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共機 台布斷交 跳蛙公車

台中市府迷信BOT堅持蓋企鵝館將帶來經濟災難與錯誤示範

yam蕃薯藤新聞/廖士睿 整理報導 2012.06.26 00:00
台中市府的企鵝館規畫案遭各界嘲諷與譴責多時,然而副市長蕭家淇仍然信誓旦旦地表示「一定要蓋下去」。台中市府端出的理由不外乎是吸引觀光客(尤其是陸客)、把企鵝養在台中是一種環境教育,甚至還有議員突發奇想要順便養白海豚。即使動物保護與環境團體提出多種見解與方案提供台中市府參考,決策核心似乎就是不動如山。或許台中市府認為網路上的反對聲浪不過就是一些鄉民在吵,因此對於許多建設性的意見都不予回應與採納。 6月26日更傳出台中市府準備把中港路、中棲路、與中正路合併為「台灣大道」引起網友一片譁然,然而台灣大道一案早在2002年就已經開始花了好幾億來推動,甚至還為此事成立一個「台灣大道協會」,甚至還有才成立就關閉的「台灣大道旅遊中心」。許多媒體早在「台灣大道」計畫傳出之後便直言「消滅在地特色」與「迷信改名」並不會帶來商機。由這兩件事就可知,台中市府施政方向是朝著消滅地方特色、花錢移植國外硬體,並朝著浪費錢與水電邁進?如果胡志強市長和龍應台部長是好朋友,龍部長這位文化人是否應該提點牛津畢業的胡市長,觀光得靠在地文化特色,而在地文化特色絕對不是靠文創掮客改改路名和養企鵝? 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的陳勇輝博士近日於著名科普媒體PanSci(泛科學)上發表系列專文「企鵝說我不要去台中」,文中針對台中市不應該設立企鵝館的各種經濟、道德與文化原因發表中肯的看法。 陳博士指出,企鵝的確是水族館展示的明星動物之一,在世界各地溫帶國家的水族館與動物園都可窺見其蹤影。然而台北市立動物園的企鵝館當年開幕時造成極大轟動,但如今企鵝館設備老舊,人氣一落千丈,早就被貓熊所取代。為了要換水,台北市立動物園還要花大錢泡人工海水,增加營運上的負擔。其它已有企鵝圈養的公私立動物園也遭遇一樣的困境。例如台南的頑皮動物樂園引進企鵝後,遊客也早就失去新鮮感,但園方還是要繼續負擔日常照料與動物飼料的經費。現存較易維護且保有企鵝所需環境的海生館,因為有臨海之便,因此能夠提供企鵝較完整的生態需求,並降低換水所需的營運成本。 雖然台中市規畫中的企鵝館選在梧棲港海邊,然而中部沿岸海水品質因彰雲地區廢水排放而有待商榷。未來企鵝館引水恐怕得花巨資在水質處理之上,這樣一來BOT廠商又怎麼可能獲利? 此外有些企鵝的繁衍快速所產生的廢棄物也可能超出維生系統的能力範圍之外,高密度飼養也可能使企鵝產生緊迫。世界上各大企鵝館遇到企鵝太多就會賣掉,但台灣為禽流感疫區,其它國家的買者恐怕也不會接手。 台中市府對外說明的計畫當中以海生館為例說明BOT經營的可行之處,然陳博士以身為海生館研究員的經驗告訴社會大眾,所有BOT案經營的辛酸血淚現況就是「BOT得很辛苦,公部門也很辛苦」。 陳博士舉出一卡車的失敗案例提供市府還有那些叫嚷著想看企鵝的民眾參考。士林的台北海洋生活館由東森集團開發從第二年開始業績就下滑,倒閉前一年大洋池魚類因氧氣不足一夜死光。桃園的水族珍奇館因金融海嘯而關閉;苗栗通霄鎮的海洋生態園區也是BOT案,於2010年因年年虧損關園。這些都是規劃不佳的案子丟給不知情民間去承擔的惡例。在海生館開幕造成轟動之後,台中科博館也曾短暫成立小小動物園,然在短短四年就因生物展場設計不良與生物持續死亡而乏人問津。高雄澄清湖的珍奇園水族箱小到連鯊魚都無法轉身,這種展場早已違反動保法,但又因澄清湖的歷史價值庇佑之下,得以苟延殘喘。澎湖水族館曾風光一時,如今卻逐漸老化當中。台東海洋生物中心的BOT水族館2010年因虧損過度而提早解約。由此經營慘況可推知,水族館關閉是早晚必然的命運。而花蓮的海洋公園是由縣府與遠雄合作的BOT案,但也已從當年號稱200萬人次的數據掉到2011年的不足60萬人。 關閉之後的水族館,其最大的問題就是生物的安置。若海洋公園真的陷入如此的慘狀,保育類的海豚將是最令人擔心的物種。 陳博士進一步指出,宜蘭還有一個以極地生物展示為賣點的極地海洋世界,三年前也由民間業者BOT興建,預計2010年底開館,結果因為油電雙漲而尚未完工。今年六月終完成委外經營作業的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民間自備工程經費龐大,主展館工時過長,而且只是一個中央四級單位,人力與經費都比其他同屬教育部機構少,後續經營由此可預期。 陳博士直言海生館本身的委外案是民間經營的很辛苦,公部門監督地得很無奈。就算在動保團體抗議下引進俄羅斯小白鯨,至今也無法抵擋遊客人次逐年下降的趨勢。期間有多次以企鵝館為行銷主打賣點,但仍是欲振乏力,此顯見企鵝的魅力已經與想像有明顯地落差。 如今台中市政府卻以海生館為模範想要如法炮製,以BOT推動公共工程政策顯然大有可議之處。若此BOT案又重演高鐵戲碼,不只是引發政治效應,也將是教育、環保、都市計畫與公共政策的最壞示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