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廢棄物成肥水 污染全民買單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林益世貪污弊案扯出中鋼下腳料處理問題,地球公民基金會與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24日聯合召開記者會,指出事業廢棄物處理漏洞大,再利用等程序欠缺管理,導致有毒物質成為「產品」流入各地,處理業者靠廢棄物再利用賺大錢,卻讓全民承受二次污染後果。環保署廢棄物管理處長吳天基強調,著手研議「廢棄物清理法」與「資源回收再利用法」二合一,未來將把散落各事業機關的資源回收再利用權責統一收回環保署。廢棄物變商品再販賣事業廢棄物面臨兩大管理問題,首先是一般事業廢棄物被判定為「可再利用」後,便進入再利用廠商手中,以「產品」姿態出現,成為鋪路原料、地磚或是建材,充斥日常生活。另一部份被判定為「有毒」的事業廢棄物,則載往專門處理的廠商手中,避免外流後導致重金屬或戴奧辛污染。因為「可否再利用」的標準與廢清法有毒物質的標準一致,即使是可再利用的廢棄物,重金屬含量仍高;有毒事業廢棄物的管制則依靠廠商自行上網登錄數量,現場稽查人員不足。因為欠缺管理,導致有毒物質成為可再利用產品,成為二次污染環境的媒介。環保機關權限遭限縮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指出,賄賂林益世以取得中鋼廢棄物處理權的地勇公司,在高雄市有11處堆置場,這些堆置場存放了高達數十公尺的中鋼脫硫渣,「用衛星地圖就可以看到一座座小山。」11處堆置場中有6處屬於農地,緊臨香蕉園、稻田、魚塭,灰黑色的爐渣堆置得像一座座小山,有些覆蓋了黑網,有些完全裸露,儘管四周以防塵網圍籬,高度卻比堆置物低矮得多,揚塵逸散之空污相當明顯。地球公民基金會指出,鋼鐵業已於1999年向經濟部工業局申請將脫硫渣登記為「產品」,不在廢清法適用範圍,限縮環保機關的處置權限,而經濟部工業局對整個再利用製程、再利用產品貯存、流向與使用過程又管理鬆散,導致污染叢生。「地方政府只能針對空氣污染、揚塵等問題開罰單,無法以『廢清法』處理。」李根政表示,過去縣市合併前,10年間高雄縣政府僅針對堆置場開出70萬罰單,業者不痛不癢,縣市合併後,高雄市政府才有較為嚴格懲處,仍無法杜絕廢棄物的問題。「現勘了11處堆置場後發現,裡面可能混雜了其他廢棄物,例如電爐爐渣等,這些東西可能有重金屬、戴奧辛問題。」李根政擔心,經大雨沖刷後流入附近農田,將造成食品安全問題。認定程序須更嚴謹事業廢棄物的管理問題存在已久,李根政指出,管理程序寬鬆,但事業廢棄物能否被判定成「可再利用」的產品,必須有嚴謹的認定程序,所謂的「再利用」,應該訂出使用範圍的限制,例如不應該拿去鋪在會穿越生態敏感區的道路上。而且可再利用的物質提煉過程中,一樣會造成空氣、水污染,必須有管制標準,最後則是可再利用物質提煉完成後,剩下的東西要好好處理,而非隨意放置。「現在判定是否為有毒事業廢棄物,僅經過『溶出實驗」。」台南社大講師晁瑞光指出,即使被判定成「無毒」,裡頭仍含有複雜成分,諷刺的是,有些可再利用的廢棄物居然拿去作「有機土」,導致有機土的重金屬含量比土壤污染管制標準高出許多。「正在興建的小林國小,他們用的是國家級的綠建築標準,國小外的人行道地磚則使用廢棄物再利用後做成的地磚。」晁瑞光直言,結果這些地磚裡重金屬含量高,雖然地磚的重金屬不易溶出,仍有污染風險。「地磚一旦壞掉後,只會被當成一般建築廢棄物處置,可是裡頭其實含有高量重金屬。」畜牧業也成污染源事業廢棄物的管理問題層出不窮,畜牧業的廢棄物也是污染源。晁瑞光解釋,業者給動物吃太多藥物,導致動物體內重金屬含量過高,糞便充滿了重金屬,這些糞便再利用拿去堆肥,導致農田與農產品都遭污染。他直言:「這些廢棄物的再利用導致原本沒污染的地方被污染,原本沒問題的產品出現問題。」地球公民基金會強調,源頭管制、減量使用有毒物質才能減少廢棄物衍生問題,由於廢棄物利用交由各事業目的主管機關管制,環保署則是末端稽查的單位,無法有效管理,地球公民基金會建議把「廢清法」與「資源回收再利用法」兩法合一。環保署廢管處處長吳天基強調,環保署已著手研議兩法合一,合併後的法令稱為「資源循環利用法」,從清潔生產、減少有毒物質使用,一直到廢棄物資源的審查認定,再利用的追蹤稽查,都由環保署包辦。民間不斷提出廢棄物再利用造成的污染問題,未來即使廢棄物審核為可再利用,但再利用過程中卻出現污染,將會被重新劃為廢棄物。地球公民基金會呼籲,二法合一之前,經濟部工業局及環保署應徹底檢討、改善目前的管理機制。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