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華府看天下-史亞平vs.陳慶珠

中時電子報/傅建中 2012.07.20 00:00
  前駐新加坡代表史亞平遭監察院調查後,被裁定任內有失職違法之嫌,可惜的是監察院將這份報告列為機密,以致外界對史女士究竟失了什麼職、違了什麼法諱莫如深,令人遺憾,但願監委周陽山先生能爭取把這份報告解密,使真相大白於世。   儘管史亞平駐新國的表現,有許多風風雨雨的傳說,但並未影響她出任外交部常務次長的要職,因此外間將史亞平官運亨通歸之於她是「國王人馬」或「聖眷甚隆」,當然這些說法都是把矛頭指向馬英九的,但馬迄今未做任何表示,好像默認似的。此前已有國王人馬林益世貪瀆的醜聞,居然還不動如山,這就未免叫人對馬的智慧和判斷生疑。   姑且不論史亞平的是非,巧的是近日新加坡駐美大使陳慶珠(Chen Heng Chee)任滿返國。華盛頓總共有將近二百位外國大使,除了一些大國和重要國家的使節,贏得美國媒體注意和青睞的實在不多,想不到蕞爾小國陳慶珠大使的離任,竟然上了擁有眾多讀者的《華盛頓郵報》社交版 (Style),而且是圖文並茂,與史亞平在「辱命」的疑雲中被召返國,實在有天壤之別。   陳慶珠(上圖,摘自網路),持節美國長達十六年,是華府任期第二久的外國大使,如果繼續做下去,有朝一日成為華盛頓外交團團長是不會令人感到意外的,只是她已屆七十高齡,不得不退休了。可是回國後仍不得頤享天年,因為她已被聘為新成立的新加坡科技設計大學研究所的主任,同時擁有新加坡外交部巡迴大使的頭銜,陳慶珠進入外交界前,本來就是國立新加坡大學的政治學教授,重回學術界可算是再做馮婦。   新加坡雖是城市小國(city state),但由於內政修明,人民生活水準高,加上有一位在國際舞台上縱橫捭闔、呼風喚雨的領袖李光耀,頗受世人尊敬,和美國的關係尤其密切,特別是美國使用新加坡樟宜作為在亞洲的基地後。以陳慶珠為例吧,她卸任前的惜別宴會足足有五十場之多,吃了整整兩個月,其受重視與歡迎的程度可以想見。   美國並非獨厚陳慶珠,她之前的星國駐美大使(1984-1990)許東美(Tommy Koh)也曾活躍於華府外交界,除了外交之外,許氏也是海洋法在國際間的知名學者。可見從事外交,學有專精是不可或缺的條件,我國老一輩蜚聲國際的外交家像顧維鈞、蔣廷黻,前者是國際法學家,後者是歷史學家,這種資望和學養深厚的外交家,求之於我們今天的外交部,早已成為絕響。難怪最近一位已從台北駐美代表處離職的女職員,談起外交部派駐華府某些官員的素質,不勝感慨系之。   台灣和新加坡雖沒有正式邦交,但關係一向良好,這是蔣經國打下的基礎。新加坡每年的國慶酒會,我駐美代表處的高級官員都會受到邀請,我從前任職新聞界時,亦曾受邀,數度親炙陳慶珠大使,發現她平易可親,而在慶典上,身著中國旗袍,雍容華貴,比台灣的官夫人們,更具中國味,事實上,李光耀夫人生前訪問華府時,亦是如此裝束,真可謂禮失而求諸野了。   到了李登輝時代,由於李夜郎自大,不把李光耀放在眼裡,雙方就漸行漸遠了。陳水扁在外交及兩岸胡搞一通,更讓新加坡憂心忡忡。史亞平駐新期間,可能想要修補李、扁造成的損害,求好心切,難免操之過急,以致衝過了頭,得不償失,史畢竟年輕,歷練不足,她現在宜韜光養晦,有機會不妨向陳慶珠請益,他山之石,應可攻錯。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