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白狼 英廢塑料 台灣棟樑

打造認同 阿富汗伸張文化主權

立報/李威撰 2012.07.02 00:00
【編譯李威撰整理報導】阿富汗詩人烏斯塔德•卡里盧拉•卡里里(Ustad Khalilullah Khalili)死後下葬於巴基斯坦西北方的白夏瓦市(Peshawar),相隔1/4個世紀後的今天,卡里里重新安葬在喀布爾大學的校園裡。如此一來,不會再有其他國家聲稱,這位備受敬重的哲學家詩人是屬於他們國家的一部分。這位20世紀最重要的阿富汗詩人,其墓碑上沒有刻上任何銘文,只擺放了一些已經枯萎的花束,由3名警衛負責守衛這座陵墓。據《路透》報導,重新安葬詩人的決定,是出自阿富汗總統卡賽(Hamid Karzai)的安排,這項舉動意味著,阿富汗要維護自身文化的完整性,抵禦巴基斯坦及伊朗的占奪。喀布爾大學波斯語及達里語學系的教授雅民(Mohammad Hussain Yamin)表示:「因為他是我們的詩人及學者,所以把他從巴基斯坦帶回來。」「我們不希望未來有人只是因為他的晚年在那邊度過,就說他是屬於巴基斯坦的。」從鄰國奪回文化資產阿富汗有意確立文化主權,藉此團結阿富汗的民眾。2014年年底,外國軍隊將悉數離開阿富汗,阿富汗要藉此證明自己能自立自強。政府方面表示,阿富汗要脫離「外國干預」,所謂的外國,通常指的是巴基斯坦,但也包括伊朗在內。阿富汗與鄰國之間,在文化領域一直存在著激烈爭論,其他國家宣稱,某些重要的詩人及哲學家,是屬於他們的國家。詩作就是其中一項主要爭議。從10世紀到今天,詩普遍存在社會各個階層,無論是學校裡的孩童、軍閥或是塔利班,都會閱讀古典的波斯詩作,讀詩也是宗教學校的課程之一。儘管阿富汗的塔吉克(Tajik)、哈札拉(Hazara)、普什圖(Pashtun)、烏茲別克(Uzbek)、土庫曼(Turkmen)、努里斯塔尼(Nuristani)或俾路支(Baluch)等部族之間經常發生衝突,但文學作品卻是他們共同分享的文化連結。過去30年,死亡及毀滅的陰影籠罩著阿富汗。在精神層面,阿富汗人認為,伊朗、巴基斯坦甚至是土耳及,從他們手中奪走了屬於阿富汗的文化遺產。阿富汗人表示,許多跟卡里里一樣的作家,都因戰火逃離祖國,最後客死異鄉,導致這些作家的光芒被其他國家占為己有。現在,阿富汗人要奪回這些遺產。政治主導藝術詩人的歸屬爭議,並非現在才出現。長期以來,波斯最偉大的詩人魯米(Rumi),就一直是爭議不休的話題。隨著阿富汗未來要獨立自主,爭論的力道變得更加強烈,對象不再僅限於魯米,還包括許許多多的文學作家。魯米於13世紀出生於巴爾赫(Balkh),該地目前位於阿富汗的北方,但當時是位於波斯呼羅珊帝國(Khorasan)的東部。魯米在阿富汗被稱作巴爾西(Mawlana Jalal-ud-Din Balkhi),在伊朗則被稱作梅夫拉維(Mevlevi)。魯米舉家遷徙至現今的土耳其,並於當地定居下來,他在那裡用波斯文寫下神秘主義的蘇菲派(Sufi)偉大詩作。僅管魯米的詩作內容,超脫國界、宗教及族群等藩籬;但現在的阿富汗、土耳其及伊朗,都將魯米視為是自己的民族詩人。魯米的詩作,不僅出現在德黑蘭的牆垣上,伊朗人還會吟唱他的作品,學校的課本裡也有他的詩。任何一位伊朗人,這輩子多少都會碰觸到魯米的詩作。但雅民表示,魯米出生在阿富汗是無庸置疑的。雅民整理出哪些詩人被其他國家占為己有,並一一羅列出這些詩人的出生日及出生地。雅民說:「我們不斷提出證據,指出這些人是屬於阿富汗,而非伊朗。當我們跟伊朗人一起坐下討論這些議題時,他們提不出任何證據。他們說,過去兩國都是同一國,所以他們把這些人稱作是伊朗的哲學家及詩人。」前幾年,喀布爾的一場演唱會上,伊朗歌手挑釁底下聽眾,在台上公然表示魯米是伊朗的。阿富汗當局對此表示不滿,演唱會最後也不歡而散。巴基斯坦《每日時報》的專欄作家塔奇(Mohammad Taqi)表示:「阿富汗人的爭取有點遲了,伊朗跟土耳其已經先剽竊走了。」他指出,伊朗為了魯米,已經建立起類似德國歌德學院(Goethe Institute)的文化中心。塔奇表示,阿富汗這波文化的復興運動,有助於團結塔吉克人與哈札拉人,在某種程度上,也有助於整合普什圖人。他說:「一種超越族群的阿富汗認同,需要的是非暴力的偶像。」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