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世大運 柯P 霸凌

觀念平台-李登輝不是魔鬼代言人?

中時電子報/中國時報 【石之瑜】 2012.05.31 00:00
 李登輝最近批評台灣與大陸的經濟交往像是在與魔鬼交易,這是個反思的好起點,因為台灣或李登輝所象徵的調整與彈性能力,比魔鬼更像是魔鬼,後殖民社會在自我迷失過程中的生存之道,恰恰是學習成為魔鬼。  適逢蘇貞昌當選民進黨主席,他在競選過程中被對手批評他不夠台獨,這似乎表示他是有彈性的。有彈性的其實不只是他,而且有彈性也可以表示他隨時能夠做出效忠台獨的調整。蘇貞昌一人也許比不上李登輝,但民進黨加起來,或台灣整體看起來,已經具有了魔鬼才會有的享樂與摧毀並存的力量。  後殖民社會的人民依照情境做決定,他們在不同情境中首先要判斷的是,誰是可以依賴的母國,然後根據母國的標準磨練自己,內化母國的文化,喜愛母國的價值,爭取母國的認可。隨著歷史演進,他們表現成不同文化與政治傾向,或在同一個歷史時段中表現出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領,後人或外人便加以訕笑說是沒有靈魂。  李登輝本人到了生涯晚期,就練就了這樣高度彈性的神入情境的調整能力,掌握臨時性的各種話語,他因而比誰都能調整,他正是在調整中領悟出自己生在所有情境之外的、無法言傳的主體性,他自己稱之為是回到「歷史的開端」。他也比誰都能摧毀,往往在一夕之間退出某個情境,留下被他拋棄在情境中的人承受驚愕、恐懼。  李登輝自幼追隨日本哲學家探討亞洲主義,慢慢進入了能在不同情境中彈性調整的境界,這種表現早在戰前日本思想界就屢見不鮮。早年的日本思想家為了振興日本,時而想擺脫亞洲、擺脫中國,做不到以後就幡然改造成是要獨占亞洲、獨占中國,他們有人一下要保皇、一下要革命;其他人一下要民主、一下要軍國主義。看起來是魂不守舍,其實反映了一種無法表達的自我否定的困惑。這樣的困惑在李登輝身上,也在民進黨身上不斷重複,更在國民黨以及馬英九身上具體而微地展現。  剛開始的魔鬼在小時候也許只是投機,久而久之就提升了,或沉潛了,成熟以後就變成是一種哲學人生觀,也就是李登輝展示的魔鬼的力量,那是一種在情境中享樂與摧毀的力量。對於有固定主體意識的人而言,這樣的享樂與摧毀是出賣靈魂,對於魔鬼來說,本無靈魂,因此沒有出賣的問題,他們無所謂的。  李登輝不需要擔心台灣人過度依賴大陸市場會影響台灣主體性,大陸根本不是魔鬼,台灣才是。魔鬼看起來魂不守舍,什麼人都可以成為朋友,什麼人都可以巴結,什麼人都可以拋棄!台灣人今天巴結大陸市場,與李登輝早年巴結國民黨是一樣的,這同謝長廷與蘇貞昌或馬英九重視兩岸關係的道理也是一樣的。不要低估他們任何一人追求台獨的臨場意志,也不要低估他們拋棄台獨的臨場意志。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社群留言