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人物特寫/許芳宜:舞蹈把我帶到了新的地方

中央廣播電台/江昭倫 2012.06.21 00:00
擁有「瑪莎葛蘭姆傳人」美譽,被國際公認是現代舞蹈巨星的台灣著名舞蹈家許芳宜,在國外漂流多時後,終於要在今年底呈現給台灣觀眾她的最新作品「生生不息」。邁入40不惑階段的許芳宜說,現在的她變得更自在、更有自信。因為舞蹈帶她走入了一個她從來都沒想過會到達的地方,讓她學會分享,也為她開創了跳舞之外,另一條人生新道路。

一個炎熱的台北中午,約了許芳宜進行訪談。踏進她位於東區排練室,映入眼簾的是一整面白色的空間設計,炙熱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遍了整個舞蹈室,沉靜、優雅,蘊藏著能量,就像許芳宜給外界的印象。

關於許芳宜的成就,我們聽得很多。關於許芳宜的努力過程,也見諸許多報章媒體。但是40歲後的許芳宜,腦袋裡想些什麼?新的人生階段想做什麼?引人好奇。

◎面對人生低潮 感謝李安一家人默默守護

舞台上的許芳宜,永遠閃亮,舞台下的許芳宜,面對人生或舞蹈生涯卻沒有外界想的那麼有自信,尤其是在2010年即將滿40歲前夕,她找上了好友導演李安求助,李安一句「40不惑」一棒敲醒了她,幫助她勇敢跨出心理關卡,讓她有勇氣開口向國際舞蹈界巨星提出邀約合作,展開舞蹈生涯新階段。

談起李安一家人,許芳宜有說不出的感激和感謝。她說,李安說話總是一針見血,卻像一名老師一樣,教會她很多事;而李安的太太林惠嘉更是她崇拜的對象,總是往往在她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出現,關心她的生活飲食,當她生病時會帶著她去看醫生,甚至嚷著要當她的星媽,給了她最多的溫暖。許芳宜說:『(原音)那時候她認識我的時候,我記得她(Jane)第一句話就是跟我說,為什麼沒有早一點認識妳?她就說如果我早一點認識你就好了,你就知道她是一個心地多麼溫暖的人。我非常崇拜Jane(林惠嘉),非常有智慧的女性。』

◎ 心隨身走 體悟40歲真好

過去許多年在國外巡迴演出,許芳宜感覺自己好像一直在流浪,因為一顆心都放在台灣,總認為台灣才是溫暖的家。但40歲之後,許芳宜有了轉變,她學會把心帶著走,不論人到哪裡,心都有歸屬感,整個人因此放鬆許多,變得更自在。她笑說,這應該和年紀脫不了關係。她說:『(原音)我除了選擇把心放回家之後,我還選擇掌握我生命的動態方式和方向,我才會講說女人40歲真的超開心,而且40歲真好!』

許芳宜認為,一個人想要非常坦然做自己其實是不容易的,往往需要有基本的能力才能駕馭自己的人生,而人生有低潮、有高潮,這一刻的低潮也許會創造下一次高潮,你永遠不知道,因此回首過去這一路走來遭遇的人或事,她心存感恩。

◎ 不因成就自滿 無限可能待開發

即使貴為國際舞蹈巨星,但在許芳宜眼裡,她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喜歡跳舞的人,並沒有特別不同,甚至在面對偶像時,容易將別人無限放大,將自信心無限縮小。

許芳宜覺得這樣的個性並沒有不好,就是因為自信不夠,她才會把人或事放在非常高的位置看待,才能永遠抱持戰戰兢兢的心情去完成一件事情。許芳宜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她其實沒那麼勇敢,只是懂得假裝勇敢,並學習從過程中尋求突破。

在贏得國際舞蹈界肯定之後,現在的許芳宜希望可以和國際頂尖舞蹈界巨星一起合作,讓這些編舞家在她身上開創出更多的可能,再拉出不同的線、不同的顏色、不同的味道。許芳宜說:『(原音)我覺得我最大的挑戰是挑戰出10個、20個、100個不一樣的我和身體的語彙,那我不可能做這麼多,但是我在我有生之年和我有能力的時候,我想要盡力完成這些事情。

◎ 拉拔新世代:舞台是自己創造出來的

年底與阿喀郎˙汗(Akram Khan)及克理斯多福˙惠爾敦(Christopher Wheeldon)兩位編舞家以及紐約市立芭蕾舞團首席舞星溫蒂˙威倫(Wendy Whelan)合作的舞蹈演出,除了許芳宜表演之外,還會一群經過許芳宜魔鬼訓練,被她戲稱是「台灣代表隊」的年輕舞者將一起登台。

許芳宜說,台灣絕對有很好的人才,看到這群年輕人在對舞蹈的熱情和堅持,她相信他們可以變得更好,她希望在自己有能力的時候,也能幫他們搭台,讓他們有機會站在舞台發光發熱,這也是舞蹈帶給她的另一個不一樣的人生視野。

她說:『(原音)應該是說舞蹈這件事情,它對我的生命之後開創出來的舞台,其實不只是在台上跳舞的舞台,也有關創造幫下一代年輕人…幫他創造一個舞台送上國際舞台的台 ,還有我自己人生舞台下面還有很寬廣的路,那這條路是什麼?我覺得跟分享、跟教育有很大的相關 ,那這些都這不是我天生就想到的,我覺得都是因為舞蹈而把我帶到這個地方。』

一個人因為選擇、投入熱情並堅持下去,就能替自己創造舞台,這是許芳宜親身體會,也是她在接下來的人生中,最想和大家分享的價值。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