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空汙 北市

《人與土地》綠農運動 洪輝祥重建土地生命力

自由時報/ 2012.07.01 00:00
記者鍾麗華/專訪

一邊是山、一邊是海,在屏東枋山的濱海公路兜風,風光宜人。但仔細一瞧,山坡種植的愛文芒果樹下,土石裸露,附近海面更因此一片混濁暗黃,此情此景,誰不心疼?洪輝祥因此決心推動「綠農運動」,將土地與農業串連在一起。

辭16年教職 變身保育尖兵

洪輝祥原只是關心環境議題的高中公民老師,在擔任輔導主任期間,每年畢業季前都要到各個國中招生,但每到枋山,一下大雨,山坡土石流失嚴重,他發現肇事元凶就是芒果樹。

於是他連續三年利用招生之便,挨家挨戶拜訪鄰近果農,勸說農民「不要用除草劑」,總遭白眼,有次一名歐吉桑嗆他一句:「你是要買多少芒果?」這才點醒他,何不用消費力量改變農民用藥習慣?

腦中還想著歐吉桑的話,轉身巧遇芒果農陳美和,他劈頭就對陳美和說:「你若不用除草劑,我們就大量採購芒果。」陳美和當時以為他是盤商,隨口答應。隔年洪輝祥果然找來朋友訂購一百二十箱、每箱一千元的芒果,開啟綠農運動的第一步。

勸農民禁除草劑 屢遭白眼

「芒果不用除草劑,也能不噴農藥嗎?」洪輝祥把疑問化為具體行動,他租了四分地,親自栽種芒果,前三年根本無法收成,第四年只收了二十五顆芒果。洪輝祥解釋:「芒果大量開花結果,但花蜜吸引昆蟲,病蟲害相當嚴重。」因此陳美和率全國之先,把芒果種進網室防蟲害,效果也欠佳。雖不能不用農藥,洪輝祥強調,至少要求中後期不使用,藥檢必須「零檢出」。

綠農之路並不好走,畢竟要說服農民不用除草劑、荷爾蒙、生長激素等,改以草生栽培,做好水土保持,談何容易?雖然一度找到十名芒果農加入,但至今僅剩陳美和與郭金龍。洪輝祥感嘆:「農民只看見芒果價格,忽略土地價值。」

推動「綠農運動」七年,洪輝祥辭掉十六年的教職,月薪從六萬多元一度只剩六千元。他更氣餒的是:「消費者只看賣相,至今不會、也無法區別對環境友善與不友善的農產品。賣不出去的綠農芒果,只好流入傳統市場,任人宰割。」

「一個傻、一個笨!」陳美和形容與洪輝祥合作。郭金龍笑說:「都給洪老師騙了。」但他們堅持不走回頭路,因為當其他枋山愛文芒果採收期早已結束,綠農的芒果才要進入產季尾聲。即使今年雨多,農民紛紛抱怨芒果品質欠佳,綠農卻毫不受影響。

上網徵農民 找碩士下田

「環境被照顧、農民得到支持、消費者健康。」目前是屏東環保聯盟理事長的洪輝祥認為「三贏策略」是正確方向,「環保團體總不能每天抗爭,如果能夠一塊田、一塊田照顧好,比噴口水還要積極、有效。」

去年屏東環盟在四重溪租了一甲多地,上網「徵農民」,不但保障年薪三十萬元,而且收成的十%當作工作獎金,結果收到十餘封履歷,最後找來一名三十三歲的中山大學畢業的碩士,負責照顧水稻與洋蔥。

「如果休耕的二十一萬公頃農田,每公頃都能徵求一名年輕農民,守護農地,可以創造二十一萬名年輕人就業機會。」洪輝祥期待越來越多土地被照顧,台灣環境才有改變與希望。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