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潮流是民進黨政治轉型的障礙!

美麗島電子報/陳淞山 2012.07.18 00:00
民進黨權力改組,新蘇系、游系、謝系是最大的政治贏家,公媽派的蔡同榮因為抽籤失利痛失中常委寶座,扁系雖有五位成員當選中執委,分別是與游系合作的陳亭妃立委、與謝系結盟的王定宇及邱莉莉市議員、與新系合作或獲得奧援的李文正市議員及蔡易餘律師,其中陳亭妃更獲為中常委,但由於是被其他派系「挖牆腳」的性質而非屬於政治結盟的合作,扁系在黨內的攻治影響力其實是更加式微、沒落的結果。 雖然,蘇貞昌主席在黨內的領導地位已經全面鞏固,謝系與游系則是黨權的綠葉、側翼競爭但難以發揮平衡牽制的政治作用,扁系與蔡英文系統的黨內政治影響力則逐漸邊緣化,其結果,與蘇系政治合作結盟的新潮流系不僅成為黨內動見觀瞻的第一大派系,更主導著未來民進黨公職提名初選制度變革的走向與兩岸政策定位路線與可能發展的最關鍵力量。 可以預期的是,未來民進黨中執會所通過的公職初選提名制度變革方案,不會是完全恢復黨員投票與民調各佔一定比例的舊制,因為,新潮流派系在台南市黨員的結構中仍居劣勢,為了賴清德市長能夠通過下一次的初選競爭,以及林俊憲在台南市立委初選的黨內提名能夠順利過關,新潮流系必須採取對自己派系最有利的方案才能鞏固既有的政治地盤與勢力。所以,「因地制宜」、「因人設事」的初選提名制度便可能在中執會研究方案中順應而生,恢復黨員投票的舊制雖是黨內普遍能夠接受的共識,但也只能從「原則」變成「例外」,在部分選區予以採行。 這也就是為什麼此次民進黨全代會無法通過恢復黨員投票與民調各佔一定比例舊制提名初選制度的關鍵所在,除了部分黨代表因為人頭黨員賄選爭議難以杜絕與各自選區不同特性的個別初選利益考慮外,便是以新潮流系為首的最大派系必須站在派系利益做最全盤的戰略佈局思考,不能因為初選制度的變革損害了新潮流系的「既得利益」。 同樣地,在兩岸政策定位與路線的發展上,也是如此,新潮流系相當擔心謝長廷擔任黨內「中國事務委員會」主委的角色將重啟民進黨兩岸的政策大辯論的議題,甚至會發生謝長廷「憲法共識」、「憲法各表」、「憲法一中」的主張主導黨內兩岸政策的轉型與走向,不利於新潮流系目前不希望炒熱兩岸議題的保守思維,更不希望謝長廷藉此議題重攀政治高峰的機會。因此,與蘇貞昌想法不謀而合的新潮流系當然會在以後的中常會與中執會中「技術杯葛」民進黨成立兩岸專責單位的原來構想,用「中國事務部」的執行單位架空「中國事務委員會」的權責與功能,讓「中國事務委員會」成為「任務編組」的定期開會討論兩岸事務的大鳴大放機制,一事難成又動調不得,讓謝長廷有志難伸、自然淘汰! 殊不知,民進黨重返執政的「最後一哩路」,就在兩岸政策能否轉型的政治罩門,謝長廷正是最關鍵的政治樞紐,是帶領民進黨取得人民信賴有能力處理兩岸事務的最佳人選。謝長廷可以不計個人利益得失,願意代表民進黨「建立一個與中國對話的平台或管道」,本身就是一股帶動民進黨務實開放的政治轉型與價值,是超越黨內派系利益的「公共財」精神,就絕非是蘇系或新潮流系個別派利益所能牽制的大格局思維,倘若,民進黨內的政治菁英能夠體認到謝長廷的勇氣與決心,全力支持謝長廷的遠大理想與抱負,則何愁民進黨不能因為兩岸政策的轉型而開啟民、共政治對話的大門呢? 受到新潮流系左右的蘇主席,是否真的能夠認清新潮流系的政治盤算未必能夠將將蘇拱上總統大位?是否能夠清楚謝長廷主掌兩岸事務的政治表現就是蘇未來能否更上層樓的重要政績?改變「中國事務部」與「中國事務委員會」的稱謂,用「兩岸事務部」與「兩岸事務委員會」的名稱予以取代,並將「兩岸事務委員會」定位為常設組織而非任務編組,就是解開民、共對話大門的善意態度,再配合謝長廷擔任主委主導兩岸政策的轉型,則民進黨必然蛻變重生為人民可以信賴的有能力執政政黨,這都將是蘇主席超越蘇貞昌的最佳例証,如何不能超越2014打贏2016的執政戰役呢? 「蘇謝合」不應該是明存實亡的表面文章,民進黨才有超越派系的政治轉型機會,民、共對話大門才有機會開啟;「蘇蔡合」則是民進黨團結對外的最指標,是民進黨拿下2014七合一選舉的關鍵力量。我們必須期許蘇主席能走出新潮流派系的政治狹隘格局,正確處理攸關全黨整體戰力的公職提名制度的可能變革,用對人、做對事來解決兩岸的政治罩門,否則民進黨終將難以再度奮起取得執政的機會。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