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桃機捷運地徵收 居民負債離家

立報/呂苡榕 2012.06.10 00:00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喧騰一時的機場捷運A7站土地徵收案,9日是居民自動拆遷最後一天,居民早已自行拆屋,當地只剩下零星申請緩拆的鐵皮工廠和住家散落在基地上,房舍殘存一堆磚瓦,可賣錢的鐵皮也已變賣。「機場捷運A7站自救會」舉辦「樂善村告別式」,悲嘆政府政策缺乏公共利益,拿合宜住宅之名行土地開發之實,變相趕走當地居民,人們被迫離開、甚至負債。■儘管不滿政府徵收私人土地後轉賣給財團進行開發,但機場捷運A7站的居民只能被迫接受,9日自救會舉行告別式,拉起白布條為自己的村莊送終。 (圖文/呂苡榕)限建過久打壓房價機場捷運A7站開發計畫位於林口特定區計畫區的東南角,兩期開發總共面積高達236公頃,開發範圍涵蓋樂善村、文化村、長庚村部分轄區。第一期開發面積185.64公頃,私有土地面積約為163.73公頃,也是樂善村的所在地。由於當地早期被劃入特定計畫區,長期限建影響整體發展。限建時間過長,房舍毀壞後居民自行修補也讓這些房屋被視為違建,導致這次徵收時,房屋查估價格並不高。不滿徵收價格過於低廉,加上政府沒有妥善安置措施,甚至更以「預標售」將民居的土地標售給財團,當地居民憤而組成自救會,要求重新評估建物價值,比照「市地重劃」辦理,讓居民留在原地生活,或優先承購合宜住宅、選擇配地。幾次抗爭都沒獲得營建署正面回應,加上繳交土地所有權狀以換取「抵價地」的時間逼近,居民只能無奈選擇繳交權狀並自行拆屋。自救會長徐玉紅表示,居民向營建署要求優先申購合宜住宅,營建署說申購辦法已出爐無法變更,「即使申請了要抽籤,不是申請就買的到。」合宜住宅只有10.37公頃(4.27%),其餘是一般住宅(65.34公頃)、中心商業區(20.66公頃)、產業專區(46.98公頃)和公共用地,當初以合宜住宅之名進行的開發案,在居民眼中根本是個幌子。徐玉紅直言,這個開發案沒有公共利益可言,只是拿私人土地賣給財團使用,並把原住居民趕走。 傳統產業無所歸居民陳情後,桃園縣政府也在100年度調高土地價格,讓原本的補償從一平方公尺3千8百元提高到8千1百元,但比起鄰近長庚醫院周邊公告地價每平方公尺1萬2千元還是有差距。徐玉紅說,許多人土地面積不夠,無法到達換取抵價地的最小面積,只能拿錢走人。這些人拿了錢去外面買房子,頂多繳完頭期款,剩下還得貸款,本來日子過的好好的人,一下子被迫負債。約500多位居民面臨土地徵收困境,這些土地上約有600多間工廠,承租的廠主被迫另找用地或關門。黃先生指出,當地傳統產業居多,廠主年紀也比較大,現在面臨要換地方,很多人乾脆把工廠收一收不做了,「這邊的工廠一間大約有4、5位工人,如果工廠收起來,這些人就失業了,他們背後代表4、5個家庭,這些家庭該怎麼辦?」「之前工廠去抗爭,後來重新畫出1萬坪的工廠用地,但是一間工廠至少要2百坪,我們這邊6百多間工廠哪可能塞在那1萬坪的土地上。」徐玉紅質疑配套只是做樣子,無心解決問題。限期拆除 民何措手足自救會希望以市地重劃將土地重劃後發回開發,「至少這樣還是原地配回,不是把我們趕走,把土地賣給別人。」徐玉紅說,但營建署不同意。去年11月7日土地權狀繳交期限前,為了能領回抵價地,居民紛紛交出權狀,6月9日前自行拆屋,以領取拆遷獎勵和房屋查估補償金。尚未安排好新住處申請緩拆的居民黃小姐氣憤表示,他們的透天房屋只賠不到3百萬,這點錢只能買到一間小房子,生活空間狹窄許多,許多工廠用機具根本無處可放。如果要去買地蓋房子,只能選擇更遠一點、地價比較便宜的地方。「我們曾向立委陳情,立委卻說這是地方的事他們管不了。」黃小姐質疑,這個開發案是內政部的,內政部難道不算中央?當居民轉向當地議員和代表求助時,民意代表卻說完全不知情。黃小姐認為政府設下自行拆遷的期限,如果不拆就無法領取補償,根本是逼居民自斷手腳。申請緩拆還得要扣掉10%的房屋補償和租屋津貼,黃小姐質疑,租屋津貼扣掉也就算了,畢竟我們是沒有出去租房子,但是房屋補償憑什麼扣。而且緩拆的這幾個月,一樣要繳稅,居民氣憤認為政府「吃人夠夠」!雖然不滿,也只能無奈被迫接受徵收,看著上百坪只剩磚瓦的空曠土地,徐玉紅感慨,樂善村原本晚上有許多車輛出入,現在一到晚上就相當淒涼,如果下起雨,場景更讓人感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