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千古謎團 身分證 八百壯士

富達亞洲十大城市財富認知大調查

中央商情網/ 2012.06.28 00:00
日期:2012年 6月28日亞洲人,其實你比想像中更富有近九成錯判自己的財富定位預期未來十年貧富差距擴大多元投資組合因應動盪  金融動盪壓力再現,全球視亞洲為未來發動經濟成長的最強引擎,不過,亞洲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財富呢?富達最新發布一項範圍擴及亞洲十大城市的民眾財富認知調查,其中六成六的民眾,低估自己的財富定位,更凸顯亞洲民眾其實比自己想像中更富有。富達指出,錯誤的財富定位認知將導致亞洲民眾採取錯誤的支出、儲蓄與投資決策,進而影響自己的財富收入。在目前市場動盪情況下,富達建議以定期定額方式投資,並留意不容小覷的新興亞洲之消費動能題材。錯估自己財富定位 六成六亞洲人低估  根據亞洲開發銀行預估,到2030年時,亞洲新興經濟體中產階級消費支出全額將從2008年的4.3兆美元成長至32兆美元,約占全球總消費量的43%。但是,亞洲人已確實感受到自己和周遭人財富的變化,進而能採取正確的投資策略來因應嗎?富達國際投資在今年三月完成橫跨亞洲八個國家、十個城市,共計逾5000位受訪民眾的「富達亞洲十大城市財富認知調查」,調查主持人、富達市場資訊總監吳玉慈(Betty Ng)表示,多數人所得主要來自薪資,大部分的受訪民眾知道自己的家戶收入狀況,但是對自己的財富定位卻有如瞎子摸象,這種人可稱之為「薪盲族」。而由此次調查發現,高達86%的亞洲受訪民眾錯估了自己財富定位: 66%低估,20%高估,僅14%能正確判斷自己的財富定位,不是薪盲族 。受訪亞洲民眾低估自己財富定位的比率之高,也凸顯亞洲民眾其實比自己想像的還富有。  這項調查主要是將所謂財富定位以十等分從低至高,作為所得排序,受訪者評估自己的財富排名,自我認知與客觀評估兩者無法相符,就可算是「薪盲族」。結果發現,薪盲族最多的城市是雪梨、香港、新加坡,台北排第六。  受訪的亞洲民眾錯判自己財富定位的原因,很高比率是因為低估,低估最嚴重的前三名城市依序為雪梨、新德里和上海。吳玉慈進一步解釋,較高收入者傾向低估財富收入、而較低收入者傾向高估。除了個人認知以外,以城市差異來看,可以發現一般高速成長的國家、或新興市場民眾,傾向於「低估」財富收入,如印度新德里與孟買、中國上海與北京。低速成長或已開發國家則傾向「高估」財富收入,如東京、首爾、台北,多少反映生活水準的停滯、及無法滿足的渴望。  無法正確判斷自己的財富地位認知,會對自己的理財投資造成怎樣的影響?吳玉慈指出,「錯判自己的財富定位,會影響到個人消費、儲蓄及投資決策。其中,高估自己財富定位者可能開銷超出自己能力範圍,而低估者不是承擔過多的投資風險,就可能過於保守而放棄了更高的潛在回報。」每三個人中有兩人自認為中間所得者  調查也發現,每三位亞洲人就有兩人自認是中間所得者,其中以新加坡自認為中間所得者的比重80%最高,而經歷大震的日本低於平均水準,只有60%自認是中間所得者。台北則有67%自認是中間所得者,與亞洲城市的平均值接近。  為了更清楚的掌握亞洲人心目中的「中間所得」是何定義,調查中進一步詢問受訪者對「較高所得」及「較低所得」的看法,經調查比對顯示多數亞洲人其實不清楚「中間所得」的定義,不論貧富均自稱自己為中間所得,其中最不清楚的是雪梨、新德里、孟買,而最能清楚辦別的則是首爾和東京。  進一步比較各城市民眾在自認為高、中、低所得的差異,以日本東京和印度新德里兩城市最為懸殊,日本目前有錢戶數排世界第二,預估到了2020年,會被中國和印度追上,受訪者自認為較低所得者的比重高達36%,較高所得者為4%。而被世界銀行預估會在2020年,擠下日本、德國,成為世界有錢戶數排名世界第三的印度,首都新德里受訪者高達48%自視為較高所得者,僅5%自視為較低所得者,孟買受訪者也有20%受訪者自視為較高所得者,堪稱亞洲最樂觀的城市。  吳玉慈解釋,亞洲城市民眾高度自視為中間所得者,究其原因,主要是受到同儕影響,而亞洲民眾無法清楚界定高低所得,特別是無法界定較高所得時,在界定所謂「高報酬」時也會出現同樣的難處,由於缺乏合理的獲利目標,可能讓亞洲民眾追逐投機性投資,因此,亞洲投資人更應嚴格依據個別的需求來評估投資決策,避免過度追求絕對報酬而承擔過高風險。十年後貧富差距擴大 首爾、台北、香港最憂心  當詢問受訪民眾對未來十年貧富差距狀況的認知,高達76%受訪亞洲人認為未來十年貧富差距會擴大。而焦慮感最深的前三大城市,依序為首爾、台北、香港。孟買則是預期未來十年貧富差距會改善比率最高的城市。  但是不管對未來狀況有多擔心,提及對自己未來的預期,近五成認為未來財富收入會更好。其中又以孟買、新德里、北京及上海四個城市的比率最高。  吳玉慈持續看好亞洲崛起趨勢,而亞洲的成長驅動力包括科技發展、全球化及市場導向。只要上述動力不變,亞洲經濟的快速成長可能持續造成貧富差距的擴大。民眾對貧富差距擴大的憂慮也會影響政府決策,在低速成長的地區,為解決貧富差距問題,政府可能採取財政緊縮措施(如富人稅)、寬鬆貨幣政策及貿易保護措施。而在高速成長的國家,政府則可能祭出擴大財政支出,刺激經濟成長創造就業機會,以上政策都可能造成市場波動,影響民眾的投資損益。面對一個貧富差距持續擴大的波動市場,吳玉慈認為多元化的投資組合對亞洲投資人極為重要。相信下一代是中高收入 孟買、新德里最樂觀

