餐廳的老闆是一名有哈瑪斯背景的商人。該餐廳 31歲經理阿布.格西 (Alaa Abu Ghesh)表示,該餐廳並未受到政府的壓力,要求他們要在餐廳中區分男性用餐區及女性用餐區。「因為哈瑪斯了解到,他們自己就像其他人一樣。」加薩非政府組織達美爾人權協會(Al Dameer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執行長阿布.夏馬拉(Khalil Abu Shammala)說。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