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穿山甲 遺書 丁允恭

阿婆講古-艱苦一世人 子孫孝順感欣慰

中時電子報/黃李六妹口述/陳世宗整理 2012.06.25 00:00
我父親家窮,從豐原入贅到台中東勢大茅埔,不僅要種一、兩甲田地,還生有八女、三男;女孩子我排行第六,所以稱六妹!我和大哥硬跟著隔壁鄰居去上學,才能念到國小畢業。

大家族每天都有做不完的農事。廿二歲嫁到石岡區半山腰的金星村,丈夫在台糖的五分仔車站呷頭路,原本以為嫁尪會搬出去住、卡好命,沒想到還要跟三個妯娌輪流煮給一家族十幾個人吃。

「自己煮呷、燒自己的柴!」沒輪到煮飯時,須到山上撿拾木材,等輪到自己煮飯時就須燒自己撿來的柴;上山撿柴每天都背一個、抱一個孩子上山,撿柴、割蘆葦草時,就先將孩子放在地上,任其哭鬧,俟撿完捆綁後,再背、抱孩子下山,肩上還須挑一擔柴。

艱苦一世人!活到九十一歲,讓我感到欣慰的是,子孫都很孝順,以前生產隔天就要下田做事,那有什麼叫「坐月子」,吃的全是自已家種的菜;有次產後,剛好遇到竹子盛產期,每餐都吃竹筍,結果拉肚子虛脫發抖,現在想起來就覺得很不值。

那個年代煮菜那有油,只能剝幾粒花生於鍋底抹一抹!沒錢買魚、買肉,吃的全是田間溝渠抓的泥鰍、土虱或田螺;要做粗重的農事,每餐都要吃乾飯,到現在我還是習慣吃飯,除非生病才改喝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