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尋熊十年 黃美秀嘆黑熊危機更深

新頭殼newtalk/新頭殼newtalk 2012.06.27 00:00
新頭殼newtalk 2012.06.27 陳之馨/台北報導

第一位深入研究台灣黑熊生態的女性,「熊媽媽」黃美秀神色凝重的說,三年研究時間、15隻活捉的黑熊,超過一半都斷趾或被斷掌。黃美秀說,臺灣動物保護法通過20年後,此狀況仍未有太大改善,她表示,台灣黑熊保育協會在九月起將會透過募得的「黑寶公車」,跑遍全台100所國小,讓更多小朋友進一步認識台灣黑熊,並為保護台灣黑熊募集更多社會資源。

開創台灣黑熊調查第一人的黃美秀在新頭殼「開放編輯室」接受訪問時表示,「黑熊手記」在近十年前出版時,引起社會注目,受到歡迎,如今則以「尋熊記」之名重新出版,就為了喚起更多人對保護台灣黑熊有更深刻的認識。她也與網友分享了在最原始的深山中,與黑熊相遇的故事。

大學時期,原本研究靈貓類動物的黃美秀,在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研究所攻讀博士學位時,決定接受教學嚴謹、專攻熊的研究老師指導,從此投入台灣黑熊研究領域,「尋熊記」這本書也就是她在山上進行研究時的手記改編而成。

有台灣珍古德之稱的黃美秀說,原住民朋友曾開玩笑的建議她,若要抓熊,就去連獵人都不想去的大分。黃美秀回憶,當時這個位於玉山最中心的蠻野地方,上山就像重裝上戰場,要背30公斤以上的重裝,必須用山刀砍芒草,砍出路來。如今因為玉山國家公園整修路徑,修建穩固的鐵棧道,甚至穿短褲就可以上山,也不用再走年舊失修的危橋;以前露宿的營地只有鐵皮圍住,行李還會被熊趁人不在時突襲翻動,現在則有堅固且擁有太陽能發電的山屋可居住。十年多來,差別很大。

黃美秀說,當初上山調查,她和最重要的布農族嚮導林淵源大哥,雖時有意見相衝突,卻給了她重新檢討在專業與文化之間的衝突與辯證,也開拓了更廣的視野。

出於研究者的堅持,和原住民抓熊的方法難免有不同之處。黃美秀舉例,對於設陷阱抓活熊,從原住民角度,會認為等太多天,不如抓起麻醉槍去捕熊比較快,但她考慮藥效與地形可能讓熊面臨更危險的處境而反對。她同時堅持,既然是從事生態保育工作,就算斷糧也不可以在國家公園狩獵。不過,事後隊員則向她告解,在面臨斷糧時曾幾次偷吃要當熊餌的豬肉,讓她啼笑皆非。

最讓黃美秀難過的是,在研究過程中發現這些活捉到的熊,「都已經瀕臨絕種了,怎麼傷殘程度還如此嚴重。」她分析原因,認為這些黑熊可能是因為誤觸獵人捕捉山羌等動物的陷阱,黑熊雖能掙脫卻無法取下纏在四肢上的機關,造成末梢組織潰爛壞死。

雖然沒有人專門去獵熊,但遇到熊還是會將其獵殺。為此,黃美秀曾訪查部落曾獵過熊的獵人。她說,十年前,一隻熊等同於五個月的薪水,構成很大的誘因。親眼見到實際情況後,黃美秀強調應管制非法狩獵,尤其是商業性的買賣行為。

黃美秀說,亞洲黑熊這物種在十幾個國家中,韓國已幾乎宣佈滅絕、有些國家的保育意識尚未抬頭,各國研究資訊都不太多,當年她的老師會希望她回台研究,也是希望能提供更多物種資訊。這也是為什麼她從只是研究者的角度,轉而投入保育工作的原因。

黃美秀說,或許台灣黑熊很有名氣,讓一般人以為黑熊是有受到政府大力保護的,實際上,政府給的預算卻少得可憐。她說,像日本的預算就高達四千多萬元,引此當地的黑熊高達1萬5千多隻,台灣目前卻剩不到幾百隻,處境更堪慮。

「除了政府推動保育,民間更要熱絡參與」,她也希望透過集結社會資源,讓黑熊獲得民間的關注。之前他們募款時,企業對此並不熱絡,有時候只募到5萬元。因此他們決定在九月起,透過從別人借來的「黑寶公車」,將跑遍全台灣一百個國小,一方面深入基層和小學生對話,進行解說教育,使他們進一步認識台灣黑熊,同時也希望藉此獲得外界更多的資源協助。[完整的影音請至 http://newtalk.tw/news_read.php?oid=26548]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