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總統騙選票 政府騙鈔票 百億打造假園區

新頭殼newtalk/新頭殼newtalk 2012.06.04 00:00
(編按:本調查報導為台大新聞研究所研究生簡永達、吳中傑於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提案《命中注定蚊子館? 從閒置科學園區看中興新村開發案的未來》正式報導第一篇,本報導根據創用CC姓名標示原則授權媒體刊播,weReport網址:http://we-report.org/)

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 2012.06.04 簡永達、吳中傑/台北報導

遮蔽天際的樟樹,映著檸檬綠的天空,然而此刻的心情卻是灰撲撲的。去年六月,環評會議通過高等研究園區開發案,自此,中興新村的未來已成定局。

去年十二月中旬,我們首次造訪中興新村,在村裡轉來轉去,轉進樹蔭遮天的綠色隧道,出了隧道,反而像是掉進另一個時空。

那是個荒腔走板的年代。1955年,國民政府為了躲避戰時威脅,決定將省政府遷移至南投縣營盤口,開啓第一個仿擬英國倫敦「新市鎮」的造鎮計劃。

中興新村取用花園城市「生態」與「健康」的概念,在村內廣設綠地、種植樹木,且在住宅前後保留植栽空間,營造家家屋前有樹、屋後有園的綠色小鎮。此外,強調健康概念的新市鎮,建構了獨立的供水系統、污水處理廠、雨水汙水下水道分流系統,確保居民飲用純淨的水質。

在那個時代,這是一個巨大的造鎮工作,吸引不少學成歸國的年輕建築師,準備大顯身手。現在到中興新村,你可以看到國父紀念館建築師王大閎年輕時的作品,戰後女建築師修澤蘭所設計的新生報報館,還有中正紀念堂建築師楊卓成的早期作品—中興會堂,典型的巴洛克式建築,純白色的外牆搭配紅色的尖頂屋瓦。他們在西方建築風格裡,揉合了東方建築元素,台灣特色的建築風格,於焉誕生。

站在大虎山俯瞰,綠蔭交雜幾點紅頂屋瓦。但它的美和凋敝,同樣叫人迷惘。

1998年,台灣省政府虛級化,隔年,九二一大地震造成中興新村許多屋舍全毀,人口外移、自然凋零,中興新村的居民從全盛時期的兩萬四千人,到現在的一萬六千人,並持續減少當中。中興新村像是沒落的貴族,被無情的遺忘。

三不五時,還是有人會想起,這個曾經代表台灣建築典範的新市鎮。於是,中興新村歷經過多次「再生計劃」,從早前的國民住宅,到符合時代潮流的大學城、養老村,再到引進藝術家駐村創作的藝術村。

政府的政策就像牆頭草,風吹四面倒,從來不懂不分顏色的政策永續。這一次,就在馬總統的「愛台十二項建設」中,將中興新村規劃為「高等研究園區」下,拍板定案了。

「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否則只有沒落」南投縣議員宋懷琳說。縣議員的憂心,道盡了許多中興新村居民的心聲,因為看過繁華落盡,知道政府的眷顧得之不易,他們現在就像在暗夜的海上抓到一根浮木,說什麼也不肯輕易放手。

真的是救命丹,還是個空包彈?檢視這個被中興新村居民視為翻身之作的美景規劃:高等研究園區全區面積有261.5公頃,分為三個區塊,南北兩核心作為研發跟行政辦公區,進駐類型包含文化創意產業、國家行政機構以及高科技研發中心,如能源研發、光電研發、農業科技、生物醫學與奈米應用等前瞻產業,預估提供13000個工作機會;而中區規劃為生態國際村,作為研發人員宿舍,將吸引11000人到此定居。

人潮帶來錢潮,是小攤商所相信的真理。中興新村周遭內興里的里長便開心地跟里民說:「以後就算賣花生糖,都可以開個小店面當老闆,再請兩個員工。」如果真是這樣,看似一切美好的開發案,究竟有什麼問題?

