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新竹動物園要「復興」得靠專業而不是撒錢辦活動

yam蕃薯藤新聞/廖士睿 撰稿 2012.06.08 00:00
  6月7日有媒體報導新竹市議員林智堅打算發起「動物園復興運動」,號召市民一起來讓「動物園恢復昔日榮景」。而且還要與紙風車合辦「雞城的故事」,以「我與動物園有約定」上街遊行、發聲請願。   林議員並提到「動物園復興運動」概念是來自於動物保育學者珍古德博士的「根與芽計畫」。然而新竹動物園無論在硬體與經營思維均十分老舊,前任園長洪明仕在任期間雖曾對籠舍進行改善,但近期遊園的讀者表示,新竹動物園的管理有非常大的疏失,學者也表示,若想要復興一個動物園,應該先從改善動物飼養環境著手,而不是撒錢買動物。 新竹動物園超誇張老鼠入侵比鳥大   近期遊園的陳先生與沈小姐指出,新竹動物園的孔雀園中居然有背部被啄傷還流膿的孔雀,顯然放養的密度過高,而動物受傷後居然也沒有人專責處理醫療與隔離照護事宜。有一隻後半身不遂全身泥濘的山羌在下大雨時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躲。而天竺鼠的展場中居然有不知道死了多久的天竺鼠。鸚鵡籠裡居然有溜進去吃飼料的鬼鼠,而鬼鼠的體型居然比鸚鵡大一倍,真不知是在展示鸚鵡還是鬼鼠。而珍貴的保育鳥類黃魚鴞的圈養空間髒亂無比,整個水池都是黑色的。另一位遊客莊先生也表示,有一隻鸚鵡一直撿石頭敲玻璃窗不知道是否已經有心理疾病才會做出這種刻板化的行為。更不要提夜行館中的南美絨鼠,環境髒亂,完全缺乏溫濕度的控制並到處充滿飄散的鼠毛。 市府沒錢維持營運又想要招攬遊客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林思民教授指出,新竹市動物園的人力非常不足,這突顯了台灣政府機構的通病,也就是「有錢興建,卻連基本維持動物圈養品質的人力與物力都不做」。「如果養小型動物都已經捉襟見肘,一旦這位議員恢復榮景的想像成功以後就更恐怖了!」沈小姐表示,當時看到受傷山羌在泥濘中亂竄,想要找管理員改善,結果現場居然完全找不到管理員,顯示新竹動物園根本沒有人力維護動物的福祉。 珍古德支持「復興動物園」?   林議員雖然提到珍古德博士,然而記者查詢珍古德博士近年的公開言論與受訪記錄後發現,珍古德博士認為「動物園中現存的動物圈養仍然可以替野外的動物提供吸引大眾並籌措經費的功能」,並強調「許多動物園對待動物的方式十分殘忍,她並不支持任何為了展示再度捕捉野生動物招攬遊客的行為」。也就是說,林議員可能只是片面地接收了「珍古德」加「動物園」的訊息,但是珍古德本人並沒有支持擴大動物園經營的倡議。   宜蘭大學森林暨自然資源學系毛俊傑教授也指出,台灣不應該再增加囚禁動物的場所,這可以從各界反對台中企鵝館的聲浪便可以看出來,一般民眾的保育思維已經進步了,但政治人物卻沒有進步。取得大型動物的過程通常有很多可議之處,而新竹動物園根本沒有人力與經費來支應新進動物的管理與圈養。林思民教授指出,一個好的動物園需要有明確的經營目標,場地設施和專業訓練要符合動物福祉與人員安全。新竹動物園可以考慮三種經營目的:飼養山羌天竺鼠這種可愛動物促進親子互動、飼養大象熊貓給政治人物光耀門楣並大花納稅人的錢、或是飼養加州兀鷲這類的動物與國際合作境外保育,但新竹動物園的條件只能養養山羌與天竺鼠。 動物園需要專業管理,而不是給民代首長當業績   比較起台北市動物園近年的編制與發展朝向以研究、瀕危物種國際保育、與教育訓練為主,台灣其它地方的公立動物園都仍舊維持著「馬戲團加兒童樂園」的經營理念,並以「生態保育」與「愛動物」的話術來包裝。也就是說,引進與購買動物的目的是為了要取悅遊客、吸引人潮、辦理人山人海的活動,絲毫不在意現代動物園的經營角色應有轉變,也不在意動物的圈養空間與生活品質。如此一來展現在民眾之前的便是「自以為是的生命教育」。林教授也指出,一個好的動物園的基礎是飼養與醫療的專業團隊以及以動物福祉為優先的決策者,而不是想要以撒錢或辦活動佯裝「愛動物」的首長與民代。林議員若真心對動物園經營改進有心,可以朝改善飼養空間、野生動物救傷、與流浪動物收容方面著手。 這邊是珍古德博士在接上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訪問時針對「動物園在野生動物保育上的角色」(影片連結自YouTube)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