台北、東京最悲觀  雖然多數亞洲人認為自己是中間所得者,但對下一代的財富認知則傾向樂觀。九成亞洲人樂觀相信自己的下一代會比自己更有錢,愈有錢的人就愈樂觀,且不管其是否擔心未來對貧富差距是否擴大,都相信下一代會有中高收入。其中,孟買、新德里兩大城市中皆有近八成的民眾都認為自己下一代會是較高所得者。而相較起來,台北與東京最為憂慮,認為下一代會是較低所得者的比率則是十個城市中最高。  重視崛起中的亞洲新勢力充實金融素養與理財知識比只靠教育、努力工作更重要  進入後金融危機時代,歐債風暴仍壓制歐美等先進經濟體體的發展,新興經濟體已躍居成為全球經濟成長的主要引擎。新興經濟體中,以亞洲新興經濟體發展最為快速,亞洲貧窮人數隨經濟條件改善而大幅降低,中產階級隨之興起,挾帶龐大商機。展望2020年,中國可望位居全球第1大中產階級消費國家,印度及印尼則分列第3及第8位。  富達市場資訊總監吳玉慈表示,從這項大規模的亞洲財富認知調查顯示,亞洲人其實比自己想像的更有錢,亞洲人若要在經濟成長脈動下,持續有效累積財富,就要正確妥善分配收支。此外,亞洲地區中發展較為成熟的城市,如台北、東京、首爾等,文憑貶值的狀況也更為明顯,且競爭激烈也使工作機會難得等因素影響下,憑藉教育與努力工作就能確保下一代財富的傳統思維受到質疑,建議亞洲家庭未來要更加充實金融素養與投資理財知識,以管理已累積的財富資產、並設法使資產成長,可能會比完全仰賴薪水更為重要。資料來源:富達證券~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