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段宜康六四質詢 批馬膽怯不敢提要求

新頭殼newtalk/新頭殼newtalk 2012.06.04 00:00
新頭殼newtalk 2012.06.04 李雲深/台北報導

段宜康今(4)天在立法院質詢時,引用美國國務院昨天發表的正式聲明,裡頭明確要求中國政府落實下列幾點:「釋放仍被囚禁的六四政治犯、公布六四死難者以及下落不明的人數、停止騷擾受難者家屬」。他說,但台灣陸委會以及馬英九的宣言裡,卻只模糊提到:「呼籲中國推動民主改革」,任何一項具體的訴求都不敢提,令人感到慚愧。

馬總統接受路透社專訪,提到他關心中國異議人士的人權,不是基於西方價值,而是中國傳統的價值。段宜康對此,也好奇的詢問賴幸媛說,究竟中國的傳統價值那一點是善待異議人士? 賴幸媛緩頰說,馬總統引用子產不毀於鄉校的典故,是強調包容不同意見、傾聽民意的東方價值,只是西方將這些制度化而已。段宜康對此諷刺的說,「妳看,解釋得多辛苦。」

段宜康質詢時,先問賴幸媛有關陸委會和馬總統對六四事件的態度。賴回答說,陸委會呼籲大陸應該誠懇面對「六四事件」的歷史事實,進行人權的提升和政治體制的改革。馬總統感言也提到,要政治改革和民主改革。而馬總統則提到,六四事件留下歷史傷口,遲遲未能癒合,國際社會對六四事件始終停留在七十年代。

對此,段宜康不滿的說,你和馬總統都沒有提到具體的要求,也就是對這個呼籲的落實並沒有提出可以檢驗的標準。他繼續問說,到目前為止還有沒有六四事件的人被囚禁的? 賴說,不能確定。又問,六四死難者多少人?賴說,這個數字眾說紛紜。到目前為止我們並未看到中國官方的說法,段諷刺說,都是蔡衍明的說法。

段再逼問,究竟有無被拘捕或下落不明的人? 賴幸媛:「我們無法很明確的---」,段於是打斷說,「你無法提具體的回答。而這就是我今天要問的。」段宜康說,這些就是指標和要求。他不了解為什麼馬總統和陸委會不能跟中國或北京提出這些指標或要求,提出我們的呼籲和期待。

他表示,你們說的什麼留下歷史的傷口,都很空泛和輕描淡寫,但如果落實到每個當事人的感受,23年前,那些媽媽的孩子上課,或者抗議去,或者去找同學,卻從此一去不回,不曉得孩子至今在哪裡。

段宜康說,我們面對這樣的一個政府和社會,要跟他打交道,像馬總統說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雙方共同繼承先賢留下的寶貴遺產,但「六四事件算什麼寶貴遺產? 」我們為什麼不能要求釋放仍被囚禁的六四示威人士。

賴幸媛對此回應說,不是不能,我們是用不同的語言做表示,她說,陸委會例年來新聞稿,都對此有呼籲和期待,要求還原歷史的真相和平反。「還原和平反就是和你說的一樣。」

段說,這不一樣,我是說要提具體的要求。要告訴國際社會和中國人民,具體的死了多少人,如果六四之後出生的人根本不知道這個事件,被隱藏的多嚴重。如果中國政府不能釋放未經審判還被羈押的人,但我們不曉得有多少人,究竟死了多少人,失蹤了多少人,沒有人知道。

他說,馬總統每年到這時候就發一個聲明,卻不痛不癢。如何讓中國人看到中華民國政府是和他們站在一起,我們說是炎黃子孫,但有沒有站在血緣接近的立場,去真正有效的去關心中國的人權?

段宜康表示,他剛剛提的這幾個要求釋放仍被囚禁人士的訴求,「妳知道這是誰提的?」賴幸媛說,「是大陸海外民運人士---」,段說,不是,這是6月3日美國國務院正式的聲明,我聽了感到非常的慚愧。

他說,我們口口聲聲說民主自由人權,但美國國務院這個聲明會非常不禮貌嗎? 其實沒有,講得很禮貌和客氣,卻提出具體的要求。而我們從來不敢提具體的要求,請他們公布到底死了多少人。

段宜康並說,馬英九接受路透社專訪時,最後說一句話說,我們出發點是善意的,今天關心中國人權呼籲善待異議人士,不是根據西方的價值,而是傳統的中國價值。也就是說,善待異議人士是中國傳統的價值。段宜康問賴幸媛,你可以告訴我,中國傳統價值那一點是善待異議人士

「我很好奇的是,為什麼馬總統說的,這不是西方價值,是中國傳統的價值,?難道是害怕中國說他用西方的價值來要求他們,難道膽怯到這個地步。」

賴幸媛說,不管是西方自由人權民主法治的價值觀,還是東方的,馬總統說的子產不毀於鄉校的典故,就是東方文化裡頭,(這不是異議人士),也有包容不同意見,傾聽不同意見,尊重民意。但西方將她給制度化了。段宜康接著說,「主委,妳看,妳解釋得多辛苦。」[完整的影音請至 http://newtalk.tw/news_read.php?oid=25799]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