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凱撒的面具-猜猜看,誰是馬政府的首席辯護士?

中時電子報/王健壯/特稿 2012.07.26 00:00
  馬政府雖然在府院黨都設有發言人,專司政策說明與辯護之責,但首席發言人或首席辯護士的角色,卻非尹啟銘莫屬。   尹啟銘有個部落格,從去年八月底到今年七月底,前後十一個月內,他在這個部落格裡共發表過一百二十四篇文章,平均每個月約十二篇,每周約三篇,書寫之勤比專業部落客猶有過之。   他的第一篇文章標題為「三問謝前院長長廷先生」,其中一問謝罵馬英九「無能馬」、「蹩腳馬」等是否太過分,二問陳水扁為何曾質疑謝當院長的能力,三問為何謝當閣揆時的政績最差,結論則是引用日本俗諺諷刺謝長廷「猴子也會從樹上掉下來」。最近一篇文章的標題是「澄清自由時報的嚴重謬誤」,替他在經長任內推動的「新鄭和計畫」辯護,澄清近四年來台灣出口並未更向大陸傾斜。   首尾這兩篇文章,最早的寫於他當政務委員任內,最近的寫於他當經建會主委現職任內;而且這兩篇文章的內容與風格,也是其餘一百多篇文章具體而微的縮影:一批民進黨,二罵特定媒體,三替馬政府政策辯護,四捧馬英九。   尤其在去年總統大選期間,尹啟銘的文章更鎖定蔡英文,類似「蔡主席妳在隔空抓藥嗎」、「還是一把空心菜」、「蔡主席該還人民公道來」這樣的文章,幾乎每隔幾天就寫一篇,火力之強與遣詞用字之重,比馬總部發言人猶勝數倍,氣得民進黨發言人批評他每日一罵,有違行政中立。   但尹啟銘對民進黨的回應卻是:「祇容許扭曲、污衊、栽贓、誤導的言論,卻不容許澄清嗎?」「作為一位政務官,不該為政策去澄清、辯護和論述嗎?」馬政府內雖有那麼多政務官,但在大選期間,卻唯有尹啟銘一人「不待命令,主動挺身辯護」,一人一矛單挑民進黨。   他也寫過許多篇擁馬捧馬的文章,甚至用「不欺暗室」、「光風霽月」這類讚美之詞來形容馬英九的襟懷;別人諷刺他在拍馬屁,他卻反駁:「難道人民不該期許國家領導人有光風霽月的襟懷?」「難道人民該期待的是營私舞弊、貪汙嗜慾的國家領導人?」「我不需要對任何人拍馬屁、逢迎,想要趁機詆譭我的人,就讓他去吧!」 郝龍斌最近公開挺馬,被外界視為勤王第一聲,但事實上尹啟銘才應是勤王第一人。   政務官偶爾寫文章替政策辯護,或者替政策行銷,套句法官寫判決書的常用語「殊難謂之非是」,但政務官寫作之勤竟然勤到每周要寫三篇文章,卻絕對是中外罕見。而且,尹啟銘寫文章的時間也不分上班或休假期間,心有所感則筆而書之發表之,可見他把寫文章也視為他應為當為的公務之一;而且,他的文章不僅見諸他個人部落格,經建會官網也闢有「主委專文」特區,儼然把他的個人意見等同於官方意見。   再換個角度說,經建會職司國家經建規畫整合之責,地位如同財經小內閣,即使在承平時期,工作之繁重也殆可想見,更何況目前全球正處於經濟風暴之非常時期,經建會所負工作與責任理應更多更重,經建會主委也應有即使每日殫精竭慮尋求對策但猶嫌時間不足之感,哪還能好整以暇每周撰寫三篇文章?難道他寫部落格所花的時間果真不曾影響到他應為當為的公務?   馬政府目前正陷於困境卻找不到脫困之道,心有所憂的政務官當然應該挺身而出,但挺身而出的目的卻並非如《立報》一篇社論所言是「護主爭鋒,首當前衝」,或是「左右開弓,四處尋釁」,而應是拿出能夠走出困境的對策,否則辯護文章即使寫得再精彩,「縱使文章驚海內,紙上蒼生而已」,卻絲毫無助於馬政府的脫困,「與人糾纏碎罵的身影」反而更會引起民眾反感,達不到辯護目的。   但可以想見的是,尹啟銘一定以替政策辯護為己任,自以為雖千萬人吾往矣;馬英九或陳冲也一定以有此閣員而備感驕傲與寬慰;但政府設官分職,何勞又何須經建會主委扮演首席辯護士的角色?難道經建會要改名為經濟建設辯護委員會?知識淵博的尹啟銘不妨想想:全世界有哪個政務官像他一樣?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