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阿嘎 韓失業率 小嫻

立報犇報聯播:我捐血我快樂--在上海的台灣捐血人

立報/立報犇報聯播 2012.07.02 00:00
文/蕪同初春三月,在清晨的上海街頭,有一個相貌平常的中年人匆匆行走,看不出與旁人有何不同。但他的身體裡,卻流淌著一種珍貴的血液。他是生活在上海的台灣人:陳澤人。他9年如一日,把陌生的病患當親人,把為病患捐捐血液當成自己的最高使命。9年來他在大陸捐獻了204袋成分血(血小板),折合16萬3千多毫升全血,相當於他自身血量的34倍。此外他在台灣還曾捐血610多袋!上海市的捐血冠軍2003年,陳澤人被台灣一家企業集團派到上海工作。來上海之初,他只是憑著對公益事業的執著參與上海的捐血;但當他了解到,由於上海大醫院集中和醫療水準高,許多長三角甚至整個南方地區的病人都湧入上海來看病,導致上海A型血液供應曾幾度告急,他從一種「我捐血我快樂」的心情,轉變為「多捐血多救一個生命」的急迫。大陸規定,如果是捐獻全血每半年可以捐血一次,而如果是捐獻在臨床上最急需的成分血(血小板),則可以每28天捐獻一次,於是他就專門捐獻成分血;依據規定如果血小板每單位的數量達到15萬時可以捐一袋260毫升的成分血,血小板達到25萬時可以捐2袋成分血,他就吃自己發明的「生血早餐」,努力使自己的血小板保持在25萬毫升以上,每次都捐兩袋成分血。在上海徐匯區捐血志願者的活動站裡,牆上的光榮榜、歷年的獲獎者名冊中,排名第一的都是陳澤人。從04年到現在,他連續三次獲得上海市義務捐血的白玉蘭獎和全國義務捐血奉獻金獎。不分春夏秋冬,無論酷暑嚴寒,只要在上海,陳澤人就每28天去上海血液中心捐獻雙份的血小板。上海化工供銷公司的捐血志願者虞哲存說起陳澤人,顯得有些激動。虞哲存說,一個人做一次好事不難,但數年如一日做好事義務捐血不容易。作為一位台灣同胞,一個成功企業家,陳澤人可以做到,我為什麼不能做到?如今,在陳澤人的感召下,虞哲存已經捐獻了四十多袋成分血,並積極投入到義務捐血志願者的工作之中。血管的源頭是黃河陳澤人的祖先從中原大地河南遷居福建長樂,到陳澤人的父親時,已經經歷了很多代。陳澤人的父親3歲喪父,13歲喪母,很小就經歷困苦,靠半工半讀完成學業。1947年,陳澤人的父親陳貽成被上海商務印書館派赴台灣分公司,從此在台灣落地生根。靠著自學,陳貽成在台灣的多所大學中擔任教授、教務長,並以樂善好施著稱。那時陳澤人兄妹五人,只父親一人工作養家,但父親仍時時接濟貧困生、貧困家庭。父親給他起名陳澤人,就有讓兒子終生澤惠他人的期盼。陳澤人還記得小時候一次鄰居「借飯」的故事。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末的一天,他與哥哥姐姐們從學校放學回家,由於正是發育的時候,幾個孩子都饑腸轆轆。母親把飯剛做好,忽然傳來鄰居敲門聲,母親輕聲與鄰居耳語幾句後,急匆匆走進廚房,把一鍋飯連鍋端給了鄰居。他問怎麼把飯給人家端走了?母親說,鄰居家來借飯,咱們先把飯借給他們,我們自己再煮。陳澤人嘴裡嘟囔:「有聽說借錢的,借米的,哪有借飯的!」母親立刻假裝生氣地喝斥陳澤人:「小孩子不懂不要亂說話,我馬上再給你們煮。」幾天後,母親拉著他的小手來到台北郊外,看著路邊農民剛收完的番薯說,你看農民收番薯為什麼只收離路邊遠的,離路邊近的這兩壟地不收?陳澤人猜不出,問道,是不是這邊離路近的還沒有熟?母親告訴他,不對,離路邊近的番薯是農民故意不收,那是留給路過此地沒有飯吃的貧困路人。