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運彩 中正預校 日本

藝文咖啡館/《第36個故事》持續在「朵兒」上演

欣傳媒/欣傳媒 2012.05.31 00:00

圖說:坐落民生社區富錦街上的「朵兒」,招牌並不醒目。(朵兒咖啡館提供)

欣傳媒 | 記者林致婷/專題報導

每一間咖啡館都有著自己的故事,坐落在台北市富錦街上的「朵兒咖啡館」,不只是有故事,它的故事還十分有「戲劇張力」。2010年5月,由桂綸鎂所主演的電影《第36個故事》,故事描述一對姊妹如何成就一家咖啡館,因為是由台北市政府觀光傳播局委製的片子,當時導演蕭雅全和台北市政府合作,耗資五百萬把富錦街上的老舊公寓改造成咖啡館,只是電影場景並沒有隨著電影落幕而曲終人散,取而代之的是成為台北市的人氣咖啡館。

一整條的林蔭隧道,人車稀少的道路,寧靜的老公寓,這樣的環境,儘管是按圖索驥,卻也讓慕名而來的人,在這一段找店的過程,也像是在享受一種片刻的寧靜,只是,招牌略顯低調,開車或是騎車的人,可得睜大眼睛放慢速度,否則一不小心很容易就錯過。穿過翠綠的林蔭隧道,找到「朵兒」,推開大門走進咖啡館的同時,也宛如走進電影場景,同樣的ㄇ字型吧台,同樣的土耳其藍主色調,店裡小從角落的小擺飾,大到牆面的繪圖,都始終維持著電影中的樣貌,彷彿坐在裏頭,啜飲那一口咖啡香的同時,自己也成了電影中的一角。

只是,既不是人潮集中的鬧區,前後也沒有太多的商家,「朵兒」的位置,幾乎可以用「隱身」來形容,《第36個故事》製片蕭瑞嵐表示,電影80%都發生在一間名為「朵兒咖啡館」的場景裡,當時曾試圖租借台北地區具有特色的咖啡館作為拍片場地,但所有的店家都以做生意不便為理由婉拒,最後才索性租借了民生社區富錦街上,一個有庭院、樹陰與寧靜的老公寓,在電影美術指導的「化腐朽為神奇」下,打造出了極具特色的「朵兒」。

因為電影《第36個故事》而聲名大噪,蕭瑞嵐透露,因為電影還有行銷至海外,因此慕名而來的客人,還包括中國大陸甚至是日本。但如果你以為,這是一家因為電影爆紅而開設的咖啡館,那可就錯了,因為「朵兒」其實早在電影上映前,就已經開始營運,《第36個故事》製片蕭瑞嵐表示,當時因為和北市傳播觀光局合作,推動台北市觀光成為該片預設的效果之一,因此早在企畫案中就已經列出讓「朵兒」真實營運的計畫,只是對於眼前這部還沒上映的電影,直白的說,能不能「紅」,是否能紅到讓這家咖啡館長久經營,對製片公司來說都是未知數,能夠走到今天,當然也是意料之外。

電影上映前和上映後有什麼樣的差別,蕭瑞嵐說,電影上映前一年就已經開始營運的「朵兒」,已經有不少部落客推薦介紹,只是當時的客群主要來自附近居民還有公司行號的上班族,電影上映後,則是吸引了許多外縣市,甚至是國外的觀光客慕名而來,來客量也翻漲至少一倍以上,儘管如此,製片公司並沒有因此而把「獲利」作為咖啡館的主要目的,相較於多數咖啡館以餐點提高毛利的做法,翻開「朵兒」的菜單,除了基本款的咖啡飲品和蛋糕甜點之外,也只有三明治、沙拉和鬆餅,蕭瑞嵐透露,「營利」並非「朵兒」的主要目標。

不以營利為主要目的,「朵兒」在經營的型式上,似乎也有點「淡泊名利」的味道,相較於多數咖啡館,持續性的推出藝文講座、展覽,甚至是新書發表等藝文相關活動,蕭瑞嵐表示,截至目前為止,「朵兒」只接下了像是台北電影節的劇照攝影展,還有《第36個故事》電影配樂雷光夏的音樂發表,其餘除非和民生社區居民有所互動或幫助的活動,否則「朵兒」對於有「營利」成份,要收取費用的相關活動都予以婉拒,因為對於製片公司而言,「朵兒」並非是能夠為公司賺進鈔票的「意外收穫」,而是《第36個故事》這部作品,最好的「紀念品」。

坐在這樣的電影拍攝場景裡,你可以看見,伴隨著咖啡香的,有三五好友的下午茶聚會、情侶的甜蜜對話,也有人抱著一本書、翻閱著店裡提供的雜誌,甚至是帶著筆電上網或是工作,許多人一窩就是一整天,每一桌都有一個故事,《第36個故事》已經落幕,但「朵兒」依舊延續著一個又一個說不完的故事。

【延續資訊】朵兒咖啡館:台北市松山區富錦街393號1樓電話:02-8787-2525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