疑點一:不必選址,也不用廠商進駐調查

時間倒回五年前,那是馬英九競選總統的前一年,他開始全省跑透透的「long stay」行程。七月的寧夏,馬英九在中興新村停留一晚,與當地居民夜談,有人建議應妥善運用省政府所在地中興新村的廣大土地,不要任其荒廢閒置。

當選後不到兩個月,「有情有義」的馬總統提出「愛臺十二項建設」,其中將中興新村轉型為高等研究園區就是重點計劃之一。

這還是頭一遭,由總統直接授意,中央部會親力親為,地方政府全力護航,只為一個地方的都市更新計劃;而且,高等研究園區牽涉的中央部會之廣,前所未見,包括總統府、行政院與考試院共有22個政府機關都有相關權責分工。

這個案子跟一般科學園區「先有產業規劃再選址」不同,因為總統「欽點」,不必經過公開選址審查,就連後續廠商進駐意願調查也可免去。不作廠商進駐意願調查,那會不會成為蚊子園區?於是,政府想了好方法,如果缺乏廠商進駐,那就讓「自家廠商」進駐,包括引進:工研院、國研院、中研院、資策會、原委會核能所、農委會農業技術所、國史館與國家文化總會等,全都是政府部會或相關的法人機構,成為四不像的科學園區開發計劃。

一般來說,科學園區以高自償率為首要開發目標,由政府投資建設基本公共設施,再依據園區的產業規劃招商,以發揮最大的聚落效應。但是,中興新村的開發計劃卻非如此,而是由政府出資,再由政府單位自行進駐,完全背離原本科學園區成立的宗旨。

疑點二:騙選票?大選前發放土地徵收款

從高等研究園區的開發案,不難看出總統對中興新村居民關愛有加;但村民其實對這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是既期待又怕再次受傷害。

2009年11月,行政院剛核定國科會籌設計劃,馬總統便帶領行政院長吳敦義、交通部長毛治國等部會首長,加上南投縣長李朝卿,一行人浩浩蕩蕩地「視察」中興新村;相隔不到兩周,吳院長又來主持高等研究園區開發籌備處的揭牌典禮。陸陸續續,資策會在中興新村掛起牌子,而工研院也舉行了動土典禮,政府動作頻頻,就是為了取信於民,但居民的疑問還是排山倒海而來。

「錢(土地徵收補償款)沒有發下來之前,我都不會相信啦!」一位被政府「騙怕了」的村民說,政府過去在中興新村提出的計劃一大堆,卻沒有一項落實,總統大選又添加幾分不確定因素,難怪連國民黨籍縣議員宋懷琳也說「只希望趕快執行,免得變來變去又沒了。」

面對村民的懷疑,政府絲毫不敢大意。同年11月,先由中科局作為主管機關,提出需地計劃,隔年5月通過「中興新村(含南內轆地區)都市計畫變更案」,徵收土地達25.2公頃,大多集中在南內轆地區,約有四百名地主「受惠」。

「受惠」,因為這是南投縣有史以來單筆補償金額最高的土地徵收案,高達58億的徵收補償款,每坪農地徵收的金額高達七萬到八萬,讓當地產生了兩名億萬富翁,以及數十戶以上的千萬與百萬富翁,巨額的補償金,讓南內轆地區的內興里里長曾振炎甚至表示:「我們有強烈的歡迎被徵收的意願!」

這些原本被劃為「機關用地」,不得買賣且地價低落的祖產,一夕間突然變成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也造成當地許多家戶紛爭,讓南投縣調解委員會的調解案件在十二月與一月暴增。

從中科局提出都市計劃變更,到南投縣政府完成土地徵收審查,前後不到半年,行政效率之快令人咋舌,原本只要再通過行政院審核,58億的大紅包就可以交到南投縣政府手上。但是,政府打的如意算盤,卻突然被立法院打亂了。

中興新村高等研究園區的規劃案,從規劃之初就暴露許多荒謬,送進立法院以後更是砲聲隆隆。立委洪秀柱質疑,中興新村園區未來要跟其他園區搶人才,人才會來嗎?會不會成為蚊子園區?而且中興高等園區的管理機關是中科管理局,但牽涉的部會之廣,中科局有能力處理嗎?根據公民記者朱淑娟的報導指出,立委洪秀柱就曾質疑「不能誰講了一句話就要趕快去做起來,」。

