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世大運 柯P 霸凌

更生.耕身:灌溉夢想

中央廣播電台/王照坤 2012.06.28 00:00
一般而言,更生人源自一個簡單的邏輯,先從正常人開始,然後變壞人、犯人、收容人,最後成為更生人,但是當更生人想要回到起點,做一個正常人的時候,通常都會遭遇主、客觀的強大壓力。從事有機栽培的王玉彰,不僅成功返回起點,他重新出發的腳步,更早已踏在追求夢想的道路上。

(不遠處傳來農藥噴霧車的幫浦聲)

王玉彰突然中止「興南有機村」的話題,指著那輛正在田裡噴灑農藥的小卡車,『(原音)我說我的夢想啊,就是這個車,這個車如果它出來以後,噴的不再是農藥,那我就成功了。』

當時王玉彰開著貨車,載我們四處了解雲林縣虎尾鎮興南里的有機栽培情況,就在快要抵達自己的農田之前,卻遇上了他最不想看到的畫面,『(原音)鄉村本來應該是空氣非常清新、非常乾淨的,但是你看看一大早,那個代耕的噴霧車、噴農藥的車子,一大早就開始噴農藥,一大早我們就開始受害了,然後大中午的或者晚上,它還是這樣在噴,所以你會看到環境被破壞掉了,生活品質沒有了。』王玉彰轉動方向盤,他很想讓我們近距離認識這種台灣農村常見的農藥噴霧車。

(農藥噴霧車的幫浦聲愈來愈近)

王玉彰:『(原音)來訪問你好不好?』

噴藥工人:『(原音)不要啦,我跟你們可以說是敵人呢,哈哈!』

王玉彰:『(原音)沒有啦,我們都是夥伴。』

噴藥工人:『(原音)你有機的,我每次在噴藥就很怕你們的田。』

王玉彰:『(原音)沒啦,以後你們若有機會,是不是改過來?生物製劑可以防治病蟲害啊。』

其實,懷抱有機栽培夢想、決心與農藥為敵的王玉彰,也曾經是社會治安的敵人,因為涉嫌走私槍砲而被判刑入獄。但是王玉彰在牢裡選擇放下所有仇恨,轉而努力充實自己,9年後帶著2張證照假釋出獄,重新回到社會。

就算手握證照,也曾經當過海軍陸戰隊少校營長,還一度貴為一家水產事業的老闆,王玉彰卻與多數更生人一樣,都面臨找不到工作的窘境;因此,短暫在虎尾糖廠擔任臨時工之後,他決定回到原點,『(原音)其實我們小時候在高中以前,也一直在種田啊,在當兵之前也都一直在種田,當兵過程中休假回來也是會幫忙,所以對農務這方面來講還算熟悉。那時候我們栽培的方式都是很傳統,不像現在過度依賴肥料跟化學農藥。』

熟悉農務是一回事,有機栽培卻是另外一回事,於是王玉彰走進校園,從頭開始學起;他結合理論與實作,每天在田裡工作到三更半夜,『(原音)那時候一個人做,整天就一大早,所以隔壁的都說我跟瘋子一樣,因為他說一大早來,看到我在田裡面;中午來,我也還在田裡面;三更半夜來,還看我在田裡面,他說,你都不用休息喔?』王玉彰說,農作物24小時都在成長,必須觀察它們在不同時間的變化樣態,這是從事有機栽培應該要學習的基本功課。

只是這個像瘋子一樣的農夫、一個曾經找不到工作的更生人,卻在今年受邀擔任虎尾科技大學有機專班的種子講師,暑假就要開始授課,『(原音)辦有機專班,叫我去做種子講師,對呀,誠惶誠恐,會緊張耶,因為這些人他就是想學,你肚子裡面沒有東西,你自己本身功夫練不夠,去那裡會漏氣啊,對呀,所以還是會害怕、會緊張。』

(鳥叫蟬鳴聲)

或許站在講台上會緊張,可是站在田埂上的時候,王玉彰一邊講一邊示範,條理清楚且動作明確,『(原音)這都是牛蕃茄,等一下最旁邊的草先割一割,你等一下拖到旁邊整畦起來,先從這2畦先種......』

站在王玉彰身旁接受指導是他的員工阿雄,傳統農村子弟,家裡有一片西瓜田。除了現在的身分都是農夫之外,他與王玉彰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阿雄也是一名更生人;10幾歲混跡中部特種行業,從跑腿小弟開始,做到手下也帶了一堆小弟,以及二度進出監獄。

