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2012台北電影節

立報/本報訊 2012.06.28 00:00
【本報訊】一年一度的台北電影節將在熱情夏日盛大開鑼。今年以「就是這Young」為主題在西門町舉辦,誠摯邀請大家共同參與年度電影文化盛會,共同體驗城市光影五光十色的感動。

電影節期間,國際影展策展人、選片人受邀來台,陸續將這些精采萬分的台灣電影介紹到香港亞洲電影節、法國南特、韓國釜山、東京影、加拿大溫哥華、以色列台拉維夫影展等國際影展活動。詳細影展資訊可上官網http://www.taipeiff.org.tw/Default.aspx查詢。

時間:即日起至7/21

地點:台北市中山堂(台北市延平南路98號)

新光影城(台北市西寧南路36號4~5樓)

真善美影城(台北市萬華區漢中街116號7樓)

洽詢電話:02-2528-1077

影片精選

Play

導演:魯本奧斯倫

國家:瑞典/法國/丹麥

片長:118分鐘

以雅尼克為首的幾個黑人小孩,指控2個白人與亞裔男孩偷了他們的iPhone,然後脅迫他們四處遊走,過程中還不停嘲諷、玩弄、霸凌,直到最後……。導演後座力驚人的新作,如解剖刀般凌厲劃出瑞典境內的種族、社會與階級問題;幾乎一景一鏡的長鏡頭,更像偷窺般殘忍捕捉這群孩子的尷尬處境。

啄木鳥與雨

導演:沖田修一

國家:日本

片長:129分鐘

在寧靜的日本山林間,突然來了一隊活屍片的拍攝小組。小栗旬演繹一名害羞又沒自信的菜鳥導演,役所廣司則飾演每天規律工作、對天氣瞭若指掌的伐木工人,意外成為替劇組召募村民協拍的義工。2個原本風馬牛不相及的男人,竟然因為對於電影的興趣,意外建立起一種難以言喻的革命情感。

惡女羅曼死

導演:蜷川實花

國家:日本

片長:127分鐘

改編岡崎京子的經典漫畫,描寫人氣偶像女優莉莉子,如何在藝能界驚奇竄起的故事。風光背後,原來她有個不為人知的祕密,她的身體其實是無數次整形手術的合成品。過度手術的後遺症,讓她的身體開始崩壞。

雞蛋和石頭

導演:黃驥

國家:中國

片長:97分鐘

湖南益陽農村,14歲少女紅貴和舅父母一起生活,她和礦工男友阿九經營著平凡的愛情;他為她刻石頭印章,她常為他送雞蛋。這一天,紅貴擔心自己月經遲遲沒來,觀眾卻一步步開始遲疑,那肚裡孩子究竟是誰的?

這不是西班牙!

導演:安潔薩羅莫諾維茲

國家:奧地利

片長:102分鐘

欲偷渡到西班牙的木工,下車後卻發現人還在奧地利;擅長修復神像的女畫師,亟欲擺脫前夫的暴力糾纏。這沈默的2個人,竟意外撞出愛情,然後故事裡還有一個被賭債擺佈、無力面對妻兒的建築工人,這3段故事裡的4個人,最後竟意想不到地影響彼此生命中的關鍵。

寶米恰恰

導演:楊貽茜

國家:台灣

片長:101分鐘

寶妮和米妮是一對像到不能再像的雙胞胎,但她們的內心可以差很多──至少,這是寶妮目前最大的企圖。寶妮心儀的男孩子,明明要追她,卻陰錯陽差追成妹妹,而籃球隊新來的教練只把她當雙胞胎,而不把她當獨立的球員看。高中最後一個球季即將來臨,她要澄清誤會、擺脫妹妹,球場上的寶妮奮力起跳,爭取一個獨一無二的自己。

啊!人生

導演:洛伊安德森

國家:瑞典/丹麥/挪威/法國/德國/日本

片長:94分鐘

繼大獲好評的《二樓傳來的歌聲》後,洛伊安德森慢工細活7年推出的力作。同樣延續前作風格,沒有明顯故事結構、定焦定鏡、一鏡一景、各式蒼白的小人物們在瑣碎卻又荒誕的煩惱中掙扎,渾然不覺大難將至。

假面

導演:英格瑪柏格曼

國家:瑞典

片長:85分鐘

知名演員伊麗莎白陷入失語狀態,護士愛瑪負責照料她,2人搬到與世隔絕的小島養病,卻演變成一場驚悚的心靈探索之旅。精神分析的話語治療位置顛倒,護士成為滔滔不絕的訴說者,病患反而成了聆聽者。全片似乎始終存在著一位看不見的觀看者。

新龍門客棧:數位修復版

導演:李惠民

片長:88分鐘

1992年,武俠片在港台復興,徐克監製此片,雲集林青霞、張曼玉、梁家輝、甄子丹等卡司,重新詮釋胡金銓經典之作《龍門客棧》。同樣以明代奸宦掌權,一群武林兒女試圖拯救忠良後代的故事為本,並將「金鑲玉」一角融入《迎春閣之風波》裡的客棧老闆娘原型,成為充滿徐克風格的新式武俠片。2012年製片人吳思遠重新數位修復此片,再度問世。

穿比基尼的外星人

導演:吳榮斗

國家:南韓

片長:75分鐘

見義勇為的男主角看到被幫派流氓們欺凌的弱女子,勇敢挺身而出,只是他沒想到,自己救回家的卻是個穿比基尼的外星人。對方使盡絕招,就只為榨取他的精液。為了地球的安全,他能堅守「最後一道防線」嗎?結合恐怖、科幻、動作、喜劇、武打元素,甚至中國古籍、日本動漫,鮮血淋漓、香豔刺激地讓觀眾感受奇妙的B級片體驗。

鐵男特警

導演:那達夫拉匹

國家:以色列

片長:112分鐘

Man到不行的特警亞隆相信紀律,相信個人得為團體犧牲;他與隊友們兄弟情深,卻面臨出狀況時得找個替死鬼扛責任的尷尬局面。富家女希拉加入左派團體、朗讀口號,相信為了理想,必須壓抑小情小愛。當看似毫無關連的2人命運交會時,他們對各自立場,是否仍如此肯定?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