立委蔣乃辛質詢國科會主委李羅權,國科會現有十三個科學園區總面積近四千四百六十公頃,還有多達一千四百公頃未開發,已開發土地仍有三百多公頃尚未出租,閒置率超過二成,為什麼還要開發新的科學園區?但李羅權只能尷尬的回應,在中興新村開發高等研究園區,是政府既定政策(馬英九競選提出的愛台十二項建設,經行政院核定),將依原定計劃推動。

「它(中興新村園區)真的是假科學園區,」立委管碧玲說的更直接。什麼是高等研究園區?要研究什麼?「都還不知道要做什麼,錢就要花下去了,」而且園區自償率低到嚇人,政府預計投入超過兩百億的開發經費,九成的經費必須由國庫支應;也就是說,這是個註定虧錢的園區,政府亂開支票,卻要全體納稅人無辜埋單。

更荒謬的是,整個招商計劃都在政府東拼西湊之下所挪移出來。高等研究園區面積261公頃,但實際可供研發機構進駐的面積只有37公頃,且必須符合「中興新村都市計劃」,遮蔽率不得超過50%,容積率200%的規定。目前預定進駐的政府研究機構,就佔了約20公頃的土地,還要顧到低建蔽率與低容積率,根本沒有多餘面積可供廠商研究機構進駐,可說是個「零招商」的科學園區。

錯置的園區開發計劃,在立法院被國民兩黨立委齊聲炮轟,甚至一度作出凍結高等研究園區三千萬預算,約佔原預算1億3702萬多元的四分之一;但中興新村的開發計劃是馬總統參選政見之一,錯誤的政策就像煞不住的火車,回不了頭,於是立法院在去年11月悄悄通過58億的補償款,南投縣政府更趕在12月8日就發放補償款。

算時間,距離總統大選只剩一個月。從政府官員絡繹南下,到發放高出地價的補償款,一幕幕都是讓總統演出「關愛地方」的大戲,也順勢拉抬地方立委聲勢。

疑點三:地方政府全力護航 環評順利闖關

當開發計劃淪為政治工具,人民只能期待,政治中立的專家學者在環境審查評估會議上作出正確判斷,替人民擋掉許多不必要的開發案。

果然,這個暴露諸多荒謬的高等研究園區開發案,從環評一開始就引來許多委員的質疑。從園區的定位與開發的必要性,就讓環評委員搞不清楚,環評委員凌永健直接批評,高等園區與科學園區的差異性模糊不清,開發單位無法說明在中興新村設置的必要性。儘管中科局回應,高等園區作為研發型的園區,進駐單位僅從事研發、不量產,不會有汙染問題,仍然難以讓人信服。

淩永健不以為然的表示,高等研究園區預計引入光電研發、綠能技術、奈米科技、高附加價值的塑膠製品等先進研發技術,又說這些是不會有汙染,但又沒有科學數據,也沒做任何模擬,「這我是完全不同意。」

中興新村有車籠埔斷層經過,地質條件不佳,也在環評會議上引起討論。根據地質法,開發單位應該避免地質敏感區,更何況中興新村在環境敏感區位及特定目的區位的34項限制條件中,就有10項符合。委員林慶偉質疑:「我們已經確定是不好了,為什麼還要這樣使用?」

經過兩次環評審查,多數委員認為開發計劃空洞、不切實際,加上中科局未交代清楚將引進何種產業,也沒提出文化資產保存計劃,環評委員傾向駁回;但在南投縣政府強烈表達地方希望開發的意願之下,最後做成補件再審的決議。

高等研究園區可能被迫中止,讓相關單位繃緊神經。南投縣長李朝卿與中科局長楊文科都出席了後續的環評初審會議,列席旁聽的民眾來了快50人,擠爆了會議現場。

會議中,南投縣長李朝卿率先發言:「謝謝各位委員的關心,我們希望能夠通過,」縣府將姿態放低採哀兵政策,期待開發的民眾,在環評會議中更是強烈表達開發意願:「請環評委員高抬貴手」、「希望環評委員不要扼殺民眾生機,不要成為開發的絆腳石」,會議中宋懷琳議員也說,相信我們在地居民更了解我們的需求,請尊重在的聲音。

