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按照新集會法抗議:沒有領導人和意外事件

俄新網/俄新網 2012.06.13 00:00
俄新網RUSNEWS.CN莫斯科6月13日電 在俄羅斯新集會法通過後,反對派組織的第一次大規模活動——“百萬人大游行”活動在莫斯科和全國一些大城市和平舉行。活動期間沒有發生騷亂,也沒有人被捕。

按照警方的數據,莫斯科集會活動的組織者們以前申請將把5萬名游行和集會活動參加者召集在薩哈羅夫大街上,實際上僅召集了三分之一的人。

一些反對派領導人6月12日無法到場參加活動。一些抗議運動領導人,其中包括阿列克謝·納瓦內利、伊利亞·亞申、電視節目主持人克謝尼婭·索布恰克。他們沒有現身在集會現場發表演講,而是去了俄羅斯偵查委員會就5月6日上次"百萬人大游行"期間博洛特納亞廣場騷亂案接受問詢。

缺乏戰友實際上對演講性質的影響很小,演講仍然同以往一樣充滿激情。像傳統上的那樣,集會者的要求被寫入所通過的“自由俄羅斯的宣言”,包括:改變選舉法、總統和政府辭職、進行新的議會和總統選舉、釋放政治犯。為聲援他們,反對派領導人們呼籲在偵查委員會大樓前開始“以散步形式舉行無限期的和平堅決抗議活動”。

不是所有人都能到場

5月6日的集會按照老集會法舉行,期間反對派人士與警方發生衝突。雙方各有數十個人受傷,超過400名示威者被抓捕。護法部門以俄刑法第212條進行了刑事立案,並在調查期間抓捕了12人。

5月6日之後,反對派繼續以"散步"形式舉行抗議活動,而議會緊急通過新集會法,加強了對公共活動期間違規的罰款力度。

6月9日新集會法生效之後,違反新規定的人士將面臨更嚴厲的懲罰措施。與以往相比,違反新規定的人士被處以罰款的金額將超出數十倍。新法還規定違者必須從事社區勞動,並禁止集會者佩戴面具和攜帶武器,同時酒醉的人不可以參加集會。對于未獲准的群眾散步活動,如果發生違反社會秩序的情況,組織者將承擔責任。

在刑事案件的框架下,偵查員11日對2012年5月6日博洛特納亞廣場集會的參加者和組織者的寓所進行了搜查,包括著名博主阿列克謝·納瓦利內、"左翼陣線"運動協調員謝爾蓋烏達利佐夫夫婦、反對派人士伊利亞·亞申以及聖彼得堡前市長阿納托利·索布恰克之女克謝尼婭·索布恰克。以上所有人均被傳喚到偵查委員會接受問詢,時間是6月12日。與此同時,偵查委員會指出,反對派人士是以証人身份被傳喚的,他們不會遭到拘捕。

集會和音樂會

“百萬人大游行”活動于6月12日13點開始,活動參加者從莫斯科市中心走到薩哈羅夫大街,在那里舉行了集會。像傳統上的那樣,警方和集會組織者在集會參加者人數數據上有幾倍的分歧:莫斯科內務總局稱有1.8萬人參加游行,1.5萬人參加集會。反對派聲稱,警方"不會算數",參加者要比這個數字多出很多。

集會示威者的主要要求是由烏達利佐夫宣布的。除了呼籲釋放政治犯外,他還要求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改變選舉法,要求"誠實的議會和總統選舉"等。

其它口號還包括“提高工資和退休金”、停止“教育、醫療、文化和科學領域的無度商業化”。此外,烏達利佐夫承諾爭取“自由工會活動的實際權利和罷工權利”。

反對派人士鮑里斯·涅姆佐夫也發表了演講。他呼籲限制總統任職期限,同一人不得連任超過兩次,且任期不超過4年。

未經登記的“人民自由黨”創建者之一米哈伊爾·卡西亞諾夫也參加了“百萬人大游行”活動。他對記者表示,反對派認為下次活動的正確時間是9月份。

來自“公正俄羅斯”黨的國家杜馬議員伊利亞·波諾馬廖夫呼籲反對派制定統一的行動計劃,組建統一的管理機構,負責抗議活動的協調等問題。

本次集會最後以搖滾樂收場。時值午後,莫斯科的天空下起大雨。

和平且經過協商

俄羅斯內務部莫斯科總局在集會結束後發布消息稱,“社會秩序和安全完全得到了保障”。

莫斯科市地區安全局局長阿列克謝·馬約羅夫還說,“我們(當局和活動組織者)彼此之間沒有任何偏差和要求”。

總統下設的完善公民社會與人權委員會主席米哈伊爾·費奧多托夫也指出活動組織良好,他稱警方在執勤時對莫斯科人的態度是"友好和預防性的。"他說,活動期間發生了小的挑釁,但組織者擺平了這些事件。

俄羅斯社會院觀察員們証實,反對派組織的“百萬人大游行”活動在莫斯科和平舉行,沒有發生騷亂,警方的做法也適當。他們還強調說,參加游行和集會的人數與前幾次活動相比有所下降,因為反對派無法提出有凝聚力的抗議主意。這些觀察員們表示,這可能與反對派無法象冬天一樣提出一個強大的口號有關。去年12月份反對派的口號是“為誠實的選舉”。

社會院成員、政治學家馬克西姆·格里戈里耶夫接受俄新社採訪時說:“這一口號具有鼓動作用。目前反對派未能提出類似口號。雖然,反對派可能將找到某種讓大多人關心的議題,但目前還沒有找到。”

社會院成員格奧爾吉·費奧多羅夫認為,很多人在5月6日博羅特納亞廣場騷亂事件後決定不參加集會。他說:“反對派一個集會接著一個集會的舉行,但不能提出新的日程。他們無法闡明現行政權的替代方案。在此情況下,我認為,這種積極性將消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