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企鵝家族 海螺館 恐怖情人

民族主義偏見 入侵以校園

立報/李威撰 2012.07.05 00:00
【編譯李威撰整理報導】據《半島電視台》報導,以色列的教科書內容充滿民族主義色彩,教室成為偏見的溫床。「以色列女孩是否該被阻止與巴勒斯坦人交往?」以色列高三公民課的學習指南上,出現這個參考考題。這份學習指南,是由一家私人公司出版,且獲得教育部的核可。教學指南給的建議答案寫道,以色列女孩應該跟巴勒斯坦人保持距離,因為「阿拉伯年輕人對以色列女孩的生命構成威脅」且「男性阿拉伯青年與女性猶太年輕人的關係,會威脅到國家的猶太主體」。校園與軍方密切合作這份教學指南被批評散播種族主義刻板印象及鼓吹仇恨,但許多行動人士指出,這不是單一現象。他們表示,這反映出根深蒂固的問題:極端的民族主義普遍存在於以色列的教育制度,這對年輕以色列人造成負面影響。希伯來大學教育系的以色列籍教授裴利德埃哈南(Peled-Elhanan)表示:「以色列的課本,反應的全是種族主義論述,無論是口頭的或視覺的。」以色列課本,充滿對巴勒斯坦人的刻板印象,繪製錯誤的以色列國界。准許讀書及教書的以籍巴人(具備以色列公民身分的巴勒斯坦人),受到政府嚴密監控。裴利德埃哈南表示,以色列的課程,幾乎所有學科都呈現出極端的民族主義,跟1950年代的教育內容沒兩樣。她表示:「目的是教育孩童成為好軍人,只要你對敵人的形象不清楚,就無法成為一名好軍人。」事實上,這種教育無法讓學童真正地認識巴勒斯坦人,反而是在製造偏見,將他們當成「問題」及「威脅」。以色列教育部與軍方合作,在校園推動計畫,6月中旬公布的最新一項計畫叫「Derekh Erekh Path of Value」,目的是灌輸對國家的責任及忠誠。教育部長薩爾(Gideon Saar)表示:「教師是終身的入伍者。」這項計畫,將在國內數千間學校執行,未來每年的預算是30萬謝克爾(約新台幣230萬元)。薩爾表示:「我期待教育制度不只是學習園地,也是價值園地。」在以色列當兵,考慮的不是對國家的利弊,而是一項道德議題。特拉維夫一間高中校長表示,他在2010年曾拒絕軍方派員到學校鼓勵學生加入軍隊的計畫,結果收到死亡威脅。鼓吹以色列去軍事化的女權團體新視界(New Profile),其成員瓦帝(Sahar Vardi)表示,以色列的學校教育充滿著軍事的象徵及儀式,她說:「軍方應該被視為是某種暴力事物,假使是必要的,也只是最後的訴諸手段,但在以色列這裡卻顯得過分地合情合理,好像日常生活一樣。」瓦帝在2008年,曾拒絕服義務役(以色列女性規定要服2年義務役)。她說:「教育體制教導年輕人,軍隊做甚麼都是可以的,暴力被視為是解決問題的正當方式。不只是正當,社會甚至還鼓勵。」以色列無意撤屯墾區2010年,中東和平研究所(PRIME)出版一本名為《學習彼此的歷史敘事》(Learning Each Other's Historical Narrative)的教科書。這本教科書是由一群以色列及巴勒斯坦的學者撰寫,內容包含對歷史事件多重詮釋,並在課本裡挖出空白欄位,讓學生可抒發己見。課本提到的主題,包括《貝爾福宣言》(Balfour Declaration)、1948年以色列建國、巴勒斯坦人發起的2次因地發打(石頭起義)等。這本教科書原本遭以巴雙方當局禁止,如今只有1間以色列及2間巴勒斯坦高中採用。教育部長薩爾去年宣布,為了加強學生與軍方的連結,他發起一項計畫,告訴學生「以色列國在以色列國土上的歷史根源」。這項計畫,要帶學生參觀以色列在西岸、希布倫及東耶路撒冷所設置的屯墾區。薩爾說:「到屯墾區是好的、去看屯墾區的興盛是好的。」「我們不該哄騙阿拉伯人,告訴他們猶太人終有一天會離開這裡。猶太人會一直在這裡,任何不切實際的幻想,只會阻礙和平道路。」超過250名以色列教師,在今年2月寄信給薩爾,表示他們拒絕加入教育部推出的旅遊計畫,因為這項計畫會強化學生的「猶太人的、復國主義者的」價值。信中寫著,「我們知道我們作為教育者的職責,就是盡一己所能,將事實呈現給學生。偏頗的、被召喚的事實,根本不是事實。基於這個理由,我們不同意成為這個政策的代言人,我們不想欺騙自己。」信中也表示,教育制度不宜被用來當成是達成極端政治目標的工具。目前,希伯崙的核心地帶,居住超過5百名的猶太屯墾定居者,政府也派兵保護屯墾區的安危。西岸的希伯崙,居住20萬名巴勒斯坦人,但屯墾區的存在,限制了巴人的行動自由,且時常傳出暴力及逮捕事件。以色列組織「打破沉默」(Breaking the Silence)的蕭爾(Yehuda Shaul)表示,希伯崙的屯墾區,不能代表整個希伯崙,這會造成學童誤解。打破沉默組織是由曾經在占領區服役的以色列退伍軍人組成,該組織的宗旨就是向以色列民眾宣導占領區的真實面貌。蕭爾表示,該組織抵制政府的參訪計畫,除了遊說各校不要加入參訪,同時另外安排其他參訪希伯崙的路線,供學校們參考。他批評,教育部的計畫,其實是要在學童心中鞏固屯墾區的正當性。根據德國埃伯特基金會(Friedrich-Ebert-Stiftung)2011年的研究,以色列青年的民族主義觀點正在強化,對以色列猶太人口組成的關心,超過對民主及自由主義價值的堅持。這份研究調查1,600名年輕人,年紀屆於15至18歲、21至22歲,絕大多數人自認為是右傾的。約7成15至18歲年輕人認為,國家安全與民主發生衝突時,國家安全是最重要的。研究也發現,特別虔誠的猶太年輕人,對倡議民主的機構抱持不信任的態度,認為強勢領導比法治原則重要,且支持否定以籍巴人的基本政治權利。以色列研究機構Maagar Mochot在2010年進行問卷調查,發現5成猶太青少年(15至18歲)相信,以籍巴人不應當跟猶太人享有同等的權利。56%的人認為,巴人不該參加以色列的國會選舉;5成認為信仰虔誠的猶太青年則表示,他們同意「阿拉伯人去死」的口號。裴利德埃哈南表示,猶太人的態度,是教育制度造成的,導致民族主義的情緒壓倒對其他價值觀念的重視。她說:「他們不關心國際法、不在意國際決策、不關心國際正義及人權。」她也認為,以色列教育制度的改革,不可能從內部發生。「要拆解它太困難了,除非美國停止挹注軍火,並出現真正的、嚴重的抵制,才會出現重大的變革。」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