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十大溫泉飯店 勞基法 慶富

琉璃珠文化 點亮地磨兒部落

中央社/ 2012.06.02 00:00
原住民創業專題之四(中央社記者高照芬台北2日電)電影「海角七號」中,男主角阿嘉配戴的勇士之珠,珠上百步蛇的菱文圖騰,代表著英雄無懼的力量,也是勇士驕傲的勳章,這串琉璃珠工藝來自屏東三地門鄉排灣族婦女施秀菊之手。

施秀菊以現代的技法重現古琉璃珠的製作藝術,並將部落耆老的口述傳說融入傳統的圖騰中,再以時尚的配件,創造出新式的琉璃珠作品。

施秀菊和先生一同創立的「蜻蜓雅築」珠藝工作室,在當地雇用30位原住民婦女,讓整個部落因著琉璃珠文化而發光、發熱。

施秀菊出生於屏東地磨兒部落,小時候父母親離異,母親獨力撫養她與兩個哥哥長大;雖然父親在她的成長過程中缺席,但母親的愛,對於信仰的執著、不向命運低頭的生命韌性,深深影響著她。

至今她仍深信,寧可一個家沒有男人,也要有女人。女人的韌性、柔軟、細心及耐心……,靠她們勤儉持家,一個家是可以很平穩的。

讓人難過的是,母親在她18歲時走了。至今她仍記得母親臨終前說:「再怎麼辛苦,也要留一串琉璃珠,給我唯一的女兒作嫁妝…」 。

琉璃珠是排灣族人的傳家寶,一顆琉璃珠下聘,娶一個女人的生命!但是家中收藏的琉璃珠在母親病重時,都變賣了!儘管變賣了琉璃珠,但母親仍然撒手人寰。

這份遺憾一直揮之不去……,一直到婚後,她與先生創立珠藝工作室,藉著現代技法重現古琉璃珠風華,才填補賣了琉璃珠,卻沒有救回母親生命的遺憾。

傳承部落文化

創立蜻蜓雅築

施秀菊說,跨入琉璃珠製作領域,一開始純粹是玩票性質。當時她是國小附設幼稚園的老師,先生是屏東法院的法警長;倆人對於美的事物感應很強,他們在工作餘暇時,接觸到琉璃珠燒製工藝。

1983年,她和先生成立「蜻蜓雅築」珠藝工作室,大膽嘗試用陶土、瓷土等材質,製作出最接近老琉璃珠的作品。就這樣從胚體、設計到成品,一次次的失敗,總不氣餒,歷經了7、8年,技術才日漸成熟。

施秀菊又結合了部落耆老的口述傳說,將大自然中的昆蟲、動植物的象徵圖騰,融入琉璃珠設計中,賦予新式琉璃珠更深的文化意涵,並推廣至普羅大眾。

隨著珠藝工作室業務的逐漸壯大,事業體也從兩個人,擴及親戚朋友,到雇用部落裡的原住民婦女。一直到今天,「蜻蜓雅築」珠藝工作室雇用30位部落婦女,為地磨兒部落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

天有不測風雲,她的先生在一次查勤的途中,發生車禍,腦幹受損去世。這個突如其來的打擊並沒有打倒施秀菊,她仍在部落裡持守著倆人的夢想,持續推動琉璃珠文化產業。

8 年前,就在她48歲時,內心一種使命感的驅策,施秀菊毅然決然的離開教育界,全職投入「蜻蜓雅築」珠藝工作室,退休金也在一夕間化為烏有。

當時舊有的工作室已不敷承載,她向銀行貸款,原地重建,並採複合式經營的模式,結合琉璃珠販售、珠藝 DIY、餐飲服務,引領客人吃在地的食材、喝在地的咖啡、芒果冰沙…。

另外,她也雇用部落歌手駐唱,將部落的人訓練成服務的人,帶動整個原鄉的觀光產業鏈。

生長在單親家庭的施秀菊慶幸有一個愛她的母親,她知道並非每一個人都像她一樣幸運。過去她所任教的國小中,有小朋友的父親酗酒、家暴,父母親離婚或在外工作,學童隔代教養的情形十分普遍。

孩子到學校,聯絡簿沒簽、衣服沒換、鞋子沒穿……,都不是孩子的錯。

她說:「與其打這個孩子,不如將琉璃珠技術留在部落。能留10個,就是10個家庭;能留50個,就是50個家庭,父母親有了工作,一個家才能穩定下來」。

她盼望,「蜻蜓雅築」珠藝工作室不只提供原住民婦女一份工作,還是一項生存的技能、一個生命的溫暖、一份生活的尊嚴。

創業之初挑戰不斷

靠周轉度日

如今「蜻蜓雅築」在工藝界有一席之地。她聽到有人說:「方圓幾十哩,沒有人比施秀菊更有錢的」,讓她哭笑不得。

有誰知道,她曾歷經發不出薪水的窘境,只好向親戚借錢發薪水。有時候,資金周轉的壓力壓的她喘不過氣,她只能嘆息,明明剛發薪水,怎麼又要發薪水了!

