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社論:美牛爭議如何了結

立報/社論 2012.06.17 00:00
在野黨立委以霸佔主席台的方式,成功在本會期擋下《食品衛生管理法》的修法,至少在法律上,沒有解除對萊克多巴胺的禁令。我們不贊同指責在野黨讓議事空轉、浪費國家資源的批評,因為這樣的後果,總統馬英九必須負更大的責任。無論瘦肉精美牛解禁,或者上回美牛內臟和絞肉的解禁,馬英九在程序上都有嚴重的瑕疵,甚至連要將美牛界定為食品安全衛生問題、還是國家經貿問題,都反反覆覆。而且,原本聲稱對美國「沒有承諾」、「沒有時間表」,現在卻不顧社會意見分歧而要強行表決,或一度傳出直接以行政命令開放。

這些問題馬英九一開始就打迷糊仗,始終也沒有解決,直到要強行闖關時,才指責在野黨的焦土策略,未免有失公道。不過,我們也不會天真的以為在野黨會無條件堅持下去,現實的政治總是充滿了妥協與交換,不是全輸或全贏的零和遊戲。國內兩大黨和幾小黨之間要怎麼交換、妥協其實是枝微末節,本報社論早已指出美牛議題背後的國際謀略,說明台灣只是美國操縱經貿談判技巧的測試點,既然如此,瘦肉精美牛開放若勢不可免,台灣可以從中得到什麼?

現在馬英九挑明講,不開放瘦肉精美牛,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就無法繼續談判。為何台美TIFA賦予美方片面停止談判的否決權,而不能比照他國定期開會,讓美方多次利用暫停TIFA為威脅,迫使台灣接受不平等貿易?再者,台美TIFA的重點不在美牛,而是後續的基因改造稻米、蔬菜,以及保護美國智慧財產權,美牛一旦過關,TIFA續談的結果,很可能對國內稻農、糧食自給率、糧食主權造成嚴重的傷害;也讓我國大學生、研究生花費數倍的金錢去購買正版原文書;以及文化和產業的創作、創新受到束縛,動輒得咎。

因此,開放瘦肉精美牛要是只為了重啟台美TIFA,那對台灣而言,有弊無利,不談也罷。除非台灣能利用TIFA這個平台,以談判為台灣爭取利益。當然,過去的經驗,台美同上談判桌,吃虧的總是我們,但現在美國高調重返亞洲,欲以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作為貿易戰爭機器,和中國一較高下。在此,台灣始有特殊性,不是一個可有可無的經貿談判測試點而已,台灣選擇加入TPP與否,具有更多象徵性的意義。

重啟TIFA不代表之後即將加入TPP,甚至應該以現在國內反美牛的民氣,加上選擇是否加入TPP的關鍵位置,來改變台灣目前在台美TIFA中的絕對劣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