第二次出獄後,33歲的阿雄來到王玉彰經營的這座「耕心有機農園」,第一天就打算辭職走人,但在王玉彰的耐心鼓勵之下,阿雄留了下來,還成為王玉彰的得力助手。

阿雄並不是第一個來到耕心有機農園的更生人,從創立以來,至少有70位更生人在這裡得到他們出獄後的第一份工作,王玉彰說,耕心永遠歡迎更生朋友。

只不過王玉彰也坦言,有機栽培實在太過辛苦,堅持留下來的更生人少之又少。我們轉頭問阿雄,在這裡工作辛不辛苦?阿雄說,不可以說很辛苦,是超累!惹得王玉彰在一旁哈哈大笑。

這讓我們很好奇阿雄為什麼能夠堅持下去。

阿雄:『(原音)要開哪一邊?』

(打開貨車後斗側板,堆高機升起貨叉的聲音)

阿雄在這天中午之前,必須將冷藏的有機馬鈴薯送到南投草屯的客戶手上,總共55箱,他一個人站在貨車後斗上搬運排列整齊;完成後跳下貨車,大片的汗水也跟著灑落地面,可是阿雄居然笑嘻嘻地說,送貨是當農夫最輕鬆的一項工作,因為可以坐著開車。

開車前往南投途中,處於「輕鬆」狀態的阿雄嘆了口氣,『(原音)唉,也是要為了以後的日子設想,你做偏的,沒有永遠的,因為看多了,很多原本很好的,問題是做到後來,還不是都落空了。』

原來阿雄堅持下去的原因是想到了未來。

阿雄:『(原音)慢慢過來我覺得王老闆有些構思,就是一些興南有機村、就是一些栽種方法,他的構思都很好,他就是讓我慢慢了解說,喔,他到底在做什麼。他也不是跟我講說他在做什麼,他就直接用行動給我看,看他到底是在努力什麼。』

(關上車門、轉動鑰匙發動引擎聲)

王玉彰:『(原音)來,請上車。』

清晨6時不到,已經工作一段時間的王玉彰準備出發巡視農田,面積總共2公頃多,散布在興南里的不同角落,他邀請我們上車,順道介紹這塊區域的有機栽培現況。

王玉彰:『(原音)我現在好像有點在推動這個理念,像我們這邊興南里,我現在想要推一個興南有機村、有機專區,要把一個社區的總體營造把它結合在有機栽培裡頭;現在好像就是理念的推動,變成這樣子,好像一個使命,哈哈,好像自己說得很偉大,其實沒有啦,我是覺得說,這是一定要去做的事,所以才會這樣一直深入、一直投入。』

阿雄所看到的努力,就是王玉彰的這個理念,一塊塊沒有毒的土地,一個個大家可以幸福生活的社區;難怪王玉彰指著那輛噴霧車,希望它能改噴蘇力菌及黑殭菌這些無毒的微生物製劑,因為這是推動理念一定要去做的事。

(鐵捲門降下的聲音)

晚上8時,當天剛好不用上課的王玉彰決定帶我們去夜遊興南里及虎尾市區,透過實地解說,進一步了解他正在整合的2個不同區塊,一塊都是農田,另一塊則與虎尾糖廠有關,他希望能結合環保與文創,發展出一個全方位的大社區。

王玉彰:『(原音)這地方就是把教育、體驗、人文、休閒,就這一塊、這一個、這一片,你看看這一片就是。』

王玉彰:『(原音)那我們講的就是興南鐵橋,它旁邊是一個木板橋,到那邊就被拆掉了,我們現在在爭取把旁邊那個舊的木板橋爭取回來,所以我們在準備開發這一塊,我們要把它連結起來。』

王玉彰認為,這些規劃一一實現之後,整個虎尾的觀光景點將可連成一氣,帶動起地方經濟的繁榮,『(原音)所以我們就鼓勵左鄰右舍,很難得這次就是這樣跟他們講以後,有好幾個農友都願意響應,這非常難得。』他愈說愈興奮,眼神整個都亮了起來。

來到雲林採訪之前,我們企劃的故事方向是更生人幫助更生人,但是看著王玉彰發亮的眼神,發現他已經不是那個孤單窩在田裡觀察有機作物的更生人,而是一位努力灌溉夢想的農夫;更重要的是,王玉彰也不再孤單,因為有一群人正在跟他一起追求夢想。

這是一篇台灣農夫追求夢想的故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