另外,一遇到颱風,原鄉部落一個客人也沒有,整個三地門鄉就像空城一般,但是薪水還是要發;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拓展銷售據點。

20幾年前,她先生還在的時候,倆人開車到日月潭,看到觀光飯店的精品店裡,藝品陳列的美侖美奐,許多外國觀光客、貴婦流連於此。

她盼望自己製作的琉璃珠也能在那販賣,有一天,她終於鼓足勇氣走進飯店,向老闆娘說:「我有一些漂亮的琉璃珠想在這寄賣,客人一定會喜歡的」。

飯店的老闆娘冷冷的說:「把東西拿來看一下吧!」沒想到她剛轉身,準備回車上拿樣品,卻聽到身後的老闆娘說:「那個番仔,說她的東西美呢?」

她當場去拿也不是,不去拿也不是;最後這筆生意沒有成交。但是,她帶著這句話走到今天,如今,「蜻蜓雅築」的琉璃珠在國家兩廳院、華山文化園區、國際機場、台北 101等地都設有販賣據點,更將販售觸角延伸到海外。

此外,全球金融海嘯後,「蜻蜓雅築」一度撐不下去,想放無薪假。在咬牙苦撐下,透過好友的介紹,施秀菊友情贊助電影「海角七號」的拍攝。

她不求回報,為「海角七號」量身訂作的各項琉璃珠;包括象徵堅貞不移情感的「孔雀之珠」,代表不捨思念的「淚痕之珠」,象徵著豐收及富裕的「蝶蛹之珠」、尊貴地位的「日光之珠」等。

沒想到「海角七號」一夕之間爆紅,本來要放無薪假的,卻意外接到許多訂單,反而要多雇人手,加班趕工,無形間化解了經營危機。

裝點琉璃橋

搭建綠色觀光廊道

「蜻蜓雅築」累積一定的知名度及信賴後,施秀菊不以此為滿足,她成立「地磨兒文化產業藝術協會」,為原鄉的年輕人創造返鄉就業的機會。莫拉克風災後,協會協助部落重建,並帶動大區域的文化旅遊發展。

如今「地磨兒文化創業藝術協會」雇用了40個人,等同在地支持了40個家庭。協會也承接行政院勞委會的「培力計畫」,今年更盼望承接農委會的「農村再生計畫」,藉此使部落的農業設施能有所改善。

值得慶賀的是,去年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婦女經濟高峰論壇的女性創新企業代表,台灣除了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獲獎外,施秀菊也以中小企業代表身分,獲得這項殊榮。

施秀菊遠赴美國領獎時,不忘推銷三地門的好山好水,並以琉璃珠為贈禮。當時她順道去舊金山參觀金門大橋,看到陽光照射到金門大橋,橋身變化出不同的色彩,顯出橋梁的美。

回國之後,施秀菊將夢想放大,她想在部落裡搭建一條琉璃橋。

她說:「部落裡,跨越隘寮溪的吊橋,是幾十年來大家共同的回憶,我想把它裝點成『琉璃橋』」。琉璃橋一旦裝飾完成,就可以連繫好幾個部落,建立一條綠色的觀光廊道。

從原住民文化園區、連結至達來部落的石板屋,德文部落的生態農業及咖啡……。除此之外,她還想建「琉璃珠博物館」。

施秀菊了解琉璃珠是造物主賜給族人最珍貴的禮物,琉璃珠不僅象徵尊貴、榮美,更代表持有者的身分、權力和地位。

她創立的「蜻蜓雅築」在部落默默耕耘近30年,如今可告慰亡夫,倆人的夢想她仍認真努力的呈現。她更想大聲說,族人是如何友善的對待身處的環境,多麼努力的保存琉璃珠文化;地磨兒部落,就是琉璃珠的故鄉。(本文附有照片)1010602

(中央社記者高照芬攝 101年6月2日)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