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4年10億籃球大餅!2小時國是會議開完 籃運重振?

民生@報/李寶 2012.06.09 00:00
圖:籃球發展會議儼然另類籃球大拜拜。

■儘管有行政院長、教育部長親臨參與、加持,且大開4年10億的空前支票,但如開完兩個小時的籃球發展會議後,國內籃運就可因此蓬勃、振興,那我們的籃球早已拿到亞洲金牌、進軍奧運!

籃協9日召開號稱籃球「國是會議」的籃球發展會議,除請來行政院長陳沖、教育部長蔣偉寧兩位「大咖」,外加體委會正、副主委,另有籃球界老、中、青三代百餘人參加,場面不小。

但一缸子不服老的「大老」,會中喋喋不休,發言明顯不符大會主人籃協理事長丁守中希望的言簡意賅、切中要害,且講話秒數遠超過規定的每人最多3分鐘,內容更非老生長談,就是追溯歷史,既言之無物,又占用僅有的兩個鐘頭寶貴時間,一言以蔽之,話多必失、自曝其短。

弔詭的是,不少消失很久的籃球牛鬼蛇神,也意外重現江湖,出席9日的會議,無論他們所為何來、有沒搶著講話,都讓這場堪稱籃壇新龍頭丁守中上任一年來的最大手筆,平添些些不尋常氣氛。

尤有甚者,據悉,發展會議係由男、女委員「七人加起來逾500歲」的籌備會先行溝通、規畫,「七老」賣的無非經驗,精神可按「讚」,但他(她)們夠不夠務實,一翻兩瞪眼、開口就穿幫。

特別是,當不甘寂寞者緊抓麥克風口沫橫飛、滔滔不絕,幾名仍不滿20歲的與會年輕球員,卻毫無反應,反在台下客串「低頭族」,大玩自己的手機、上網按「不讚」,問她們何以如此沒參與感,答案是「有聽沒有懂」!

「低頭族」的無奈,可以理解,因兩年前改組的現今籃協領導班子,度過很長一段空窗期,最近好不容易才補實部分幹事部缺口,看似漸上軌道,但新、舊成員未來能有多少作為,各方莫不睜大眼等著看。

尤其,「國是會議」儼然新春第一砲,具體效益有待觀察,而作風如不重來,徹頭徹尾更改,且依然「X規丁隨」,那,舊酒裝新瓶、換湯不換藥,即便再找人天天開籃球發展會議,充其量又屬作秀一場,乃至「另一籃壇20年」的開始,同樣無解、沒得救藥。

不過,9日會議即便被喻為另類「籃球大拜拜」,廢話多過箴言、形式大於實質,仍小有收穫,最起碼,教育部長蔣偉寧公開表示,將編列、提撥4年10億預算,做為「籃球發展基金」,俾用來培育籃球人才、增建各級學校硬體設備。

蔣偉寧與行政院長陳沖都表示,政府的體育政策並不能只針對籃球,還有其他很多項目也要一併照顧。

但無論如何,蔣偉寧的4年10億支票既開,籃球人要一起緊盯著自稱從小就愛籃球,後來也真上場打球的蔣部長,定得兌現,切不可跳票,否則,對看來嗷嗷待哺、亟需關愛眼神的籃壇,愈情何以堪!

陳沖院長另表示,2017台北市將承辦世界大學運動會,屆時會配合新蓋六千人體育館(理應不只一座),有助解除台北市缺中型標準場館的旱象。

只是,體育館蓋得再多,幾不可能給籃球專用,這恆久不變。

至於打了九季的SBL超級籃球聯賽,陳揆認為,SBL現大抵仍屬半職業,政院會力促工商企業界再多加支持、參與。

對此,體委會主委戴遐齡的看法是,SBL未來欲朝職業化邁進,得先具有好產質、好產品的前提。

籃壇大家長丁守中承認,現階段籃運確是千頭萬緒,SBL票房尤其逐季遞減,這既為指標,也是不可迴避的事實,希望大家再共同努力,讓籃球成為第一國球。

但,丁理事長恐會理想大過現實,因在體委會乃至國人眼中,第一國球早就是棒球,特別是體委會對於棒球,幾乎有求必應,丁守中最後兩年任內,籃球想超越棒球,難如登天,悲觀者甚至認為,籃球能守住「第二國球」底線,就阿彌陀佛了!

