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野戰季 無畏女孩 館長

捍衛國族認同 韓人排拒新移民

立報/陳玫伶 2012.06.21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根據《韓國先驅報》(The Korea Herald)報導,一名美籍英語教師日前用擲球遊戲作為課堂教學的輔助方式,一旦接到同學投過來的球就必須和丟球者換位置,學生們玩得很開心,除了一名日裔的孩子,他在同學間被掛上骯髒的暱稱。霸凌事件層出不窮在首爾北方蘆原區(Nowon-gu)任教的老師現年23歲,他告訴記者:「我們圍成圓圈丟球,如果球落在他手上,沒有人想在他之後接到球,他們會跑去拿紙巾擦拭球,不願意和他有直接接觸。」當旁邊協同教學的韓國籍教師告訴他無須處理這個狀況時,他感到驚訝。那位教師說:「他們只說總是有發展比較緩慢或不那麼乾淨的孩子,學生們會孤立他。」儘管政府、教師和公民社會努力弭平不同文化的歧見,這些非純正韓裔的孩子依舊面臨霸凌和異樣眼光。2010年韓國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調查報告中,約有42%跨文化家庭的孩子曾遭受嘲弄。另一項首爾市政府進行的調查結果顯示,因為歧視和霸凌,青春期的新移民子女輟學率高達8成。一名俄羅斯裔的韓國學生因為一系列房屋和校園縱火事件而遭警方逮捕,年僅17歲的少年表示從國小開始就因外表被朋友嘲諷。他的父親和奶奶都已過世,母親不願意撫養他。從2008年到2011年間,南韓的外籍配偶增加了50%,6歲到8歲的外配子女人數則增加了3倍,總數超過15萬人。多元文化族群在韓國社會迅速擴張。第19屆國民大會(National Assembly)中出現了第一名菲裔韓籍的議員李賈斯敏(Jasmine B. Lee),而在7月時,軍隊中將可望出現第一名具有跨文化背景的士官。多元文化視同威脅江原大學(Kangwon National University)哲學教授允平中(Yoon Pyung-joong)(音譯)表示:「儘管多元文化家庭在韓國社會快速增加,韓國人對他們的認知還沒趕上,韓國人認為他們不是真正的韓國人。」專家表示,種族和同源文化的意識在韓國人中根深蒂固,他們認為那是身為韓國人的驕傲,因此對不同外表的人會產生有偏見。多元文化支援中心辦公室(Central Office for Multicultural Family Support Centers)主任高善宇(Koh Seon-ju)(音譯)說:「許多年來人們強調韓國是單一種族的國家,近年興起的多元文化論被認為是同種同源(homogeneity)的威脅。」他補充:「同質性的宣傳在日本殖民統治的艱困時期和90年代的金融危機團結了韓國人,但現在我們住在全球社會中,人們應該要延伸韓國人的定義範圍。」保守和強烈的國族主義亦造就韓國人適應多元文化現象的困境。韓國多元文化教育協會秘書長車允景(Cha Yun-kyung)(音譯)說:「當日本人宣稱有獨島(Dokdo islets)的主權時,孩子們會指責日裔同學;當中國事件興起,華裔學生就成為標的。」▲2009年1月11日,南韓學生與示威者在抗議活動中高呼口號,譴責即將訪問首爾漢陽大學核聚變技術中心的日本首相麻生太郎。日本首相當天抵達首爾進行兩天訪問,並會晤南韓總統李明博。牌子上寫著「扭曲歷史!掠奪南韓的獨島!對北韓採取敵對政策!我們譴責日本首相麻生的來訪!」獨島(日本方稱竹島)是兩國間的爭議領土。(圖文/路透)積極建立韓語系統29歲的孟加拉裔外籍配偶露娜(Nadoni Luna)5年前嫁到韓國,她指出外籍移住民和其子女的困境,她說:「人們評斷我依據我的原生國是否富有,還有我的膚色,他們從不把我當作韓國人,我擔心孩子以後的生活。身為移住民的我們無法打破偏見和歧視,靠自己努力是不夠,多元文化家庭需要整個社會的幫忙,緩慢地瞭解差異。」來自多元文化家庭的學生遇到韓文有時會有困難,也會影響他們的學習成就。在調查結果中,大約4成受訪者認為他們需要韓語教育和基礎科目的輔導。露娜說:「如果母親不會說韓文,她的孩子也就不會說,我希望中央和地方政府為多元文化母親和子女提供更多韓語教育。」韓國教育部3月公佈了一系列幫助多元文化家庭適應韓國教育系統的政策。其中計畫明年在全國各地新設預備學校,從原本3所增加到26所,修習過預備學校的韓語和文化適應課程後再進入正規教育系統。多元文化出身的國小和國中學生有38,678名,在2011年入學率佔據0.55%,教育部估計近兩年內,比率會增加至1.12%。此外,教育部將派遣多元文化協調師至各移民機關和地方教育辦公室,確保學子接受預備學校教育,同步與新移民家長聯繫,直到孩子進入正規系統。目前全國另有224個多元文化家庭支持中心,位在首爾市有23個。中心提供兒童教育和家庭諮商服務,並舉辦介紹原生國家文化的相關活動。高善宇表示,需要具備可近性的社區便民設備,因為多元文化家庭分散在城市或鄉下,需要許多鄰近的小型支援中心。不過,最重要的是整體社會努力達成和諧的狀態。高善宇說,給予新移民和韓國人在中心或其他地方有更多交流的機會,這樣人們才能增加彼此的瞭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