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終結歧視 秘魯盼平反非裔人權

立報/陳玫伶 2012.07.23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秘魯政府導正社會不公的速度緩慢,造成非裔秘魯人(African-Peruvian)的求職受到限制,現在政府想要大張旗鼓付諸實際行動,平反非裔秘魯人的社會地位。據英國《衛報》報導,許多遊客剛進到秘魯的飯店時,第一個遇到的往往是皮膚黝黑的非裔秘魯人。此外,私人司機和棺材搬運工也經常看到非裔秘魯人的身影。秘魯社會運動分子豪爾赫•拉米雷斯(Jorge Ramírez)認為,非裔秘魯人求職受到嚴重歧視。拉米雷斯現在是黑人人權保護與促進協會(Black Association for the Defence and Promotion of Human Rights, Asonedh)的會長。現在秘魯政府決定制定改革政策,改善秘魯非洲後裔的地位。教育為第一要務秘魯人口近3千萬,其中非洲血統人口約占8%至10%,這個數據比鄰國哥倫比亞少,但多於同屬安地斯山脈國家的厄瓜多與玻利維亞。秘魯文化部的跨文化小組負責制定政策,由一組公務人員研擬方案,目的是提高過去從事奴隸的工作的非洲人,其後代在秘魯能增加能見度。小組成員羅西奧•穆尼奧斯(Rocío Mu oz)解釋,政策總共有3個面向。設置跨部門的發展計畫中,負責提出相關的公共政策與平權措施;另外,針對非裔人口的健康、教育和僱傭情況進行統計調查;最後,成立專門負責非裔政策的常設辦公室。穆尼奧斯表示,鄰國政府的政策遠比秘魯先進許多。的確,玻利維亞、巴西、厄瓜多和哥倫比亞皆於憲法當中承認非裔人口的存在,並以政策推動該族群的發展。而這些是秘魯所缺乏的。秘魯的人權監察單位(La Defensoría del Pueblo)在2011年的一份報告中,聲稱非裔秘魯人的現況是「弱勢、受忽略和隱形」,對他們的人權造成影響,尤其在教育與健康方面。報告指出,只有2%非裔秘魯人在生病時會前往健康中心或醫院求助,也只有2%的非裔秘魯學生完成大學學業,超過半數沒有讀完中學,而13.8%的人連國小都沒有畢業。《拉美的歧視:一個經濟觀點》(Discrimination in Latin America: An Economic Perspective)一書的共同作者雨果.諾波(Hugo Nopo)發現,拉美菁英白人和原住民與非裔後代之間的貧富平均差距為38%。他說:「教育可近性的不公平,隨後會造成人力資源、進入就業市場及生產財富能力的不平等,總體來說影響了在社會裡過著完整且體面生活的能力。」他認為,最能促進機會平等的就是從事教育改革,早年教育是後來發展的關鍵。在這個意義上,弱勢族群面對針對廣大民眾所規劃的政策時,明顯地處於弱勢,而彌補這個情況的作為非常少。諾波補充道:「一般在拉丁美洲,我們不得不面對歷史的債務,這不能用短期的補救政策,例如反歧視法歸或在不同的公共生活採取配額;這必須是長期的解決方案,從根本改善,這就是為什麼我相信,教育是唯一的出路。」偏見侷限發展機會秘魯1/3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之下,儘管沒有嚴謹的統計,非裔秘魯人遭受許多健康問題,與全國平均相比,他們比較貧窮,識字率比較低。穆尼奧斯說,非裔秘魯人並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擁有同等機會,這位拉美議題專家相信,這個民主社會仍存在著殖民思想,「毫無疑問地,這裡有一連串的刻板印象,認為非裔秘魯男性或女性侷限在只能做某些工作。這裡真的需要為他們創造機會,在許多情況下,他們只是沒有其他就業選擇。」她說。2009年11月,秘魯成為拉丁美洲第一個對非裔民眾道歉的國家,它承認百年來非裔民眾遭受虐待、排斥和歧視,也表明在現今社會,歧視仍存在。然雖總統烏馬拉(Ollanta Humala)去年就任之後,他提出「社會包容」的承諾,將非裔秘魯人的議題列入部長級會議的議程。非裔秘魯歌手蘇姍娜巴卡(Susana Baca)被任命為文化部長,她也是秘魯首位非裔血統的部長,可惜任期只持續了短短5個月。雷依(Owan Lay)是秘魯文化部之下的跨文化小組的研究學者,她說,儘管烏馬拉正式實施國際勞工組織第169號關於土著和部落社區的公約,非裔秘魯人議題一直在議程之外。6月4日是秘魯非洲文化日,這天也是慶祝開創性的非裔詩人和音樂家聖塔克魯斯(Santa Cruz)的生日。但運動分子表示,雖然他們的秘魯同胞人欣賞非裔秘魯人在音樂、文化和體育的貢獻,卻不承認他們在其他領域的能力。「人們需要明白,我們不只是知道如何跳舞或演奏樂器,我們也可以擔任重要的職位。多年來,我們一直在等待,但非裔人民繼續被侮辱、虐待和排除在外,如果國家現在不採取行動,我們將繼續成為這種結構性種族主義的受害者。」拉米雷斯說。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