終究,環評會議不是在真空中進行,不能只靠專業判斷,聽到縣府強烈表達希望發展的意願,環評委員最終作成「有條件通過」的決議。車籠埔斷層經過兩側30公尺內不得興建建物,優先開發南內轆地區,北核心區則因前身為台灣省政府所在地,有多項文化古蹟及歷史建築,如需從事開發行為,必須依照文化資產保存法,經過南投縣政府組成的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通過後才能動工。

疑點四:縣府積極 只為土地炒作?

為何原本被環評委員視為「開發內容不清、上位計畫不明、影響文化資產保護」的開發計劃,最終會有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呢?環評委員主席李培芬脫口說出「這是後續商業開發的先期計畫。」

問題就在這裡,高等研究園區面積261公頃,只是中興新村都市計畫706公頃的一小部份而已。

走在中興新村,可以從老平房所散發出的氣息,感受到台灣歷史的發展,但僅相隔一條馬路,園區外,林立於路旁的歐式豪宅,卻又讓人彷彿置身在歐洲莊園。營北國中旁,大約五公頃的「中興首區」,正是南投縣政府在當地核定的第一個市地重劃區。

永慶不動產房仲業者廖本偉說:「目前中興有5~6個推案,從獨棟別墅到連棟別墅都有」,據了解,新案房價從1800萬到4000萬不等,可說是全南投縣住宅區的地王,與鄰近草屯市區一棟四層樓透天厝僅要價幾百萬相比,可說是天壤之別。南投縣內多數的受薪階級,30年不吃不喝,也難以在中興新村外圍買一棟房子。

為了一個不會發生的明日之夢,卻把每一寸土地都翻過來。

高等研發活動必須依託高等研究機構,空間(土地)要素不是最重要的考量因素,而是臨近大學匯聚的研究力量,以及投入研發的高科技人才。台大城鄉所夏鑄九教授說得直接,「高階研發產業活動不會在中興新村發生,卻可能因為政府的計劃引起土地投機。」

縣府希望中興新村高等園區能開發,其實是著眼於鄰近的特定區計劃,能夠大規模土地變更;也就是說科學園區只是個殼子,真正的目標,是未來範圍更大、而且經濟價值更高的特定區計畫。

「地方政府都沒有錢,這是各地方政府都想運用的手法,」政大地政系徐世榮教授表示。地方政府財政困窘,主要財源來自土地稅目,包括地價稅、房屋稅、土地增值稅,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土地增值稅。中興新村的土地多為機關用地,不必繳交地價稅;現在,縣府通過「中興新村都市計畫」,可將機關用地變更為住宅用地,土地增值稅勢必帶來大筆進帳,充裕地方財庫。

中興新村高等研究園區,在中區生態國際村已規劃為研發人才宿舍,南投縣政府還要在臨近445公頃開辦都市計劃,人從哪裡來?徐世榮指出,各地方政府不斷虛報人口數,以此作為將農地變更為都市用地的藉口,至今,虛報人口與實際居住人口相差七百多萬,也就是說,現在台灣即使不再增加新的都市計劃,大約還可以容納七百萬人居住。

中興新村要風華再現,沒人忍心拒絕。但是,什麼才是最適合中興新村的開發計劃,需要政府部門與民間單位共同協商,找到最高的共同利益。但現在政府跟人民玩的卻是「零和遊戲」,用要或不要的簡單邏輯,讓期待開發的居民向其它不同意見施壓。

「台灣沒有政策問題,只有政治問題」,一句戲謔的玩笑話,卻意外點明不分藍綠的政治共犯結構。中央用政策騙選票,地方用開發騙鈔票,上演這齣「上下交相賊」的大戲,讓我們看見許多荒謬。

英國文壇泰斗約翰生說: 「偉大的工作並不是用力量,而是用耐性去完成的,」找到一條夢想的道路不容易,也需要時間努力耕耘,但要相信,中興新村絕對值得擁抱更美的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