對世大運女籃展望,去年率中華隊在大陸深圳世大運勇奪銀牌的老國手馬樹秀說,UBA大專聯賽、WSBL女子超籃採次第切割,未來UBA水平將逐年削弱,明年2013下屆世大運中華隊實力還OK,2015及身為東道主的2017,縱然國手從WSBL徵召,戰力、戰績悉堪虞。

馬樹秀還舊事重提,中華籃協難得拿到2009年6月底第23屆亞洲女籃賽承辦權,最後竟然因故臨陣放棄,比賽因而延至9月改到印度舉行,我們平白錯過舉辦正式國際籃賽的大好機會,讓人失望。

●背景一:3年前中華籃協原以新莊體育館做為承辦場館,亞洲籃總派員來台勘察通過,但後來籃協擅改場地為設備、腹地悉不符標準的南京東路台北體育館(紅館),「小館換大館」被二度來台勘察的亞洲籃總所拒,籃協得以「技術性」成功推掉承辦權,台北欲繼1972第二屆後,37年來再成為亞洲女籃賽東道國夢碎,當時既震驚國內籃壇,也貽笑國際。

但籃協事後發新聞稿表示,係亞洲籃總逕自收回承辦權,逼得亞洲籃總的大馬籍秘書長楊自福,不得不在亞籃官網英文原稿貼出中華籃協以「財務問題」為由拒辦比賽的官方正式公文,這才一正視聽,還原真相,亞洲籃總並另協商印度籃協,拖至當年9月在欽奈(Chennai)比賽,中華隊續以第四名作收,賽後亞洲籃總還對我方籃協祭出罰款。

●背景二:3年前中華籃協係由前朝人馬主導,與現今丁守中的領導班子泰半無關。

目前剩四隊苦撐的女籃,瀕臨困境,昔日女籃「一姊」新科體委會副主委錢薇娟,儘管在國是會議前先召集四支女籃代表舉行「會前會」,並達成女籃宜多辦盃賽、落實選秀制的初步共識,但前景難料。

以已結束的本季WSBL為例,四隊各打了六循環共18場例行賽,加上冠軍賽、季軍賽各兩場,每隊合計20場,一年花幾千萬,練球、比賽備極辛苦,卻僅20場了事,全然不符投資成本,整體水平尤難提升。

而女籃在國內,向來爹不疼、娘不愛,對主其事者而言,尤陷於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尷尬窘境,但,總歸一句話,女籃有欲脫離籃協、自組聯盟的另類構想,別傻了,門兒都沒!

少年籃球發展協會代表陳勝稔表示,全國少年籃賽已辦44屆,希望未來可比照國中、高中、大專,也升格為聯賽,另把既有的籃架高度提升,俾符合球員體型日益拉高的趨勢。

少年籃賽在國外,泰半屬夏令營性質,好玩、風氣為先,我們欲改為聯賽,恐屬不可能任務,有關籃架升高,因各國比賽規則不一,且屬自訂自用,全國少年籃賽如想酌情升高籃架,難度應低於改制為聯賽。

高中體總廖副秘書長說,本季國中聯賽(JHBL)男230隊三、四千人、女100隊一千多人參加,高中聯賽(HBL)男240隊三、四千人、女100隊一千多人與賽,但總經費不足,希望未來能增加各組前八名的獎金。

高雄市籃委會總幹事劉治寰表示,高屏地區有意籌組「南部籃球聯盟」。

金門縣籃委會主委李尚傑說,金門酒廠公司冠名贊助金酒籃隊,合約今年底將滿,理應不會再續,他們將自組金門縣隊,希望投入下一季的SBL戰場。

這難度不低,因SBL欲讓第八隊加入,門檻及技術性問題非一朝一夕就有答案,特別是「數目」的多寡,恐才是關鍵及癥結所在。

另有不少與會者提及林書豪,還是那句老話,別傻了!務實一點吧,除了一張東方臉,林書豪屬不折不扣的美國人,他的成功,以及成長環境、背景、教育、邏輯、思維、觀念、表達、信仰,百分之百「美國」,對台灣的籃球愛好者,最大作用應是勵志、啟 示 ,切記,別太拿他當成追逐、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目標。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