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呂秋遠 妙禪 羅致政

社論-馬主席何以孤立無援

中時電子報/ 2012.07.12 00:00
  前行政院祕書長林益世涉嫌索賄是一樁不折不扣的司法刑事案件,不過,在風暴愈演愈烈,特別在民眾對馬政府施政備感失望之際,頗有向上延燒成為國民黨權力鬥爭之勢,黨內基層反馬保馬外弛內張,做為國家元首兼執政黨主席,馬英九總統不能不嚴肅思考在他手裡重建清廉形象的國民黨,會不會又在他手裡毀於一旦?   說來諷刺,十二年前,民進黨因為嚴斥國民黨黑金,向選民訴求要建構一個向上提升的政治文化而取得政權,前總統陳水扁兩任八年,卻一手毀了曾經在民眾心中樹立的清新形象,扁家龐大複雜的各種貪瀆案件猶未完全清結,陳水扁本人還在押;扁家弊案讓馬英九得以清廉不打折扣的招牌,刷新國民黨這間老店,並重返執政,即使他個人一度捲入特別費案,卻沒影響民眾對其清廉的信賴,沒想到才刷新四年的招牌,硬生生被自己的子弟兵林益世給砸了。   嚴格說來,林益世開口索賄再肆無忌憚,事發後銷贓再匪夷所思,基本上,截至目前為止都還是個案,還未達扁政府近乎集體沉淪的地步,馬英九更第一時間以最嚴厲的聲明強調肅貪決心,但馬英九個人民調滿意度卻跌到新低的百分之十五,這個數字甚至比涉貪的陳水扁更低,林益世涉貪,過半數民眾認為行政院長陳冲毋須因此下台,儘管不少評論者認為內閣大幅改組刻不容緩,多數民眾卻未必有同感,但黨人卻要馬英九辭國民黨主席,就此而言,馬英九或許感慨自己什麼壞事也沒做,何以近乎全面承擔地扛起民眾對林益世索賄、國民黨改不掉拿錢辦事文化的惡感,但是,既為黨主席,這些都是馬英九必須承受也逃避不了的,他更應該反省自己是否沒做什麼應做之事,導致今日處境?   隨便舉例,扁政府執政八年,朝野再爭執、再對抗,立法院從來沒有一個會期結束前,所有法案全數滅頂的紀錄;陳水扁再討人厭,為了政治形勢他裝也得裝成要和在野政黨溝通對話的形式,儘管扁連會和扁宋會都寫下慘不忍睹的結局;為了促進國家發展,陳水扁八年之內至少召開了兩次全國經濟會議,還有司法改革會議,總統府人權小組也扎扎實實在副總統呂秀蓮召集下多次提出報告;不論是挖牆腳還是招降納叛,扁政府從來不放棄朝野合縱連橫的可能性,包括扁政府終結執政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還在最後關頭為扁政府領銜提出生技產業法案。回顧這些歷程,不難理解,為什麼民眾對馬政府完全執政還一事無成的忍耐度已瀕臨界點,對馬總統領導能力的不滿猶甚陳水扁。   馬總統小圈圈決策飽受批評,外界難窺堂奧,但從力挺馬英九競選市長、總統的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對馬都難口出美言可見一斑;林益世案爆發後,府內更指林益世的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一職是吳伯雄在黨主席任內提拔的,又得罪了一路扛著馬英九登大位的吳伯雄;而曾經圍繞在馬身邊的中生代市長們,從胡志強、郝龍斌到朱立倫,如今誰還能再說得上話?更甭提馬總統連同屬泛藍營的親民黨都聯合不來,甚至就在他手裡,讓好不容易促成的國親合再分裂,削弱的不只是國民黨的戰力,其實也削弱了馬總統個人的統合能力。   所謂牆倒眾人推,林益世案爆發前,馬政府已經為了油電雙漲、含瘦肉精美牛進口、乃至證所稅案灰頭土臉,黨政掌控能力遠較第一任的四年更弱,這是完全不可思議的事,經過一次選舉,國民黨就算是席次比上一屆減少許多,依舊是國會過半的多數執政,黨政人事即使重新布局,還是老面孔居多,但團隊戰力和團結意識顯然薄弱到幾乎崩盤。   一個半月之後國民黨中常委改選,更給了黨內見縫插針的機會,部分參選者直言「不批馬怕沒票」,問題是:推倒了馬英九,國民黨就有票嗎?國民黨的民調滿意度不過百分之廿出頭,就算比馬英九多五個百分點,卻比民進黨足足少了十個百分點以上,國民黨清廉的招牌因為林益世而蒙塵,馬英九個人清廉的招牌猶在。權力讓林益世腐化,權力卻讓馬英九孤單,值此內外交相迫的艱危處境,馬英九真該想想那些曾經站在自己身邊的真朋友還找得回來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