這讓小澤人大吃一驚。母親說,人要有惜福、感恩、分享的情懷,這就是我們中國人的傳統美德。這件事讓陳澤人一直記憶在心。點亮心燈的人陳澤人認為,人人都有愛心,只是有時還有一點小小的惰性。他舉例說,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發生後,上海各捐血點立即排滿了人,大隊一直在馬路上排出很遠,當時上海全部的儲血材料很快全部使用完了,而由於目前沒有解決大量血液的運輸和保存的條件,血站的工作人員勸阻義務捐血人員不要再排隊了,來捐血的上海市民們憤怒了:你怎麼阻擋我們的愛心!當時的情景讓人感動不已。但汶川地震之後,也許那些當初排隊捐血的人認為血不是那麼缺少了,所以還要對他們進行宣傳、勸募,讓他們知道病患需要救命,捐獻一點血幫幫他們吧。人人心中都有愛,只需要點燃那盞心燈,愛就能放出光芒。於是幾乎在每個週末,陳澤人都出現在上海南站等地的流動捐血車旁,向他遇到的人進行勸募捐血,陳澤人說,自己在勸募時就像是個乞丐一樣去求人,但不是為自己,不是為家人,而是為不相識的病患去求人。如果有一個人同意無償捐血了,當時感覺就像中了大獎。有時,陳澤人和他的夥伴們還會被當作商品推銷員遭到白眼,偶爾碰上素質不高的人還會被罵「精神病」,這些陳澤人都不在乎。但那些向陳澤人投去白眼的人卻不知道,陳澤人是畢業於台灣東吳大學的碩士,在台灣排名前十大的企業集團中,他曾擔任過三家企業集團的副總裁,兩岸外資企業集團的總裁兼首席運營官,曾當過台灣五所重點大學的客座教授。和他一起進行工作的志願者說,在每一個流動採血點,陳澤人總是最忙碌的人,從早到晚不停的對著路人勸募捐血;到了中午就和大家一起吃速食麵充饑,一點也看不出他是來自台灣的企業家。志願者虞哲成說,「志願者」三個字中,包含了兩個「心」字,一個是愛心,一個是耐心,這兩點陳澤人都做到了。陳澤人勸人捐血,幾乎到了癡迷的程度,他常常是見縫插針,逢人就勸人捐血。他的妻子和三個孩子也承襲了家傳的文化,都成為志願捐血者。談起他那些無償捐血的志願者和勸募者來,陳澤人動感情地說:勸募捐血的人對每個人都要說「謝謝」,卻無法聽到受益的用血者親聲對他們說一聲謝謝,但他們就是這樣無怨無悔,無論寒冬酷暑,颳風下雨,日復一日地奉獻著。陳澤人的願望3月22日,上海市血液中心捐血志願者總隊成立了以街頭勸募為主的第一支隊,下設十個分隊,陳澤人被任命為支隊長。他的願望是,捐血一支隊全年勸募無償捐血量能高度增長。陳澤人有一個夢想:海峽兩岸的所有的中國人都相親相愛,互相幫助,當一個人遇到困難時,大家都伸出自己的臂膀。初春三月,華燈初上的上海街頭,陳澤人在匆匆地行走著。這個把上海視為自己故鄉的台灣人,也早已被上海人視做了親人。(台灣網)========================你喜歡這期犇報的內容嗎?犇報是一份以提供兩岸就學、就業、民間交流,以及關注兩岸最新發展動向為主要內容的專業報,目前全省發行量達2萬2千份,期待你將這份用心與好讀的報紙推薦給你的朋友們,也歡迎富有兩岸交流經驗的朋友投稿。兩岸犇報電子信箱:chaiwanbenpost@gmail.com兩岸犇報部落格:http://chaiwanbenpost.blogspot.com/FACEBOOK犇報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chaiwanbenpost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