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鳳飛飛的最後十年──兼記2009流水年華演唱會台北首演

中時電子報/陳建志 2012.06.20 00:00
不是懷舊而是……

其他的晚期特色,我在《流》書中都探討過,如滄桑、地母之聲、驚人的續航力等等。我比較想談鳳飛飛這最近十年的表現,正因為媒體總是在重複她如何貧女奮鬥出身、她最紅的時期、那些陪大家成長的歲月。眾人皆要懷舊,而她卻不能只是懷舊。甚至我也常自問,我這麼去追鳳飛飛的演唱會是不是懷舊?然而我八年前一開始寫鳳飛飛,就聲明我不是要懷舊。那我要的是什麼?

我要的不是懷舊,是珍惜。09年演唱會的重點不是懷舊,而是珍惜,珍惜那迅即片刻,因為那更大的未知即將要來。不是重返青春,而是對酒當歌,人生幾何?那匆匆真的很恐怖,在讓我們沉入過去的歲月之後,反而更時時刻刻提醒我們抱緊當下。亦所以每次短暫的相聚,都特別珍貴溫馨。在鳳飛飛的演唱會中,身為觀眾的我們短暫回春了沒有錯,但我們同樣也承受那恐怖的匆匆。

因此鳳飛飛最近這幾年的關鍵字不是沉緬、而是奮戰。不是懷舊,而是把握。不是過去,而是當下。就像她在07年送別馬兆駿而唱的〈好好把握〉:「請你好好把握,千萬不要錯過,別讓美好時光溜走。」

多麼幸運啊,在鳳飛飛的最後十年,我們曾好好把握。

「珍惜時光,把握友誼。」鳳飛飛盡了最後的全力,燃燒出生命的光華。鳳迷也盡力去追隨、護持、搖旗吶喊。那些演唱會的趕路、搭車搭機、外地過夜、那徹夜不眠的感動。在林口的最後一次演唱,鳳迷與我也參加了,雖然當時渾然不覺。那些能把握的,我們都把握。我們不是幾乎擁有一切了?

而今我們盡有大把大把的時光去懷舊了。懷舊倒是容易一些。追憶似水流年倒是容易一些。沉湎於〈溫馨的回憶〉倒是容易一些了。

我可以說鳳飛飛是一條永遠歌唱的河流,而這條河流在流入海洋之前,早就是永生的了。我可以說鳳之永生,悲欣交集。我可以將鳳封聖,永久緬懷。我可以說更多的話來安慰鳳迷也安慰自己,但是沒有任何文字能比得上鳳飛飛自己唱的那首〈花〉。

〈花〉是極少歌手能夠達到的境界,是一首參透生死之歌,可惜一直沒有適當的中譯。〈花〉曾被翻唱成〈花心〉,卻貌合神離。05年她演唱這首歌的時候,跟1995年的版本大不相同,哭腔不見了,悠悠流動之中,有一種深沉的力道。仔細聽這一首歌,你一定會訝異,鳳飛飛懂得的是那麼多,感受到的是那麼多。

在這裡我只求大意,將它翻得像詩。在流水河畔,在流年之中,我要獻上這一朵花──

河水流向何方?

人流向何方?

當流水到達那方

我要它像花兒一樣綻放

盡情的哭吧 盡情的笑吧

有一天 有一天

就讓花兒綻放

淚水流向何方?

愛流向何方?

我要像迎接花兒一樣

迎接流水

哭吧 笑吧

有一天 有一天

讓我們像花兒盛放

花兒能像花兒一樣歡笑

人也能像人一樣流淚

這就是大自然的歌啊

在我們的心中 讓花兒盛放

盡情的哭吧 盡情的笑吧

讓我們抱緊這花

盡情的哭吧 盡情的笑吧

讓我們抱緊這花

(下)

●本文作者將於本周日(24日)下午2~4點,在台北圓環主講「鳳飛飛、鳳迷與台灣歌謠」,內容包括影音、演講、收藏品展示,免費參與。報名請洽:0922-722536。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