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性侵犯 中職球員 月光族

小炳全職看護25天

中時電子報/宋志民、黃識軒/台北報導 2012.07.25 00:00
大炳生前和小炳一起反串表演,臨走也由小炳陪伴照料,前晚他帶大炳回家,面對外界哽咽流淚,令人鼻酸。大炳雖然早逝,但小炳的兄弟情足以聊慰!

炳家有4個兄妹,大小炳是長次子,小炳曾說,小時候寄養親戚家受虐影響性向:「我需要男人保護,但無法跟男人上床。」兄弟從小相知,大炳走紅帶小炳出道,教他最拿手的反串,但大炳涉毒,小炳事業也跟著遭殃。小炳要出書,出版社竟問他要不要去驗尿,也有人建議他改名,「我曾想過叫回本名,但怎麼換,大炳還是我哥啊。」

陪看漫畫慰安哥哥

大炳再三涉毒,小炳從鼓勵支持到無助,大炳4度被逮時,小炳崩潰:「我真的很盡力努力了,但大炳的表現,一夜就弄垮我的信用。」甚至說「乾脆抓進去關」,但他從來不離開大炳,親友說,小炳對哥哥的愛無限,全靠「意志力」活著,再生氣也靠禱告和寫信給大炳「我還是很愛你」,勸他遠離毒品毒友。

大炳在北京生病,小炳立刻趕去照料,他身上錢不多,卻堅持「我最了解大炳,我一定要留在這陪他」,他說,大炳臥病時,兩人常一起看漫畫,「我下載『漫畫蠟筆小新』APP,一個單元兩、三頁,我們一起看,覺得小新太好笑了。」他住大炳宿舍,但回宿舍睡覺的時間很少,「在醫院照顧大炳到凌晨3點,6點要起床,趕在他吃早餐前到醫院。」

每天睡不到3hr

小炳在大陸25天,每天睡不到3小時,「我是全職看護,我聽說人要走的時候會一直排便,大炳一個晚上可以上7次大號,我就一直幫他清理,我很高興幫他做這些。可是他一直躺在病床上很辛苦,常驚醒或痛苦得尖叫,難得睡著時我就捨不得叫他,但睡得越沉,儀表上數字越低,我時時都在禱告祈求他平安、主賜給我力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