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凱撒的面具-馬英九不能不做的兩件事

中時電子報/王健壯/特稿 2012.07.05 00:00
  行政院前秘書長林益世收賄貪瀆,應該是國民黨政府歷來涉貪層級最高的政務官員,但馬英九在痛心疾首之餘,有兩件事卻不得不做。   第一件事他應該下令行政院成立特別小組全面清查,除了「地勇案」外,林益世在秘書長任內是否尚有他案,也涉嫌利用內閣幕僚長的角色或職權,去牟取非法利益或者濫權干預政策人事。   全面清查的理由是:從「地勇案」的錄音內容可知,林益世索賄不但已到膽大妄為的地步,而且手段老練顯非新手,基於合理懷疑原則,既有「地勇案」被揭發,也應尚有他案隱而未爆;他既可以向陳啟祥炫耀他的秘書長權力,想當然爾也應曾向其他人自抬身價進行不法勾當;習於或耽於濫權貪瀆的人,絕不會祇針對一人或一案遂行犯罪意圖,這是犯罪心理學的基本常識。   至於全面清查的方式則可從三途進行:其一,清查林益世經手的所有公文,凡涉有利益的簽案,一律交政風處調查;其二,聲請林益世秘書長任內的所有通聯紀錄,過濾其中有無與廠商或公營事業機關的通聯紀錄,有則交政風處調查;其三,約談林益世辦公室與內閣相關幕僚,詢問林益世任內有無足以引發合理懷疑的職權行使行為,若有則專案調查。   全面清查的目的並非為了進行恐怖整肅而讓內閣上下惶惶不安,但內閣幕僚長涉貪乃是國民黨政府前所未有之醜聞,而且涉貪之人又被公認是國王人馬,馬英九與其坐等特偵組的調查,不如下令行政院主動全面清查,絕不能以已有司法調查為藉口,而放棄應為當為之行政調查。   馬英九應該做的另一件事情是:他必須反省並且質問自己幾個非常簡單的問題:他的政府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怎麼會在半年內連續出了那麼多問題?天底下有哪個政府會天天疲於奔命處理危機而在施政上一籌莫展?這幾個問題關係他對治理危機的認知理解,也關係到他應該如何處理這些危機。   在「地勇案」爆發前,馬英九也許可以把這些治理危機歸咎於媒體興風作浪與反對黨杯葛,但內閣秘書長涉貪不僅是政治醜聞,更是政府醜聞,而且即使司法調查證明祇是林益世的一人犯行,但在政治責任上,馬英九與陳冲卻難辭其咎;任何人祇要想到一個貪瀆慣犯坐在行政院秘書長辦公室內處理國事的畫面,大概都會不寒而慄吧。   梅鐸的《世界新聞報》爆發竊聽醜聞後,警方調查發現首相卡麥隆的傳播主任柯爾森(Andy Coulson)也涉案,柯爾森雖在案發後辭職,但卡麥隆至今仍被反對黨、政府特別委員會與司法機關質疑他何以任用柯爾森?更套用水門案的調查模式,質疑他對柯爾森的犯行「是否知情,何時知情,知情多少」?李明博的青瓦台幕僚與他哥哥最近涉嫌收賄,南韓媒體與反對黨也對他提出同樣質疑;可以想見,馬英九與陳冲未來幾個月也難逃這樣的質疑。   但李明博的任期即將結束,馬英九的第二任才剛開始,為了不要讓他的第二任以跛腳始也以跛腳終,馬英九除了要以局內人身分坦然接受質疑與詰難外,更必須以局外人角色去思考他該何去何從?他要撇開總統的角色,改以在野黨與媒體的眼光去檢視他的政府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以至於淪落至此慘境?他也必須瞭解:當一連串治理危機發生時,自我辯護是不夠的也是無用的,如果不能自我批判並進而自我改造,治理危機將如影隨形直到他任期結束。   當然,在自我批判與自我改造的過程中,他不能逃避的一個問題是:是否要再次進行府院黨的人事大改組?改組不是要轉移目前的危機,而是要杜絕未來的可能危機;近半年來之所以政務處處受阻,內閣秘書長貪瀆更讓政府形象破產,總統固然要負最大責任,但府院黨團隊顯然也未能各盡其責,否則何以決策環節處處出錯、事事失能?   但依馬英九的個性,此時他一定不會做出大幅改組的決定,但這批國王人馬已連續半年讓國事失能至此,馬英九如果想靠他們翻轉政府形象,無異於請鬼拿藥單;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殘酷現實,馬英九不能不面對。 (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