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全民瘋微型借貸 經濟暗藏隱憂

立報/陳玫伶 2012.06.17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據《歐亞新聞網》報導,住在吉爾吉斯首都比許凱克的芭希娃(Tatyana Baksheeva)是一名經營小生意的女性經理人,為了讓事業有所發展,她必須擺脫過去的共產主義包袱,去追求個人式的企業精神。但現在,她發現吉爾吉斯迎接資本主義的同時,因調適不良而引發一些問題。芭希娃申辦4萬吉爾吉斯索姆(約新台幣2萬6,104元)的微型借貸方案,開始經營幼兒圖書出版生意,她說:「這筆錢讓我們有了開始,我們感到很開心。」她用第1筆資金印製3,500本書,銷售額足以讓她在近期準備第3刷;然而,她的第1筆借貸款尚未償清。在一般情況下,芭希娃的數字概念尚可,但是她無法真正解釋自己的借貸狀況。近年來,吉爾吉斯出現大量小額貸款機構,但品質良莠不齊。因此,許多人借了超出自己還款能力的金額,陷入債務危機。金融監管待加強政府的監管部門才剛開始掌握國的微型借貸產業。在5月下旬,吉爾吉斯中央銀行突然終止94個微型借貸機構,據稱這些單位的平均利率遠高於同業,政府此舉可望為過熱的微型借貸市場降溫。吉爾吉斯大部分農村人口貧困,加上寬鬆的金融監管,使得微型借貸在近年迅速擴張。一間微型借貸機構(MFI)只要10萬吉爾吉斯索姆(約新台幣6萬5,150元)就可以成立,從業人員無需專業知識,更遑論金融管理能力。根據世界銀行附屬機構國際金融組織(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 IFC)的分析師艾詩別考夫(Fatima Eshimbekova)表示,微型借貸機構登記至少450家,其中積極營運的約1百家。微型借貸的相關數據不足,加上欠缺透明度,令人聯想到美國2008年二次房貸危機,市場上高風險的借貸搞垮經濟的畫面並不難想像。吉爾吉斯當地一間微型借貸FINCA 執行長賽達麥多夫(Makhmud Saidakhmatov)說:「這在吉爾吉斯相當普遍,許多微型借貸機構每年收取50%至70%的利率,在我看來,這需要由中央銀行來解決。」艾詩別考夫留意到,吉爾吉斯從2010年至今借貸額增加了1倍,微型借貸機構可能經營高風險借貸,表示大型機構可能借出更多錢。十餘年前由國際捐助者成立的3家非營利性組織FINCA、Bai Tushum和Kompanion,是微型借貸機構中的佼佼者。第4家Mol Bulak Finance 在2008年由Kompanion前執行長成立,迅速超越其他組織,成為是吉爾吉斯規模最大的微型借貸機構。Kompanion 是美國公民發展機構美慈組織(Mercy Corps)的附屬團體。而Bai Tushum則在2000年開始協助ACDI/VOCA和Swiss Caritas兩家國際組織在吉國提供借貸服務。這4家微型借貸機構,占吉爾吉斯該產業的75%市場,許多吉爾吉斯人仍舊仰賴傳統金融管理,個人借貸市場7成以上屬於微型借貸。激烈的競爭加上擴大對象,微型借貸在社會取向與營利取向之間出現了裂痕。FINCA 賽達麥多夫的作法與市場走向成鮮明對比,其他機構希望擴大借貸對象與範疇,FINCA卻經常降低借貸額,並進行內部信用分析,她說:「客戶經常抱怨這些,但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我們正在進行的工作,保障客戶利益的證據。」同時向多家機構貸款Kompanion前首席財務官李頌百(Songbae Lee),描述了要平衡商業目標和發展目標之間的爭議,他認為這是全球微型借貸產業的核心。李說:「Mol Bulak完全商業化有好有壞,他們是最快的、最創新的、獲利最高的。」事實上,Mol Bulak有驚人的年均成長率,收入是另外3家機構的2倍。李頌百擔心他們侵略性的作法會導致過度負債。Mol Bulak執行長多爾巴夫(Babur Tolbaev)堅信,借貸產業過熱的警告被誇大了,他指出主要的微型借貸機構有97%以上的還款率。他說:「每個月我們都有沒有信用記錄的新客戶,我相信還有成長空間,但不會像過去2年一樣。」但2008年的全球信貸危機是前例,即使有高還款率,還是會發生借貸市場的泡沫危機。借款人交叉負債,同時跟許多機構借款,就是一項潛在的危機。跟據國際金融組織所贊助的一項研究指出,吉爾吉斯的跨機構借款至少占31%,數字還在持續上升,隨著更多微型借貸機構進入市場,借貸人被引誘去借更多錢。波士尼亞即在2010年忽略這項問題,發生市場崩盤的危機。卡查那多夫(Dinara Kachkanakova)第1次借貸在10年前,借了2萬吉爾吉斯索姆(約新台幣1萬2,640元),從事買賣生意。直到今日,為了整修房子和經營批發生意,她必須償還FINCA的欠款高達2百萬吉爾吉斯索姆(約新台幣126萬元)。她和芭希娃一樣難以解釋欠款這麼多的原由。在缺乏有效的監管環境下,微型借貸產業已嘗試進行自我調節。所有主要的營運機構都表示要加倍努力,以提高貸款人和借款人之間的認知落差。而FINCA更進一步表示支持產業自律規則,包括集資條件、強制報告機制、實行定期審計並限制利率增長。這些變化將為小型微型借貸機構注入更多的透明度,降低風險,但也意味著小型機構的營運成本將會提高。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