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陸大力援疆 文化著手才是良方

中央社/ 2012.07.05 00:00
(中央社記者蔡素蓉北京特稿)中國大陸近幾年大力援疆、加強維穩,但成效未彰。擺脫民族問題政治化、杜絕地方官員「吃反恐飯」與腐敗、協助維族脫貧,而非大蓋政績工程,從文化著手,或許才是良方。

今天是七五事件3周年,港媒引述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報導,新疆軍警戒備,喀什街上每10多公尺就有1名軍警駐守,全市特警、公安及武警全出動,公路主要路口設路障攔查可疑車輛,消防武警也配發槍枝。

大陸中央近年對新疆投入大筆經費,除維穩外,也大力援疆,2010年要求由北京、天津、上海、廣東等19個省市對新疆80餘個縣,對口建立起人才、技術、資金等援疆機制,盼解決就業、教育、住房等民生問題。

不只是19個省市「對口援疆」,大陸中央還要求央企以「先行軍」角度,展開「產業援疆」。

大陸2011年8月20日舉辦「中央企業產業援疆推介會」,120家央企參與,簽約90個項目,「狂歡!必須要狂歡!這天新疆拿到了1兆元(人民幣)!」中國經濟周刊當時這麼報導。

大陸中央對新疆投入這麼多人力與經費,但成效似乎沒有成正比,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位新疆媒體工作者說,「中央援疆蓋了很多顯性工程,路是修得很漂亮啊,但有些農民以驢車為主,驢車又上不了公路;蓋了很好的學校,但有些小孩上不起學;蓋了更氣派醫院,但反而看不起病。」

他指出,「中央援疆立意良善,可惜中央與地方博奕永遠存在。這些援疆經費就像一場春雨,落不到農民田裡,上頭似乎有隱形的傘,把雨水都接到了官員的荷包裡了。」

這名媒體工作者表示,還有一些地方官員愛「吃反恐飯」,只要社會出現刑事案件,從不檢討政策是否失當,「什麼事都立即推到恐怖份子身上」,「新疆一亂就有錢,中央馬上撥款、不過夜,要啥有啥!」

因此,當地維吾爾族民眾常向他說,「你們現在的幹部都不像當年毛澤東的幹部了。」因為當年大家都窮,但如今新疆地方官員豪奢行為與當地農民生活形成鮮明對比,反而易引發維、漢族間的矛盾。

新疆問題專家、新疆社會科學院中亞所前所長潘志平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中央援疆多少還是有效果,但很多事恐怕不光是用錢就可以奏效,「例如拿我們的想法蓋高樓大廈,房子到底適不適合當地人住?」

他認為,大陸比新疆窮的地方還有很多,經濟對新疆是問題,但不是重要問題,最關鍵的在「民族問題政治化」。

潘志平在新疆待了好幾十年,他說,1980年代當地漢族與維族感情相當好,民族概念很淡薄。30年前,大陸還沒有身份證,但填寫表格必須寫明「家庭出身」,這影響未來升學、入黨、參軍等。

他表示,大陸有了身份證之後,身份證欄目依次?姓名、性別、民族、出生年月日、住址,「民族」列在第三欄,民族身份取代了家庭出身。這種「民族」思維最近30年來日復一日強化起來的。

因此,潘志平認為,要解決新疆問題,必須要突破民族問題政治化的窘境,「不要老談新疆的民族問題,能不能多談點新疆的公民問題。」

他說,新疆問題存在已久,再加上前蘇聯分裂後中亞國家的民族主義浪潮,對新疆也會有部分影響;大陸中央再好的政策也須與時俱進,不斷調整,同時也應注意政策是否能落實。

不少新疆問題專家均認為,與大陸其他地區發生的群體事件相比,新疆發生群體事件比例很低,「真正的恐怖份子沒有多少,也沒聽過多少人說要打倒共產黨,很多人因為不滿貪官污吏,會把仇恨轉嫁在漢族身上,因為官員多半是漢人」。

歷經3年前的七五事後,新疆維、漢矛盾似有擴大,潘志平說,「七五事件就像社會大地震一樣,形成社會上很大的傷口,而且至今餘震還在持續。要化解這種傷口,至少需要三代的時間。」

他認為,很多事要慢慢來,但重要的是「要從文化著手,以先進文化引領社會著手。」

一位媒體工作者也說,「當有一天援疆政策不再是蓋一些標榜政績的面子工程,能清明地方吏治,從當地人角度出發,讓維族脫貧致富,小孩都能上得學,每個人都能看得起病,才能真正緩解社會矛盾。」

新疆烏魯木齊2009年7月5日因鬥毆事件引發街頭暴亂及維族與漢族間的衝突,造成近200人死亡、數百人受傷,被稱為「七五事件」。

七五事件3周年前夕,新疆和闐6月29日發生一起疑似劫機事件。中共新疆黨委書記張春賢4日視察駐烏魯木齊反恐部隊,要求公安幹警對於「三股勢力」(宗教極端勢力、民族分裂勢力、國際恐怖勢力)「從哪裡冒出來,就在哪裡把它打下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