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社論:埃及民主化的虛與實

立報/社論 2012.06.27 00:00
埃及總統大選結果出爐,穆斯林兄弟會支持的穆希(Mohamed Morsi) 以51.73%的選票勝出。這樣的結果證實了埃及政治經濟學家薩米爾‧阿敏(Samir Amin)去年的預言。他指出:埃及2011年初的革命,年輕人是啟動者也是主力,穆斯林兄弟會是後來才加入,卻將是這場運動最大的獲利者。

美國對於北非和中東的阿拉伯世界向來嚴密監看,而這裡又顯然是當前世界上變動最大、最不穩定的地域,因此,許多人感興趣的是美國對於選舉結果的態度。當然,美國不會願意承認他們在此地區的戰略是傾向於支持「伊斯蘭」政權。他們必須假裝伊斯蘭勢力讓他們「感到害怕」。如此一來,可以引發民眾的「伊斯蘭恐慌症」,讓華盛頓當局「對恐怖主義的永恆戰爭」可以取得正當性,從而掩蓋其全球軍事控制以及能源壟斷的真正目的。

事實上,在國際政治上,要分辨敵、友,最關鍵的線索就是探尋經費來源。總統大選畢竟是很昂貴的政治活動,軍方支持的候選人夏費克有來自當權者的挹注,競選經費不虞匱乏;那麼,穆斯林兄弟會支持的穆希,其競選經費又從何而來?

答案是沙烏地阿拉伯!而在這個敏感的地區,美國還有有比沙烏地阿拉伯更親密的盟友嗎?

也因此,可以預見,大選之後,美國必然會極力促成軍方勢力和穆斯林兄弟會的和解,乃至結盟,因為這符合美國的最大利益。相較於阿拉伯地區其他的宗教團體,穆斯林兄弟會相對「溫和」,這主要來自兩個意涵:其一是他們始終拒絕提出一個經濟、社會綱領,也因此不會質疑新自由主義的反動政策;另方面是他們實質上接受美國在世界上,尤其是在阿拉伯地區的軍事佈署和控制。正如阿敏所提醒的:美國最害怕的是埃及真正的民主化,一個民主化的埃及必然會質疑經濟新自由主義和美國與北約的軍事侵略布局。因此,他們必然千方百計阻撓埃及的民主化,而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們會想盡辦法支持穆斯林兄弟會,偽善地把這個政治勢力吹捧為未來權力的替代者。

事實上,埃及社會的現狀具體地反映了美國所主導的新自由主義全球化在第三世界國家所造成的影響,這也就是在經濟上「非正式部門」的擴大化。在埃及,60%人口的收入幾乎完全來自非正式部門。穆斯林兄弟會的善會組織模式,亦即透過伊斯蘭的正當性結合自由市場和私有財產的簡單邏輯,藉由來自波斯灣產油富國提供的小額貸款和慈善救助,讓「攤販經濟」的流氓式發展不斷擴大,而實質上阻礙了民族經濟和國家建設的推動。這樣的政經困局,顯然不是形式化的選舉民主所能夠解決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