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這場致詞遲了21年// 翁山蘇姬:諾貝爾獎 讓全球關注緬甸

自由時報/ 2012.06.17 00:00
〔編譯陳維真/綜合報導〕緬甸民運領袖翁山蘇姬一九九一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時隔二十一年後,十六日她終於親赴挪威發表得獎演說。這場演說被譽為諾貝爾和平獎史上最重要的事件,她在演說中表示要替緬甸民主繼續奮鬥,追求國家和解,並感謝當年和平獎讓全世界注意到緬甸的民主發展,也讓她從被軟禁的孤絕中回到真實的世界。

諾貝爾獎 讓她重回人世

翁山蘇姬身著紫色的緬甸傳統服飾,圍著紫色絲巾,頭髮別上白花,進入奧斯陸市政廳會場時,受到觀禮人士起立鼓掌熱烈歡迎。在她進入會場前,場外緬甸流亡人士就以鮮花和淚水,歡迎這位緬甸的民主之母。

在長達四十分鐘的演說中,翁山蘇姬情緒難掩激動。她矢言繼續為民主奮鬥,「全國民主聯盟和我已經準備好,願意在全國和解過程中扮演任何角色。」

翁山蘇姬表示,過去遭到軟禁時,她覺得似乎已經不是現實世界的一部分,但諾貝爾獎讓她從一個人的孤絕回到人的世界,但更重要的是,諾貝爾讓全世界注意到緬甸為民主與人權的奮鬥,「而我們不會被忘記。」

緬甸轉型民主 謹慎樂觀

翁山蘇姬表示,她謹慎樂觀看待緬甸從軍事統治轉型民主的過程。「我提倡審慎樂觀並非對未來沒信心,而是不願鼓勵盲目的信心。如果對未來沒有信心,如果不確信民主價值與基本人權不只是我們社會所需,而且是可能實踐的價值,我們的民主運動無法走過破壞的年代而維持至今。」翁山蘇姬致詞完畢後,全場鼓掌歡呼長達兩分鐘,觀禮聽眾包括挪威國王伉儷與六百位顯要及緬甸流亡人士。

諾貝爾委員會主席亞格蘭在介紹翁山蘇姬時,形容她擁有令人敬畏的韌性,犧牲自我、堅持原則的精神,並向翁山蘇姬說,「在隔離的過程中,妳已經成為全球的道德領袖。軍事政權越想隔離妳,妳的聲音就更清晰……無論何時,只要提到妳的名字,妳一說話,妳的話語都能為全世界帶來新的能量與希望。」

演說結束 全場歡呼鼓掌

翁山蘇姬展開二十四年來的首度歐洲行,但由於行程過於緊湊,讓她在第一站瑞士就累到當場嘔吐。不過十六日行程並未因此終止,結束演說後她仍到附近的諾貝爾和平中心參觀。

翁山蘇姬一九九一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但是無法親自出席領獎,因為她擔心一離開緬甸,就再也無法返國。當年是由她的英國丈夫與兩名兒子代表她領獎。即使她的丈夫病危、去世,她也因為同樣的理由沒有前往英國見丈夫最後一面。

諾貝爾和平獎史上僅有兩次是得主缺席無人代領,首次是發生在一九三五年,和平獎得主、德國記者奧西埃茨基因觸怒納粹,早在得獎前就被捕入獄,另一次就是二○一○年的得主、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