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賴清德 台大 兩岸

任毀任謗 走完「紅包」人生

中時電子報/單厚之/特稿 2012.06.22 00:00
如果廖福本還在當立委,立法院過去這幾個月的僵局,應該都不會發生。

十幾年前,肢體衝突頻仍的立法院,這位國民黨的「中黨鞭」(立院工作會主任,介於政策會執行長與書記長之間),總是衝第一個、揮第一拳。無論黨中央下達多不合理的的指令,廖福本總是能不計毀譽地達成使命。在李登輝執政時期,「廖福本」三個字,幾乎就是國民黨所有負面形象的代名詞。

出身教育界的廖福本,卻能在角頭林立的雲林闖出一片天,在許、張兩大地方勢力之外,自創「福派」,手段和謀略自然都有過人之處。因為身材肥胖,廖福本的行動也略顯遲緩,讓人很容易忽略他的精明。從議事規則到預算、法案的細節,廖福本都如數家珍,立法院發生的大小事,更沒有一件他不知道的,民進黨從長扁以降,應該都會承認,「阿本」的確是一個難纏的對手。

廖福本有個難聽的綽號叫「紅包本」,處理各種疑難雜症都有價碼,即便同黨立委有求於他,也只有「友情價」,絕不做白工。但廖福本的「公道」也同樣出名,如果選民服務辦不成,前金後謝也一定全額奉還。

雖然外界總認為他愛錢,但廖福本平常出手其實也大方,後車廂裡總是滿滿的禮物,準備隨時順手做人情。加上外界都認為他有錢,想揩油的自然也不少,有個「紅包本」的惡名,選舉時的開銷自然是一般人的數倍。

賺得多、開銷也大,廖福本最後替自己留下的並不多。沒當立委後,廖福本的財務狀況急遽惡化,在入獄之前,因糖尿病身體惡化,必須坐輪椅的廖福本,經常出現在立法院的福利社,向當年熟識的立委、職員、黨工伸手,幾千、幾萬的借。大家都知道註定有去無回,還是有些當年受他照顧過的人,願意拿一些給他。

在國會全面改選、政治開始民主化的那段時間,廖福本無役不與,為國民黨流血流汗、任毀任謗,被外界視為是金權、腐敗的代表。曾經權傾一時,晚年卻窮途潦倒。廖福本用自己的一生,寫下民意代表的悲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