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WHA 馬英九 裸體上街

星軟硬兼施 籲雇主善待外傭

立報/陳玫伶 2012.06.03 00:00
【編譯陳玫伶整理報導】據《環球郵報》報導,富裕國家的家庭幫傭幾乎沒有休息日是眾所皆知的事實,來自東南亞相對貧窮國家的女性受到雇主的宰制,無論是打電話或外出,都要獲得雇主同意。新加坡估計20%的家庭聘有幫傭,最新的法律規定,2013年開始幫傭至少每週可休息1日。幫傭在窗邊晾衣服的墜樓意外時有所聞,根據新加坡政府數據,今年已發生9例,2000年至今有75例,政府誓言要懲罰不提供安全工作條件的家戶。新加坡非營利團體移動經濟人道組織(Humanitarian Organization for Migrant Economics)執行長懷姆(Jolovan Wham)說:「人們的態度有明顯的轉變,更多新加坡人意識到家庭幫傭不應被當作商品。不過,歧視家庭幫傭仍是我們文化系統中的執見。」懷姆解釋,「傭人」(maid)這個名詞有貶低的意思,傭人被迫使要服從,對許多新加坡雇主而言,乖巧聽話正是他們所期望的。網路教撇步 對付幫傭筆名為Tamarind的新加坡籍華裔部落客是2個孩子的媽,她的網誌文章專門提供建議給意願聘僱家庭幫傭的家庭,在網路上流傳控制幫傭的指導手冊,在她的網誌內,描述家庭幫傭通常是詭計多端、奸詐、懶惰與不衛生。Tamarind的家庭幫傭必須遵守規定,在上午6點半起床,晚間10點半就寢,每天洗頭髮,請求許可方可離家。Tamarind的家規似乎比其他部落客寬鬆,其他雇主還會扣下幫傭的薪資或不准她們放假。雇主伊芳寫道:「她們是同一群鳥,不論教育程度,不要以為你的幫傭跟別人有甚麼不同,想想她們在我們背後幹些啥就知道了!天呀!」Tamarind表示,外籍家庭幫傭工往往沒有針對家務、禮貌和語言進行適當培訓,並爭辯說支付幫傭每月的高額薪水,應該要獲得更好的服務。她曾聘僱8名幫傭才找到一個她認為合適的印尼幫傭,「她與我的家人都相處很好。」她說。她的網站表明自己找幫傭的情況是例外。Tamarind不同意接受電話採訪,但把記者問她的問題回應在她的網誌上,並鼓勵其他雇主回應。一名讀者回應:「我發現近年來幫傭態度比以前差,本來是我去面試她,最後卻變成她們在面試我,告訴我這個不做那個不做,以及她們的期望,甚至告訴我她們幾點要上床睡覺,真奇妙!」雇主應心懷感激在亞洲的大都市中,富裕家庭聘請家庭幫傭並不少見。新加坡人拼命地工作,仰賴20萬名家庭幫傭。Tamarind表示,和美國人相比,新加坡人更需要幫傭的協助。新加坡男性往往不願意或因為忙碌而不願育兒或從事家務。Tamarind說,主導新加坡地位的華裔人口,比西方人士更喜愛在家裡煮食用餐,對家庭乾淨程度的期望也有所不同,「我們希望我們的地板每天要清潔,因為我們讓孩子在地上爬行。」她說。據新加坡人力部(Ministry of Manpower)數據,新加坡有51%的女性投入勞動市場,比美國和英國的女性勞動力略少。Tamarind說,當女性工作繁忙時,女性傳統的家務事轉移為幫傭的任務。這些幫傭住在新加坡家庭裡工作,從事家務和養育子女的工作,鮮少有機會和雇主分享其母國的文化、語言或信仰。新加坡的家庭幫傭必須繳付2,300美元(約新台幣6萬8,871元)給仲介,她們多數來自印尼、緬甸和菲律賓。工作薪資大部分被扣留在仲介手中,仲介費會從前6個月到1年的薪資中扣除。新加坡政府並且規定,雇主必須繳交5千美元(約新台幣14萬9,720元)的保證金,確保幫傭不會失蹤。所以,雇主擔心幫傭一去不回,遂限制其外出活動。懷姆說:「安全保證金具有不良後果,造成雇主和幫傭間的不平等關係。它創造所有權的概念,安全保證金應該廢除。」新加坡強制每週休息1日的規定,同時也舉辦活動對外籍幫傭表示敬意。今年新加坡政府將慶祝第3屆的外國家務工日(Foreign Domestic Worker’s Day),並回應幫傭墜樓意外,並規劃提供安全晾衣訓練給剛來新加坡的家務工。去年12月在外籍移工日慶祝活動中,人力部政務部長陳川仁(Tan Chuan-Jin)呼籲新加坡人應對幫傭表示謝意。他說:「我們身為父母,小孩會觀察我們每天對待家庭幫傭的方式並學起來。」他認為,所有新加坡人都該謹記新加坡的社會價值,這樣才能良好地教育下一代。但Tamarind認為,新加坡家庭提供幫傭無法在母國賺取高薪的機會,「為什麼我們應該感謝她們?事實上,幫傭們要感謝我們。」她在網誌上反駁。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